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三十八 列傳第二十八 柳元景 Volume 38 Biographies 28: Liu Yanjing

列傳第二十



便寡言荊州刺史未及雍州刺史深愛荊州刺史江夏王:「以為。」司徒太尉參軍文帝雍州村落戶口西襄陽以為武威將軍太守及至數百肅然

襄陽參軍朝廷大舉使二十七八月顯祖盧氏將軍總統

參軍長安盧氏盧氏以前深入顯祖盧氏以為諸軍聲援軍食不足百丈盧氏諸軍弘農弘農潼關諸軍十一月率眾弘農開方弘農太守

留住弘農諸軍:「深入進軍。」

臨河自守顯祖諸軍東南輕騎挑戰瞋目左右殺傷不可於是鼓噪兜鍪如是披靡

諸軍餘數日食以為步騎二千宿城外諸軍步卒左右義軍西南:「在前在後。」:「。」不堪殺傷甚多流血從而二千以為不可萬歲

諸軍王玄謨敗退深入文帝不宜班師諸軍白楊出於潼關商城南歸

魯爽使退威信境外

以為參軍萬人前鋒十三義軍不敵蕪湖大喜東西:「。」衰竭鼓噪自來即位將軍校尉雍州刺史南北荊州竟陵諸軍:「還鄉。」

臧質起義以南使西:「冠軍未知殿下不容西。」以此雍州爪牙不宜領軍將軍曲江建元正月魯爽將軍王玄謨將軍以為南蠻校尉雍州刺史

臧質王玄謨梁山使精兵王玄謨羸弱旗幟梁山數萬沈慶之三司晉安領軍太子

尚書太子中正嶺南巴東祿大夫三司中正沈慶之司空故事

司空中正大將軍兗州刺史

晏駕太宰江夏王尚書僕射遺詔幼主尚書丹陽將軍三司二十

貧苦至大日暮老父自稱:「富貴三公。」以為:「人生幸甚富貴。」老父:「。」所在

當朝所長在朝多事產業南岸菜園三萬:「取錢百姓。」

無常太宰江夏王大臣莫不屏氣未嘗往來:「今日橫死。」馳逐聲樂酣飲前廢帝不能憂懼廢帝未決發覺親率宿衛兵左右兵刃非常朝服乘車應召出門車騎司馬左右壯士軍士容色

長子使襄陽賜死次子文宗僧景襄陽明帝即位太尉三十鼓吹一部忠烈

從父明末晉安王子鄉里河北太守西陵司徒南奔明帝將軍太守欣慰謀反賜死

弟子參軍自立子弟布衣讀書彈琴涉獵文史溫潤諸子宋孝武召見:「將來三公。」西軍法參軍武威將軍太守:「武威使不乏。」

前廢帝泰始四方反叛宋明帝孔道軍人相似時世襄陽:「為人。」以免

太子洗馬君子安西司馬將軍齊武帝長史相遇齊高帝廣陵武帝率眾參軍戒嚴不行

朝廷器械武帝高帝:「要地。」高帝武帝:「文武以後。」武帝舉世武陵王前軍長史江夏內史

明元將軍參軍同等三萬司馬冠軍萬人將軍參軍等分魯山數百大軍胡床弱小不足西挑戰晝夜隨宜

武帝:「之一攻城不可無憂。」武帝西堅壁危急使消息內外

不可西將軍西人情威力江陵大怒於是開門天賜女婿軍旅

尚書僕射吳郡太守齊高帝豫州刺史上手司徒:「陛下而後足以風俗。」

建元僕射性愛涉獵高帝二千兗州刺史武帝即位

龜甲明初:「山崩。」:「十一。」流涕:「不見。」王儉:「將軍。」如此

清廉盛事問曰:「舉措子孫?」答曰:「一身之外亦復何須子孫不如。」

祿大夫宿貴重答曰:「司馬所為後生。」尚書僕射總督刺史討平州立御史不問尚書僕射尚書立功談義彈琴第一:「第一清談第二彈琴第三。」在朝世務風韻清遠遜位祿大夫司空二十賓客常坐



長子文殊次子

好學音律齊名王儉:「可謂一日千里。」尚書僕射徘徊及至:「一日本意年少。」

烽火豫章:「風韻清爽屬文。」巴東王子荊州小人還都

新安太守政績建武刺史梁武帝漢中

受命太子武帝襄陽玉環天監:「玉環?」:「。」:「。」曲江:「。」:「違命嶺南周書父子兄弟諸子何如?」:「

不及聖朝。」以為

尚書僕射四十六刺史

度量家人未嘗性愛音樂僕射夫人然後

仁政曲江

有志好學鄰居友愛:「。」

道法竟陵王子參軍:「名家。」被子置酒太傅謝安:「今夜當今追蹤。」

太子洗馬著述鄱陽喪禮文教百姓從事梁武帝建鄴石頭以為司馬圖籍寬大相國司馬天監元年僕射沈約

公子篇什:「。」琅邪書齋團扇武帝賦詩武帝高樹。」當時

中郎將廣州刺史秘書監將軍吳興太守清靜自陳父老

施行

彈琴第一其父變體賦詩調具有竟陵宿明旦朝見投壺不絕輿進見齊武帝武帝使二十琅邪之上命中驚駭

梁武帝使二百七十八優劣第二:「君子不可可謂才藝。」醫術精妙

十二梁武帝引見:「尚書。」:「。」武帝長城公主駙馬都尉鄱陽內史

陳文富陽公主駙馬都尉後主即位使乘馬殿

太后素有名望尚書司馬

大意玄言

梁武帝道路逆旅去行:「復有。」左右逆旅當時

給事黃門侍郎琅邪齊名庶子

始興長史益州:「風標不能王臣。」不得已以為西長史太守不解經年居喪

西主簿巴西太守山陽荊州梁武帝雍州西長史未定及其武帝將軍遷都不宜根本搖動人心巴東遷都以為

受命尚書秘書監

給事祿大夫

兄弟十五多少第二第三第四三兩年間當世弟子內史

太守:「江河不過而已。」退百姓

襄陽梁武帝雍州京兆綱紀武帝:「已知未知。」:「天下。」士卒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