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二十  列傳第十 謝弘微 Volume 20 Biographies 10: Xie Hongwei

列傳第十



西曾孙尚书僕射从子车骑司马武昌太守

幼時精神然後叔父知人:「如此。」司空親戚相識承接

義熙建昌縣數人而已祿秩驚歎郎中:「建昌祿分送有所

風格高峻交納靈運文義:「戚戚。」約言號曰微子:「未必至於領會微子常言:「負氣三才以此微子無間」。:「微子不害六十至公」。韻語靈運:「康樂實有名家明體遠識三才微子風流所知此外。」靈運靈運名家起家員外侍郎員外侍郎琅邪司馬參軍

義熙劉毅公主琅邪公主執意不行公主家事宰相一門唯有經紀出入簿受命公主東鄉得罪東鄉節義可嘉修整倉廩充盈門徒平日東鄉:「僕射生平可謂知人僕射。」中外姻親道俗東鄉入門莫不流涕

嚴正舉止繼親恭謹伯叔歸宗內外傳語通訊衣冠之前妄言尊卑大小謝安兄弟:「。」

文帝宜都鎮江琅邪文學去職居喪文帝即位黃門侍郎號曰尚書吏部機密將軍

飲食滋味豐美御史彭城長史哀戚沙門慧琳:「檀越無益傷生。」:「衣冠不可未能。」

少孤舉世人物庶子畏忌庶子手書親舊經營之後親人

東鄉千萬會稽吳興琅邪太傅司空時事數百公私室內資財田宅僮僕祿財物伯母內人領軍將軍:「天下事宜不問何以居官?」微笑財產一朝江海以為」。:「親戚內人可導使之後。」

東鄉元嘉十年四十二文帝甚至:「四十名位。」

末年友人友人西南:「西南。」大怒暮年以此司馬文宣豫告文宣文宣分別

臨終左右:「領軍。」文帝痛惜使追贈太常

琅邪沈約:「何如?」:「。」:「。」:「所謂當之。」如此

屬文美容宋文帝尚書僕射領軍將軍:「藍田。」記室左氏經傳國立方丈山川土地州郡宇內

元嘉二十七彭城尚書李孝伯長史張暢訪問名聲如此二十九太子中庶子南平鸚鵡群臣太子當時:「江東無我獨秀一時。」

司徒長史密送改正宣佈門生啟事群臣以為竟陵荊州丞相荊州刺史便克日丞相便

建元將軍:「何如?」答曰:「'千里明月'。」語語應聲:「'離別'。」王玄謨答曰:「。」寶劍豫州刺史魯爽所在答曰:「魯爽陛下。」當時以為

于時

成敗善人為難當今九成古今出於中陽白水出於不遇不用大道九流天下使管仲親疏所知自古賞罰而已大臣所知尚書稱職及其加以禁錮多少

親人親人潁川河東退得人勤勞如此考績文帝年三十刺史十年滿於是

吏部尚書司馬江夏王自陳一月發動數年痼疾五月便避風晝夜為此親舊天下不能家世高祖四十三十三四十七便三十五加以如此幾時「。

明元尚書臣下吏部尚書選舉勢力吏部尚書太宰江夏王:「吏部尚書由來威權不宜專一。」於是吏部尚書尚書尚書將軍給事河南群臣使樂府

前軍將軍出行開門從容:「?」:「之前陛下是以神筆。」

吏部尚書博士公車吳郡太守

前廢帝即位以為祿大夫寵姬貴妃:「」,漢昭帝廢帝東宮:「貴妃東宮?」:「一往不足少長富貴使天下然後。」:「。」明帝使祿大夫親信二十祿大夫文章四百

風月景山太守皇后追贈祿大夫

聰慧左右屬文使便琅邪:「神童後來。」:「千金。」宋孝武:「。」

將軍袁粲長史退:「。」宋明帝:「不可。」:「。」退臨川內史袁粲其事

齊高帝將軍長史高帝長史置酒故事晉文慟哭:「帝位:'有用周文王。'晉文世事終身北面假使故事。」王儉長史秘書監

受禪當日:「公事?」,「齊王」。:「應有。」使欲取:「。」朝服掖門王儉武帝高帝:「度外。」抑揚禁錮太守雜事綱紀:「不能作主太守。」尚書新安吳興太守

明帝嗣位朝廷吏部尚書遺書:「人事。」不理常務聚斂不屑

建武諸子還都西明帝床帳祿國子祭酒廬江會稽永元梁武帝建鄴祭酒即位祿大夫三司祿大夫領軍司馬紿:「安可?」

明年六月詣闕自陳:「。」以為司徒尚書不堪拜謁輿雲龍華林園小車明旦輿不許輿駕臨賦詩舊宅武帝公事朔望

輿殿職事以此眾望

司徒將軍至於八月車駕

建武吳興清談文章

司徒長史廢黜東陽內史五官一百答曰:「以為。」

交接有時:「清風明月。」祿大夫

風儀舉止君子廣陵太守寓居吏部尚書司徒長史

豫章太守石頭烽火齊高帝言辭清麗左右不問明初竟陵吏部長史

字義宋孝武召見人眾舉止應對公主僕射

:「不可不能。」:「苟得。」中書侍郎王儉長史禮遇吏部尚書

明帝殿左右圍棋:「有意」,不問外事明帝即位公事:「天下公卿足以。」

宴會功臣尚書:「陛下受命以為。」不見大笑正色:「何處?」:「太傅二十?」:「上人難為。」將軍

吳興公事手跡永泰元年太子祿大夫

吳興送別:「飲酒。」建武齊武帝王儉:「當今五言?」:「有意。」碑文

公主駙馬都尉武平建鄴數人二十太子舍人而已意氣聰明武帝目送良久:「如此。」

天監元年中書侍郎吏部使:「後進名家。」宴席詆毀武帝年少長史

吏部尚書吳興太守舍人家居烏程子弟專橫太守子弟杜門多劫東道肅然齊明帝東海吳興新安聚斂廉潔

好學齊名十四沈約毀滅太常博士欽挹:「所謂''。」

太子掌管太子秘書監新安:「老夫。」屬意如此:「飲酒不及。」郡守尚書吏部尚書

玄理釋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