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四十一 列傳第三十一 齊宗室 Volume 41 Biographies 31: The Qi Imperial Family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三十一齊宗室

衡陽元王安貞王道安王曲江安陸昭王南豐衡陽

衡陽元王齊高帝長兄高帝子學答曰:「其弟。」安定太守齊建元元年高帝追加高帝第十一

所生貴人便左右五色不肯:「。」出繼衡陽元王高帝便涕泗橫流高帝:「伯叔所以出繼有意。」事事依正

貴人居喪問訊武帝骨立不能道人武帝:「衡陽毀損可數。」貴人廚子錦繡星月以為玩弄貴人歲時朔望再拜

好學屬文琅邪文章相會濟陽江淹武帝王儉:「衡陽文學使實相不得遊子而已。」以太舍人文學

書寫五經置於遺忘問曰:「殿下自有何須?」答曰:「中有五經檢閱一更手寫永不。」五經五經自此未嘗及時會稽:「殿下?」答曰:「身處江海青云。」吳郡王公貴人從兄:「衡陽飄飄雲氣風情不知將至。」如此

秘書監興元明帝明帝王子本國元王

武帝第二十永泰元年武陵昭王元王

安貞王道生字高帝高帝即位追加明帝安陸昭王高帝即位世子

建武元年明帝追尊道生御道西追封安靖華林太極東堂神鳥

安王字元高帝不堪拜祭其弟武帝

明帝諸事共謀明帝諸子建武元年揚州刺史將軍頗多不得輿明帝清閒香火明日有所

太子不悅蔡仲太子未半從容:「文義士大夫以為欲求皇太子?」以為永泰元年大將軍

河東一夕遺詔侍中永元元年二十三司

以為:「不及。」

兄弟樹立上流影響號令使病死殿省便號哭自此不復風飄城外

壽春豫州武進荊州司徒收集

親人丹陽參軍參軍數百將軍隨信便城門:「輿隨後反掌。」不敢戎服聽事輿處分賞賜不肯

日出於是戒嚴領軍湘宮寺司馬大橋太子興盛東城西門參軍正色不從既而長史人情南門:「主上聖明賢相。」

大怒使火箭東北角令人左右國寶滅火軍人

舉事舉事月蝕大臣以為屋宇

幼時明帝兒童明帝使齋居恩情甚至:「!」嗚咽左右不忍見思如此天下知名司馬

曲江安王西平太守無後曾孫便明帝:「神采有局未知何如。」安陸昭王:「兄弟富貴不及。」慘然

歲出左右小兒飛鳥無不墜落:「多端空中人事無趣亦復。」左右不復少年所在

十五便博覽明帝安王參預政事由是朝野盈門興元明帝兗州刺史豐城壽春便殿安王在座慘然:「昭王'兄弟富貴而言不及',如何!」悲慟君臣嗚咽侍者歐陽左右:「不見?」左右:「有門以此所在。」:「小兒?」

建武元年西中郎將聞喜縣荊州刺史都督曲江明帝子弟弱小晉安揚州居中陝西在外威權

武士以為永泰元年雍州刺史校尉襄陽退不行司空

便屬文恩愛朝廷溫和清貧自立好學隸書刺史曲江故吏:「可謂靈寶。」十五沈約:「平南。」中書侍郎尚書

末年釋教新安太守多山其所文才永康建武元年豐城豫州刺史

安陸昭王容止建元元年安陸尚書吳郡太守竟陵王子:「下風十年姑蘇未有。」武帝校尉雍州刺史都督留心人人親自顧問不得退百姓百姓沔水悲泣

明帝友愛僕射衛尉求解不許不成建武元年司徒安陸

永元元年湘東法駕既而梁武帝宣德太后臨朝太常謀反江陵伏誅

高帝從子員外敬宗始興王國中軍

少孤高帝提攜淮陰領軍防衛心腹武帝廣興高帝同行武帝司馬自此隨逐

建元元年太子吳縣委任天下本名改為上諱

武帝少年領軍西門車轅狼狽:「領軍不得今日艱辛。」武帝領軍將軍:「領軍今日?」

盡心恩寵西故舊豫章而已領軍車駕郊外左右

荊州武帝鎮江忽聞中有小兒丹陽何人不絕試問空中:「嚴防?」不復不見明旦白帝:「焉知丹陽?」:「。」丹陽:「往年空中。」諸軍

司馬弓馬明帝疑忌

南豐高帝隆子參軍冠軍參軍

高帝所知高帝黃門侍郎太守遜位丹陽防衛雍州刺史奉公散騎常侍將軍武帝相比南豐縣給事太子武帝愈加惋惜



起家秘書高帝:「人意。」太子舍人父喪數年然後能行武帝慰勉醫藥竟陵司徒參軍文學

文義武勇武帝烽火群臣賦詩:「宗室便不乏。」子弟將軍知殿文武便殿新安太守黃門衛尉

明帝廢立從容不為同異建武明帝儉約元日尚書盛德:「朝廷三元既是舊物不足。」不悅銀器滿:「陛下在此。」

王后長史廣陵太守兗州長江移居百姓驚恐席捲施行退兗州刺史都督和帝荊州西長史太守荊州不平:「我輩。」

東昏侯誅戮委任方鎮永元十月尚書臨湘衛尉將軍山陽梁武帝雍州刺史起兵不同親人江陵山陽西未決山陽南州:「朝廷白虎不復。」席捲西行巴陵梁武帝山陽謀殺荊州山陽不敢唐人西參軍參軍:「雍州畜養士馬一日江陵襄陽人眾不敵不可歲寒不為朝廷山陽雍州舉事天子諸侯霸業山陽不信不濟。」山陽山陽大喜步騎數百

山陽大事長沙寺黃金相傳稱為下方充軍:「往年至今禍福。」十二月建鄴

正月和帝相國長史將軍於是選用勸和尊號使定禮尊號改元江陵宗廟南北府城建康尚書太守建武荊州大風刺史不敢是以殿

中興元年三月侍中尚書軍事荊州刺史西冠軍將軍漢口攻陷武進使居士東城

巴東太守巴西太守荊州將軍平江建康飲酒白肉上將不能使

建康石頭和帝密詔發喪建康和帝始發丞相前後鼓吹三十轀輬

天監元年追封巴東武帝車駕王導豫章故事

使建武荊州西參軍西

建鄴南歸道中絕糧

建康梁武帝將軍丹陽受禪將軍侍中衛尉豫章內史憤憤華林酒後不悅沈約勸酒大罵:「今日形容正是老鼠所為!」驚愕:「我家宿。」一言涕泣未幾江州刺史懸瓠歸化長史苛刻謀反將軍豹子使朝廷飲酒不知將軍

新安太守未嘗

第七太清太守梁州刺史宜豐以為長史梁州古墓名曰:「」,張騫外相退監督唯有清談

衡陽高帝員外桂陽

武帝消息高帝武帝宣傳謀計武帝中軍刑獄參軍東莞太守建元武帝東宮宿高帝武帝真命高帝不悅退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