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outhern Qi 《南齊書》

卷四十三 列傳第二十四 江斆 何昌㝢 謝𤅢 王思遠 Volume 43 Biographies 24: Jiang Xiao, He Changyu, Xie Yao, Wang Siyuan

南齊書四十三列傳第二十

  𤅢 
  濟陽祿大夫三司著作文帝淮陽公主戚屬召見:「小兒。」

  美譽桂陽主簿公主駙馬都尉著作太子舍人丹陽袁粲:「風流。」日夜遷安成王記室祕書祖母七十不解內官朝廷成王從事長史將軍司空長史太守將軍太尉從事吏部太祖祖母連年

  宋明帝於是僕射王儉:「近世未有之後宗族臣子眷屬可以小兒。」尚書參議」。於是使後者

  將軍豫章內史太子中庶子將軍門客世祖引咎王儉從容:「便是。」明初豫章太尉竟陵司徒司馬文辭第五本州中正司徒長史中正尚書明年將軍東海太守二千徐州

  將軍尚書將軍世祖:「其事名位。」:「。」吏部隆昌元年國子祭酒朝臣雲龍明帝祕書晉安

  建武四十四儉約三萬:「送終立言歸善。」太常

  廬江吳郡太守太常

  伯父司空建安揚州主簿司徒參軍太傅五官司徒祭酒尚書建平徐州主簿祿湘東太守太祖功曹太祖

  建平忠孝世祖綢繆太宗朝中貴人野外聞見
  之間異端傾覆慇懃古人蒼梧之中再三行路寒心往來坦然天命門闕童子所見疑似淵泉三元霜露
  天地雲雨巨細今日萬代冤魂慷慨當世實義骨髓辯明使不足
  司空

  天下可哀黃泉百年朝露去留竹帛是以甘心之下豈不豈不
  建平風雲懷古琴書忠孝前者紛紜結怨小人在朝,〈一句終日以期蕭條而已求解徐州北門會稽事迹公道經營劬勞王室忠誠
  已經照明無行行路實有聖時建平淮南兩國親親敦厚疑似使心迹海內冤枉是非存亡通典大夫太子丞相幽靈豈不
答曰:「古人建平所致于時高論。」太祖記室司徒西太尉王儉長史:「後任?」

  明元竟陵王子學官竟陵文學揚州豫章太子中庶子臨川內史中軍長史太子中庶子校尉吏部

  臨海荊州西長史將軍太守荊州明帝西荊州以便從事:「朝廷殿下使朝廷必須殿下。」以此京師

  建武校尉吏部尚書將軍五十一太常

  雜交清白君子

  𤅢字義太常祿大夫𤅢祕書太祖從事。 建元吏部太尉從事明初竟陵長史

  𤅢宋孝武召見之中𤅢舉動應對公主僕射𤅢年少清正結婚

  車騎參軍祕書司徒祭酒丹陽功曹世祖中軍記室太子中舍人建元桂陽內史王儉長史禮遇黃門吏部太子中庶子將軍𤅢晨昏世祖

  司徒長史吳興太守長城孝悌𤅢孝悌孝悌誹謗一百七十三申理𤅢孝悌建康窮款依法𤅢使失火母喪

  吏部尚書高宗殿左右𤅢有意」。不問外事明帝𤅢功臣尚書𤅢:「陛下受命。」大笑𤅢正色:「何處?」劔,𤅢:「太傅一朝。」

  將軍吳興公事𤅢手迹太子中庶子豫州中正永泰元年太子四十五祿大夫

  吳興𤅢送別𤅢:「飲酒。」𤅢建武

  世祖王儉當今五言詩:「有意。」𤅢碑文

  琅邪臨沂尚書羅雲西長史新安太守退高尚

  建平徐州主簿禮遇左右離散遠親殯葬廬江沛郡朝廷庶人衣食年長訪求傾家

  參軍成王車騎參軍建元長沙主簿尚書殿竟陵記室參軍司徒參軍太子中舍人文惠太子竟陵王子建安內史甚至不許世祖司馬

  世祖竟陵王子吳郡王子吳郡世祖吳郡得人解職司徒參軍黃門使諸軍將軍中郎將廣州刺史高宗御史臨海太守高宗叔父

  建武吏部尚書:「實有陛下古今不宜顯要陛下要是其一不能輕重陛下得以進退使三公不足之後九泉刑戮愚夫可怜請罪非理不覺悉心。」司徒長史

  高宗之際:「世祖一旦如此可以未知將來何以自立引決。」集會子弟:「隆昌今日。」:「所見。」得無

  立身簡潔衣服使衣服垢穢方便促膝雖然之後上心:「可數。」

  起居注永元尚書四十九太常

  友善兒子甚至

  少孤好學義行明末太子中舍人尚書隆昌安西著作屬文建武高宗:「可惜。」大夫四十九

  永元江州長史

  史臣二三行禮可以君子所謂

  退。[1]


全文中華書局一九七二年一月南齊書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