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三十  列傳第二十 何尚之 Volume 30 Biographies 20: He Shangzh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二十



輕薄折節所知家貧宋武帝西將軍主簿長安公事還都病積年婦人賜爵

少帝即位義真車騎參軍義真司徒尚書不平義真中書侍郎吏部送別及至:「?」答曰:「數百。」:「吏部豫章送別東陽乃至親舊。」

將軍太子中庶子文義從容甚為文帝所知元嘉十三彭城司徒長史丹陽不許南郭東海廬江潁川荀子太原:「西。」:「正始風尚。」

好不丹陽祠部尚書國子祭酒不平吏部尚書

將軍范曄機密意趣異常白文:「廣州在內不得不加以大臣。」:「後進事蹟便不能信受使如此大變。」謀反伏誅其先

二十二尚書僕射玄武中立方丈蓬萊瀛洲神山華林園不許:「小人常日不足。」上行侵夜

人間二十四尚書江夏王義恭大錢以防多同:「人情未有廢興白金俄而遵行權時富人所以。」領軍以為大錢源自公私便

二十八尚書太子二十九致仕方山退居不能文帝江夏王義恭:「不得便當。」

任事於是古來隱士無名

元凶司空尚書興義

即位尚書丞相車騎將軍臧質司馬長史兄弟應從之上為重由是

荊州其所江夏王義恭以為巴陵:「之中正對津要。」戶口江南江左以來揚州根本荊州臣下因此建言復合不許

大明以為祿三司侍中如故在家鹿天子沈慶之殿:「今日何不鹿?」朝廷:「主上。」:「不效。」愧色

文義不休太常顏延之相好短小太子西問路:「?」路人喜笑路人:「。」

有人吏部:「風俗安得。」大笑:「。」論議

立身簡約姬妾當朝權柄薦舉以此以此七十九司空

元嘉太子中庶子元凶侍中時尚司空尚書父子並處寒心機宜

即位侍中太子中庶子以為重農省事能否責成都督刺史」。

將軍有加吏部尚書以為侍中文義宜居重大位次不悅憤懣朝野乖僻解職醫療

莊子逍遙于時

慧景宋孝武長女山陰公主駙馬都尉山陰吏部不肯同居由是朝政侍中二十九三十司徒長史

齊高帝領軍來往歡宴高帝久之侍中高帝相國長史建元元年散騎常侍太子侍中如故尚書散騎常侍:「侍中吏部尚書相似職方不容常侍聖旨不宜過多王儉既已便不為。」吏部尚書將軍

美容」。家業被服極為奢麗吳興太守宋孝武吳郡陸探微年三十郁林王追贈侍中光祿大夫

弟子宜都太守元嘉文帝太子洗馬丹陽退嗜欲太子中舍人泰始隱居

宋明帝出奔永嘉太守南澗寺不肯野外小船丘山大夫

素有無故兄弟以此

點字十一父母幾至欲絕琅邪涕泣

點明容貌不以門戶自矜博通談論城府人物遨遊人間不帶大言公卿柴車心所故世隱士隱士大夫人稱號曰:「遊俠處士」。吳郡丘山點菜不飲酒腰帶減半

泰始太子洗馬中書侍郎太子中庶子並不吳國會稽孔德莫逆信佛從弟以東忠貞桑門優遊自得

王儉宰相:「齊書'世族不賴國家'。」王儉不可豫章後門司徒竟陵王子:「豫章不及息心。」法輪欣悅無已酒杯景山

吳中佛寺一道形貌非常夢中自此以為

遠近行經朱雀旁人不敢有司

有人甄拔吳興丘遲幼童濟陽江淹哀樂過人:「豈可。」於是悲慟不能

魯國相見吳國高言詩曰:「東都不在簡書。」久病:「居士薄暮荒淫。」

永元慧景圍城人間慧景交點不顧終日不及軍事如此慧景大怒法珍:「未必以此應得。」

梁武帝鹿引入華林園下詔侍中:「老子。」下詔

天監第一喪事內監經理

出繼叔父成人輕薄不羈折節好學禮記毛詩鍾山定林寺內典縱情汝南建安太守不忍還家

黃門侍郎太子中庶子尚書王儉使司徒竟陵王子學士二十撰錄

國子祭酒太子中庶子侍中祭酒博古不能爾後祭酒自此

嗣位臨海巴陵貴顯建武郊外學徒其內未及吳興解職不待明帝大怒使御史

會稽靈異雲門寺大山」,」,:「東山」。兄弟發跡

永元太常太子並不梁武帝祭酒光祿大夫領軍司馬

不出單衣鹿經卷跪受:「三兩一者二者九鼎丞相牛頭山,''。高大神器不同五帝之類天皇大帝北極不宜。」:「鄙劣豈敢。」

應召:「五十七月食不盡復有?」失色不能:「何不朝拜?」愕然:「古今。」:「何必?」名譽

白衣尚書祿山陰五萬不受東山太守衡陽禮敬月中談論終日

不容學徒學舍其中僮僕容貌:「?」:「。」不復洪水所居記室參軍

入山:「人事交遊望城。」涕零

司空西山家世之至七十二作別悽愴

丘山西寺講經學僧隨之莫不逐鹿鹿不動紅色講堂家禽

法師還都鍾山香爐:「貧道發自居士。」所在乃是莊嚴論未有香爐常用明珠放光太守昭明太子太子舍人大通八十六

:「既有至德延期當代。」夢見神女八十行列在前便既而不復

方丈白魚以為生物使門人學生:「用意至於眉目金人草木不若瓦礫庖廚口實。」竟陵王子大怒汝南:「死生性命性命滋味三世使此道果然一往一來生死常事傷心丈人血氣之類至於不能不生性之一慈心騶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