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三十二 列傳第二十二 張邵 Volume 32 Biographies 22: Zhang Shao

列傳第二十



桓玄篡位尚書廷尉宋武帝桓玄:「廷尉軍法。」吳郡太守揚州主簿

劉毅位居當世莫不:「主公世人。」太尉參軍

武帝石頭使南城百姓不解:「不暇觀望。」主簿悉心政事精力西:「大軍倉庫舟船。」簿應時答曰:「宿主簿處分。」:「可謂同人憂慮。」

世子開徵參軍中軍參軍記室

十一武帝北伐:「人生遠慮邂逅不幸如此處分?」:「。」

青州刺史廣陵率眾亡命:「中流不如慰勞。」不動

暴卒朝廷便司馬:「世子。」使世子:「朝廷司馬其餘。」武帝大臣

十四世子荊州:「四海不宜外出。」世子不行

文帝中郎將荊州刺史司馬武帝受命荊州刺史長沙內地政要荊州刺史遺書發函使呈文

元嘉將軍校尉雍州刺史親舊:「至公正義。」

及至襄陽公私大會村落失信所在水陸襄陽還都蠕蠕使以為將軍

江夏王鎮江長史南蠻校尉雍州營私二百四十五廷尉吳興太守

臨終諸子長子

童蒙便遺物流涕哽咽

風韻玄言屬文使南陽往復麈尾:「。」於是

宋武帝召見:「千里。」以為世子中軍參軍接引江夏王記室參軍文帝沙門江陵文帝以後沙門:「道中。」奉詔:「。」

文帝:「何如?」答曰:「百果。」舍人要務名家:「便不如。」:「員外不得。」左右:「遠客。」失色如此

:「。」不絕後進源起

黃門侍郎始興將軍司徒長史吳興進水漿伯父:「有益。」即位孝道追贈

勇力猛獸以為將軍出奔

伯父隨從盱眙太守彭城軍人十七行刺鄉土無用」。四時吳國取果流涕刺史

永元兗州刺史壽春兗州刺史慧景建安還都刺史之中刺史受任定襄

梁武帝手書辯士將軍運送使西山陽停住相率竟陵太守留守魯山將軍:「朝廷。」許諾結盟分部魯山

明年二月魯山參軍出擊戰死固守誠節長史江夏固守將軍

圍城之中經略晝夜不止使巡行將亡

病死

二百病死八百魯山使梁武帝青州從事:「使昊天郎君端坐待命以下使非唯高山。」益州刺史

操行琅邪王國郎中京都宋武帝使受命

齊名後進起家太守主簿出奔制服蝦蟆含笑因此亦即

太子中庶子彭城安北長史沛郡太守元嘉二十七太武太尉江夏王諸軍彭城太武親率大眾彭城彭城軍食不足欲棄彭城南歸計議彌日不定安北參軍沈慶之車營精兵外翼將軍留守太尉長史不同席捲鬱洲還都未決集群

鬱洲百姓一旦各自所在軍食朝夕萬安危亡。」:「長史不可。」

太武南亞隊主太武遣送巿致意甘蔗甘蔗駱駝明日太武遣使巿相見遣送駱駝雜物使南門尚書李孝伯:「?」:「。」:「長史。」:「見識?」:「聲名使。」言說開門

太武太武傳語:「。」:「。」:「鄰國鄰國?」:「不可中華鄰國。」:「主言太尉護送。」:「甚多以此。」:「水路。」:「白衣故稱?」大笑:「黃巾赤眉。」:「黃巾赤眉江南。」:「。」:「。」

太武遣送:「有所不用赤鹽中食。」:「致意太尉安北何不彼此不可老少為人不可使。」答曰:「形狀來往尚書親自彼此。」:「稱意安北大馬。」:「安北不乏。」:「不足便復重。」

太武甘蔗安石榴:「石榴出自。」:「使將士?」:「受命之間不容。」

太武箜篌琵琶棋子隨宜應答音韻風儀華潤左右

襄陽南譙司空長史太守三十即便位居俯仰當時姿容莫不矚目吏部尚書

既有超等南蠻校尉加冠將軍丞相長史門生僧寶僧寶不時斷絕僧寶不得

靈寶靈寶丞相司馬超人飲酒文書梁山戰敗軍人衣服將軍王玄謨輿輿隊主營救廷尉

尚書太子:「張暢同義作賊何以?」厲聲:「?」:「。」司空新林門生父子

會稽太守弟子臨終

美稱臨海王子前軍長史太守晉安王子吏部尚書太子中庶子雍州刺史泰始明帝校尉加持將軍太守

參軍黃門晉縣太子東陽太守百姓使禮佛禁錮祿臨川內史晉安王子

有名道士白鷺麈尾:「異物異人。」新安王子參軍王母四月五千:「祿。」:「。」:「。」神色不動不害

至交:「肉脯。」文辭將軍:「玄虛。」:「積雪。」四句交趾太守嶺南為人奔赴

對策尚書殿改為請假叔父道中五十清官不得祠部倉部領軍戰死祠部俗人正月不宜拘束宰殺回車解職

南陽丞相長史王玄謨南陽長史不許祿將軍:「成性布衣不覺清貧人生榛栗禽鳥十年南康階級階級不得所以不得。」吏部尚書:「天地退累積孤寡傷心祿阮籍東平。」人才

太傅大夫不許以來甚多驚異巿無慚同行高帝太尉:「不可不可。」即位:「衣服意謂裁減。」高帝太極殿西融入問訊:「?「:「升天不得。」退:「。」未有:「無道。」公卿以為

草書:「骨力無二王法。」答曰:「無二王法。」還鄉王儉舉手:「''。」不得已:「使豈不。」:「不見古人古人不見。」

吏部尚書尚書入門:「。」:「。」:「。」如此

長沙竟陵記室司徒從事朝臣:「嗚呼仲尼。」御史

形貌精神清澈帶寬:「。」:「?」武帝何處答曰:「。」:「近東未有小船岸上。」大笑

使使:「彭城長史張暢?」:「不幸。」豫章大會便欲求食指半日出入朝廷拭目

朝臣公事司徒長史竟陵南譙官軍以此竟陵王子答曰:「乃是長史美事不得長史。」黃門太子中庶子司徒長史

孝義臨終諸子:「丞相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