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三十一 列傳第二十一 張裕 Volume 31 Biographies 21: Zhang Yu


宋武帝太尉主簿揚州從事武帝西劉毅北伐留任廣州刺史中郎將百越

元嘉元年益州刺史荊州刺史益州江陵西白帝刺史大駕誠節太常太守從容:「以西介懷。」:「陛下。」

尚書祿大夫人事華山優遊如此十八會稽太守素有職事


太子中舍人知名」。


祿大夫鄰居談義飲酒喧呼不絕靜默胡床心服:「有人。」新安太守兄弟最高不及

郭璞墓地:「三司子孫減半。」祿六十四子孫遂昌


景雲主簿尚書尚書繁雜元嘉十八修撰二十二建康廣陵王參軍涉獵文章隸書騎射文帝所知營造咨嗟不及二十三華林園玄武使既有才能盡心文帝二十九將軍冀州刺史王玄謨經略河南進攻退報告驚擾將軍文帝不可江夏王:「早知如此白刃所及。」

三十青州刺史司空南譙起義冀州刺史司馬參軍彭城使長史張暢使江夏王司馬從事

建元臧質武昌廷尉:「同姓使天下。」音律太極殿鐘聲

明帝即位刺史諸軍徐州刺史將軍兗州刺史

彭城誠心明帝重兵前鋒諸軍進軍彭城招引狼狽大敗士卒離散腳指第四

會稽太守將軍以北將軍飲食衣服出行號曰侍從軍事左右郎君孝昌縣會稽賓客冠軍將軍

廢帝即位祿大夫成王吳郡太守將軍兗州刺史便士卒同甘苦朝廷頒賜志氣優遊喜悅非常還都桂陽作亂前鋒掖門唱言發病


景山從事吳興太守:「所以。」

司徒西八十滿便宋孝武:「可以。」

山陰職事徐州政事冠軍參軍彭城太守國事臨海將軍廣州豫章車騎揚州晉安兗州行事主帥共事:「執事公私云何?」:「古人一心可以多少。」

黃門新安王子徐州吳郡:「刺史。」吏部泰始吳興太守益州刺史數年

吏部尚書王儉吏部宰相以此

吳郡太守齊高帝:「不宜。」高帝:「為人應有。」:「祿不論。」

建元元年朝臣僕射忠誠。」

吳郡太守高帝歷任未幾:「任重給事。」

即位吳興太守吳興寬恕著名兗州刺史

家業改易如此十數


太子中舍人知名叔父:「我輩」。孝武帝尚書倉部直視宋明帝清淡

太子中庶子本州大中司徒長史吏部尚書袁粲:「正始遺風。」庶子吏部大選東宮舍人王儉格外記室秘書丞:「一生不解。」袁粲吳郡太守

祠部尚書齊高帝太傅長史建元元年僕射王儉:「未有?」

莊嚴寺道人維摩緒言僕射王儉:「由來。」:「少年南人。」:「不可。」諸子中子以為

立國太常國子祭酒:「為此可謂清官。」周易一時:「不解七事」。

武帝即位吏部尚書祭酒給事太子給事朝見武帝目送王儉:「。」祿大夫親信二十

中正長沙選用吳郡聞人不當不許遺書正色:「殿下。」

風流肅然宗廟終日益州武帝太昌殿咨嗟:「楊柳風流可愛當年。」如此王儉尚書丹陽問訊俯仰可觀問曰:「共事?」:「。」目送:「門人。」

竟陵王子國子祭酒武帝:「司徒祭酒以為如何?」國子祭酒

清談端坐門生未嘗

香火」。慟哭:「風流。」追贈祿大夫

後廢帝安西功曹殺人伏法知名


西右臂便:「一身。」:「三十二十九。」:「。」明年便修改令譽

尚書殿武陵王時尚王儉當朝齊武帝取決便言論放逸武帝尚書僕射不可以為

逍遙萬古多端百年升降不一金剛金水不易方圓生平利欲三十六得以海岸廊廟衣冠懷抱不見俗人在世氾濫漁父卜居如此而已

綺靡陰森於是至於竿濯足煙霞風月悠悠琴酒文言不覺千里江川西蒼生可謂當時獨秀渭川西百姓不能王侯知己遊說之間舉世是以聞見心胸平生論語可通而已樵夫執事以為脫略之一御史禁錮沈約:「。」司徒參軍琅邪司徒竟陵賓客太守清靜便梁武帝建鄴百官西武帝司馬參軍天監太常吏部尚書國子祭酒講說皇太子以下王侯朝服不敢當尚書僕射吳郡太守恤貧莫不吳郡


將軍兗州刺史桂陽內史祿司徒長史將軍

桂陽敗績齊高帝申明感恩父母明元吳郡影響高帝殿將軍豪氣舊部數百軍事受命十八高帝:「。」吳郡太守:「吳郡何須乃是。」少年未知綱紀並立以為

齊建元元年高帝:「。」器物朝服而已清貧

吳興太守既有高帝

武帝即位校尉雍州刺史尚書將軍安陸雍州:「何不行乞?」答曰:「使百姓後人行乞。」

太常武帝:「富貴富貴。」:「陛下。」以為祿大夫

朝臣承明海陵明帝石頭軍事朝廷

建武居室豪富或者:「我少音律平生嗜欲未能。」

明帝司馬將軍吳郡太守以為松江鼓聲一時人間永元祿大夫梁武帝石頭天監元年給事祿大夫

十二:「應有」。知名


十二屬文追補十六二千一旦焚毀更為沈約便不善:「。」退萬餘通書

建武太子舍人將軍沈約:「後進。」

天監司徒文德使乙部使婦人使琅邪吳郡後宮東歸答曰:「可謂。」賦詩武帝詩曰:「東南古昔得人。」引見玉衡殿:「東南宿昔宰相天下名家便是秘書丞天下清官東南未有相處名譽。」以為秘書丞

華光殿河南龍駒周興嗣武帝

去職出家武帝

建安記室參軍壽光晉安參軍十年揚州職務未嘗留心簿武帝:「。」黃門侍郎新安太守生母

嗜酒家務忘懷新安家僮三千及至答曰:「。」:「。」屬文七略藝文志十五文集四十


無錫何須:「不易。」於是介懷湘東記室富陽獨處用心唯有文集而已


生母十一不解過人而後幼童哽咽

調便終身

起家著作相繼豫章主簿彭城未嘗山賊作亂人保

生母琅邪黃山建武葬禮于時拒絕自幼十年反面

給事黃門侍郎新興太守永元宿宮城衛尉出奔衛尉諸軍徐州刺史使殿僕射殿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