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outhern Qi 《南齊書》

卷二十五 列傳第六 垣崇祖 張敬兒 Volume 25 Biographies 6: Yuan Chongzu, Zhang Jing Er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下邳石虎略陽曾祖慕容吏部尚書歸降下邳將軍汝南新蔡太守將軍宋孝武死事冀州刺史

  十四伯父豫州刺史:「汝等不及。」刺史主簿新安王國上將軍梁州北行參軍同行使下邳召募

  明帝明帝使下邳青州援軍背逆歸降親近彭城徐州琅邪不復不能遣人彭城南奔妹夫皇甫家屬祖母遣使歸命太祖淮陰京師明帝

  人情得以得罪徐州刺史青州步騎山城二十送客城中驚恐:「比擬大舉一說百餘人情不可里外義人相助逐退』。」中人上岸引入羸弱令人炬火登山軍備退

  明帝:「淮北日夜祖父淮北州郡北邊百姓一朝事功名位不足假名遠近。」明帝將軍琅邪太守亡命司馬計算淮北

  淮南明帝深入出其不意退」。數百七百南城蒙山扇動使:「大軍已去!」於是一時退左右:「退。」力戰大敗下邳

  元年徐州山南水注平地未成主謂彭城鎮將平陽:「。」數萬不能築城自守天雨退不立盱眙平陽東海太守將軍如故司馬東海太守

  太祖淮陰太祖武勇善待皇甫:「所謂千載一時。」密布誠節太祖憂慮家口皇甫數百蒼梧太祖還都游擊將軍

  諸軍冠軍將軍兖州刺史太祖:「天下不識運命壽春。」使諸軍豫州刺史將軍如故七百

  建元馬步二十壽春文武:「廣闊肥水諸君如何?」:「南平士卒大難退保內城今日十倍古來相承地形不便積水無用事宜。」:「其一不識其二樓櫓長圍四周無礙。」西北肥水起小使長史:「力攻小城一往放水三峽自然沈溺豈非大利?」西小城紗帽自轉水勢攻城人馬溺死退

  淮陰便韓信白起不信再拜奉旨朝臣:「。」都督西將軍五百顯達李安鼓吹:「。」鼓吹一部

  淮北攻下故城故城:「咫尺豈敢故城奔走不盡。」

  遣使入關消息:「江東而已努力自然。」芍陂

  世祖散騎常侍將軍加號安西尚書將軍豫章世祖東宮使世祖酒後:「流言懷抱富貴。」拜謝不得東宮世祖太祖便明元四月:「無行軍國其一大運溪壑去歲西境外遐邇將軍便。」四十四番禺

  南陽冠軍本名宋明帝將軍參軍

年少便弓馬膽氣無不南陽新野風俗騎射膂力馬隊隊主參軍隨同領軍襄陽深入險阻官軍引退在後衝突不能

  西將軍山陽壽陽善騎射參軍泰始將軍軍事領軍明帝南陽太守將軍如故王玄謨雍州家屬冠軍

  竊據廣平扶風刺史巴陵新野太守太守將軍如故

  南陽南陽太守母喪還家朝廷桂陽起敬將軍校尉桂陽太祖樓下城中望見左右太祖:「桂陽所在詐降。」太祖:「辦事本州。」相與太祖密意回目奪取防身左右數百將軍將軍

  太祖便使襄陽重鎮不已太祖:「荊州公知何所不出以防。」太祖無言軍事雍州刺史將軍如故襄陽二千中江左右小吏·」,水上如此迎接所持

  遣人雍州防備不絕其事太祖太祖選用無二襄陽大水平地百姓資財襄陽太祖

  司馬蒼梧因此起兵兒馬明元遣使周至酒食:「使。」事前集部之下江陵

  太祖

  江湖人相道術可謂大明之中寧可閣下足下滅族舍人爾時盤石天道不空關於明帝龍飛足下心迹驅使臨崩古人先帝登遐足下非唯形迹自然至此不對流涕有所不容
  家信足下廢立安國巍巍吾等常人所能皇太后假令足下獨斷懷抱不可足下交結左右以免比干廢立大事不可地籍改易自古
  盛典足下公共太后足下不通大理君子豈可天理孝經」。大計不識小人無狀近日使一旦荼毒分離可恨死者出於行路乃至使自古以來微小惆悵不能自已足下人情復有管仲未嘗足下諫諍
  昌邑不可稱然後不以桓溫海西失道人倫畏懼形迹四海未嘗伊尹高於免於凡是諸事指掌常言如何一旦
  聖明蒼生重造奉公劫奪器械金寶布置殿內外管籥家人不知孔明遺訓如此舉止
  足下一旦一家何以萬端推心共處失理金城滅亡吳起:「。」足下伍員
  忠臣孝子忠孝天府人情不可受者不知不能誠節不能足下平生絕交不出惡言自陳名節告別千載公私不深天下耳目
  太祖

  足下便何故君子
  結髮遠大子路文帝聖明鑒賞主顧因此感激未能自反足下何嘗古人忠貞至於殷勤明帝正位安危討伐于時臣子道路患難白刃豈不周旋懷抱足下虛心雍州使一言怨恨君子不可雍州水患敕令足下思經相接無故負心足下金石今日
  足下太后寧宗廢立足下失禮無名匹夫社稷同異相乘同謀接踵成事
  宮女劫奪器械金寶以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