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十五  列傳第五 劉穆之 徐羨之 傅亮 檀道濟 Volume 15 Biographies 5: Liu Muzhi, Xu Xianzhi, Fu Liang, Tan Daoji


道人东莞琅邪主簿宋武帝大风俯视山峰

武帝京城主簿:「。」京城叫聲直視:「大義?」:「。」:「。」建鄴處分倉卒諮詢

不行司馬政令桓玄繁密斟酌時宜矯正旬日風俗

尚書祠部主簿記室參軍太守桓玄西華揚州刺史劉毅領軍揚州丹徒以內僕射尚書白帝不可:「今日布衣大義一時宿揚州根本不可假人便受制權柄不可置疑便同異京邑。」

劉毅從容權重之外聞見大小閭里一二得人消息聰明滿以為視聽朝野同異莫不陳奏:「隱諱所以關羽。」

舉止節度:「小事宣佈留意。」不能留意:「一字有所。」不過便滿

不止:「不及不善。」便武帝日中八十應對

中軍太尉司馬丹陽西劉毅將軍配給實力猶豫不能:「悠悠太尉不平何以?」:「老母。」人意:「貧賤富貴富貴危機今日丹徒布衣不可。」伏誅將軍

西司馬中軍將軍留任大小尚書僕射將軍北伐世子中軍將軍太尉僕射監軍中軍

將軍五十殿之內軍旅決斷賓客內外滿詞訟聽受酬應言談彌日未嘗閒暇篇章方丈未嘗食時以此白帝:「貧賤以來朝夕此外。」

義熙十三長安關中經略根本彭城司馬朝廷大事之前文武萬人三千世子中軍追贈三司天子:「旌善尚書僕射將軍布衣外勤心力京畿戎車居中撫寧朝野皇恩義熙負荷帷幕皇朝視聽不可所以出征夫人左右未有其事封爵所以當年寧可忠貞身後所及善人金蘭深情是以。」於是司徒南昌縣

受禪:「天下可謂'邦國。'」祿大夫:「滿艱難便。」:「千里。」帝后:「輕易。」見思如此追封南康文宣

嗜酒拘檢乞食以為檳榔兄弟:「檳榔消食?」兄弟不對丹陽兄弟稽顙以致:「所致。」及至檳榔元嘉二十五車駕

長子封國內史國主任便建中致敬河東南康嗜酒:「?」孫皓答曰:「比肩。」瘡痂以為大驚:「流血。」南康二百不問無罪瘡痂

齊建元南康中郎將羽林殯葬剃頭五百泥洹輿送葬

中子
之中宣城淮南太守揚州刺史從事檢校從事:「使微分數百萬。」從事德陽


始興徐州參軍吳郡輕薄才能左右單衣:「家人宣洩。」大怒文帝廣州

使御史:「。」王僧達:「人品。」莫不

將軍吏部尚書不得乘車在前相去:「?」:「駿所以。」:「?」:「羈絆所以」。:「何不使千里?」答曰:「青雲。」不得:「仕宦?」益州不得江陵:「三世一日荊州面目使匈奴。」

吳興太守:「。」大怒:「于時。」族叔丹陽:「劉安朝廷多士。」於是


太宰從事文學肆行高下齊建元司徒:「如此舉止。」:「。」:「不能。」

明初宋書尚書王儉不問臨川從事廣州朝廷士多尚書僕射中堂路人:「人才。」連珠十五:「是以。」連珠御史廷尉:「性命萬里改革。」廣州不得終日縱酒

從父
從父山陰余姚少孤歲時兒戲莫不顛沛驚呼不動東海何承天參軍哀戚歡宴十年

景平駙馬都尉元嘉建康政績襄陽以為參軍襄陽襄陽良田公私修復大豐

西戎校尉刺史漢川儉約漢川用錢百姓二十七大舉將軍楊文巴西梓潼太守劉弘節度震盪

襄陽司空南譙不許益州刺史祿二百八十梁州此外豐富前後刺史莫不萬金貧子苟得整肅遠近

南譙荊州徵兵使起義康樂丹陽丹陽子弟聽事聽事穿子弟汝等穿必得百姓以為不用

尚書僕射定制以為便悠悠殺人一異父母天命」。

校尉雍州刺史僕射司空成公

風采心力清潔無餘二十三百受禪


東海尚書吏部上虞參軍宋武帝相親武帝北伐太尉司馬留任

北伐士多默然:「萬里唯有未定不安。」

:「輕易。」丹陽留任二十出入尚書僕射

義熙十四軍人生子發掘棄市:「自然豺狼以為法律之外通理明法。」

武帝即位南昌縣司空尚書揚州刺史布衣一旦廊廟朝野推服寡言未解當世以此萬事異同風度然後:「言論學問。」武帝加班三十晏駕領軍將軍將軍少帝率眾

帝后義真四海義真然後廢帝領軍修理家人將士殿廢帝中程皇子不許文帝即位南平加封車駕依舊華林園聽訟公權

元嘉遜位退還吳興太守奉詔

正月西明門黃門正直:「殿中有處分。」內人問訊新林自縊六十三應召領軍將軍野人廷尉

年少:「。」:「二十八四角可以人臣。」內人在外隨從臨海樂安縣行經山中司空彗星太極殿


秘書監輕薄武帝丹陽景平政事舍人安泰久病不堪:「自相。」文帝而已謀反


武帝會稽宣公彭城太守武帝諸子立功司馬使前鋒荊州追贈中書侍郎


武帝江夏王初三公主一門枝江車行左右文義祖母

元嘉以為黃門侍郎祖母年老秘書監會稽公主文帝家事大小而後西征使公主不得號哭

武帝新洲布衣皇后武帝以此公主:「後世可以。」大將軍彭城得罪文帝大怒憂懼公主公主日入文帝號哭臣妾錦囊武帝納衣:「納衣今日便殘害兒子。」號哭

太子流暢豪強產業伎樂一時門生富人姿衣服出入滿以後文帝成公車馬:「。」追諡秘書監

之後丹陽公主二十二范曄謀反其事廷尉不許詣闕上疏請罪以為利刃際會以為怨憤不足便虛妄范曄中間僥倖陛下天倫四海咸通眷顧不容往來之間往往難測如此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