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四  齊本紀上第四 高帝 武帝 Volume 4 Southern Qi Annals 1: Emperor Gao, Emperor W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本紀上第

太祖皇帝東海陵縣中都中都元康元年東海中朝喪亂高祖淮陰武進東城寓居江左本土加以更為

曾祖樂子參軍太常少有過人漢中太守梁州將軍泰山太守興縣將軍元嘉二十四祭祀散騎常侍金紫光祿大夫

高帝元嘉丁卯姿鐘聲七尺舊宅武進桑樹橫生四枝華蓋敬宗:「。」儒生雞籠十三受禮左氏春秋

十七大將軍彭城豫章防守十九竟陵宋文帝二十三雍州刺史襄陽參軍二十九入關長安八十梁州刺史劉秀司馬救兵軍力文帝南鄭

興縣建康少府知人:「洛陽北部建康。」

宋明帝即位將軍四方會稽太守王子起兵明帝將軍一日十二徐州刺史彭城從子淮陰將軍西巴陵司馬會稽

江州刺史晉安王子臨川內史鄱陽明帝朝廷馬具寄生舉火進軍望見恐懼桂陽司馬東海太守徐州彭城淮南冠軍將軍都督前鋒諸軍淮陰兗州刺史如故

明帝非人人間流言天子明帝以為冠軍將軍自持戎服出門不敢出奔明帝

泰始還都部下:「主上太子萬歲骨肉禍難。」散騎常侍太子明帝遺詔將軍衛尉五百尚書袁粲領軍衛尉石頭軍事

五月江州刺史桂陽朝廷中書省計議:「上流皆因無備。」舍人:「依舊梁山。」正色:「梁山豈可既是報國。」單車使都督諸軍平南將軍鼓吹一部前軍白虎西使將軍羽林顯達員外未時不知身上數百明旦大雨不復將士不得夜驚內亂厲聲如是

文豪設伏直至朱雀王道高尚名為東山」,時務:「將軍艱難從容羽翼一朝!」車騎冠軍將軍石頭太后蒼梧:「天下事。」顯達農夫盤龍石頭承明宮闕

惶惑及至乃是:「父子平南善見汝等。」百姓:「全國。」袁粲引咎解職不許散騎常侍領軍都督兗州刺史將軍袁粲日入」。

蒼梧行凶暑熱裸袒蒼梧室內滿神色不變:「老臣無罪。」蒼梧左右天恩:「領軍便不如。」一發蒼梧大笑:「何如?」建平朝野歸心玄武

威名蒼梧猜忌左右射中領軍蒼梧自來不動蒼梧忿所見加以:「明日蕭道成。」:「蕭道成大功盡力?」高帝廢立不見

七月戊子將軍蒼梧使左右衣袖常行法稱承明領軍叩門不信:「。」戎服殿殿驚怖蒼梧萬歲」。明旦袁粲入會西槐樹計議眼光袁粲不受床側:「天下一言!」自取紗帽即位:「今日。」正色:「。」法駕東城於是失色甲午袁粲五十殿丙申司空尚書大將軍竟陵郡三十大將軍三司

十二月荊州刺史太后丁卯西西將軍都督太后刺史母喪巴陵密謀下達武帝州長武帝作亂武帝不出高帝不出不行司徒袁粲尚書威權舉事殿宿主帥無不協同反問石頭相見壬申起兵石頭丹陽領軍將軍帝命石頭數百城門官軍石頭藏匿高帝石頭救援高帝西流涕告別

正月二月高帝太尉都督十六諸軍高帝三月四十殿丙子鼓吹大明泰始以來相承奢侈百姓高帝人間雜物十七其中服用依舊

九月丙午都督中外諸軍太傅揚州殿左右長史司馬從事甲寅

正月乙巳高帝百姓丙辰前部鼓吹丁巳太傅依舊丁卯高帝五百出入殿甲午重申殿三月甲辰帝位相國遠遊諸侯相國甲寅使

典禮

五行海水群飛而已贊皇啟明大業至德典禮

子房宮掖邦國公投超然奮發先驅霸業勤王背叛惡相塗炭受命朝日霄漢本朝東夏于時忠誠慷慨朝廷匈奴野心奉辭吊死獫狁長蛇相仍淪陷發憤甲胄開創桂陽九鼎烈火王城元戎無主按劍凝神指麾懦夫信宿之間皇室建平興兵指授六師形於色蒼梧肆虐無辜首相高祖業已危機據有石頭歲月安忍西同異經綸積年一朝章台

公有天下明哲生靈宇宙劬勞王室險阻艱難物資四海是以遐方重譯盛典所以成功曲阜宣化舊章古今相國青州徐州徐州琅邪東海揚州吳郡會稽白茅建國兼任內外使太尉司空將軍雩都開國相國印綬司空尚書虎符第一第五使第一第十相國三事相國尚書貂蟬中外都督太傅太尉印綬竟陵大將軍揚州徐州刺史如故



遐邇一體王府充實百姓繁衍和悅蠻夷回首人倫官方保佑皇朝三百四維威靈孝敬齊國丞相以下舊式經緯乾坤宏亮大德闡揚高祖高帝公卿丁巳下令殊死以下之外隨宜齊國五百五千五千太尉長史王儉尚書僕射吏部

四月癸酉豫州潁川兗州盱眙山陽廣陵海陵二十使司空如故丙戌齊王天子旌旗五時世子太子王女王孫一如

辛卯歷數禪位壬辰遣使

齊王黎元伏羲以降可言所以大唐遜位遺風因循不敢失墜祖宗幽明末葉聖哲群生一族是以五色兆庶引領

至道天命無常所以神器帝位四海天祿雲門豈不太保司空太尉尚書皇帝故事高帝宋朝王公以下王粲詣門世子以下陳文符瑞建武建安二十五一百九十六四十六泰始至元一百五十六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