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四十四 列傳第三十四 齊武帝諸子 文惠諸子 明帝諸子 Volume 44 Biographies 34: Sons of Emperor Wu of Southern Qi, Sons of Emperor Wenhui of Southern Qi, Sons of Emperor Ming of Southern Q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三十

齊武帝諸子諸子明帝諸子

武帝二十三穆皇后文惠太子竟陵文宣王淑妃王子安陸王子建安王子淑媛晉安王子衡陽王子王子西王子容華南海王子巴陵王子昭儀王子王子西王子南康王子王子宮人湘東王子王子第六第十二第十五第二十皇子早亡衡陽元王

皇太子白澤武帝長子武帝太子姿容豐美高帝秘書將軍主簿武帝太子還都高帝霸業太子:「。」文武賓客:「出行城中節度不行內外甲兵時時履行。」

秘書丞黃門侍郎高帝受禪襄陽兵馬重鎮太子雍州刺史都督中郎將校尉建元元年江左封王自此

梁州刺史威名形勢朝廷不肯太子長史及至襄陽

侍中中軍將軍石頭車駕太子出門僕射王儉:「禮記:'夫人太子。 '國君為此人為輿撫慰不在以下出門奉迎變革戶外表情皇太子車駕當成吉凶不相干行事率由舊章尊駕不以奉迎。」九月應計以為三百尚書文公春秋歲數大功以下數數所以:'情理。'」。

武帝即位皇太子高帝左氏春秋太子承旨諷誦以為口實正位飲酒未嘗舉杯從容有風音韻人人以為得意文武士多招集會稽濟陽汝南才能應對左右略陽襄陽當時關羽張飛其餘安定平原河東居士襄陽後來名將

正殿孝經王儉太子義疏太子國學親臨策試諸生王儉曲禮:「無不。」竟陵王子酬答太子以此學生太子王儉:「周易'出乎',?」:「震動'出乎。」太子孝經仲尼曾子。」臨川德本。」太子酬答條貫

明年上將丹陽南北二百太子玄圃晚年尚書分送太子省視

太子竟陵王子釋氏窮人奢麗殿堂雕飾過於開拓玄圃其中出土閣樓千萬山水宮中望見數百機巧須臾成立應手遷徙珍玩孔雀過於晉明帝太子西武帝前例起小

兵力太子使宮中更番制度太子所為豫章太子壯麗於是大怒收監作主太子由是

太子常在遨遊玩弄咫尺不知使輿東宮匆匆不暇佛像給事:「滅門掃墓。」其後賜死以為古人

十年豫章太子碑文未及十一正月太子臨視憂色告辭東宮崇明殿年三十

太子參政內外旦暮朝野東宮崇安有司朝臣三月曲江並不不從

武帝履行東宮太子大怒有司毀除以東殿堂林立追尊文帝世宗

太子明帝竟陵王子:「不悅福德所致。」便明帝

竟陵文宣王雲英武帝第二聰敏武帝贛縣遣人還都不悅:「何不讀書?」:「何處讀書。」

微弱會稽太守都督聞喜元嘉凡事責成武后徵求急速遲緩使自此高帝

百年致以西古人夏禹:「足以。」使而已

山陰:「。」

建元丹陽七月八月相待尚書僕射王儉以為不待兄弟同居吉凶開立喪事祭奠在家庶子在家不待正體王室中軍天朝行權進退相待中軍聞喜致哀而已不受吊慰聞喜相就不對」。

武帝即位竟陵郡徐州刺史都督將軍司徒車騎將軍少有賓客天下才學文教士子文章朝貴撰錄

不時江東大錢不一公家必須完全一千七百相繼回復貿小人困苦永久退」。

正位司徒二十侍中如故移居雞籠山西學士五經百家四部要略招致講論佛法道俗江左未有

武帝殿中將邯鄲上書武帝為止久之明末上將前後不盡寵愛

文惠太子同好釋氏友悌齋戒朝臣眾僧躬親其事以為宰相人為未嘗厭倦以此盛名

大水吳興振救不能收養十年尚書揚州刺史如故尚書

文惠太子武帝東宮太子制度大怒太子

武帝延昌殿醫藥沙門殿誦經武帝夢見優曇缽佛經使四角日夜殿日入武帝內外俄頃所在東宮遺詔使明帝尚書仁厚不樂時務明帝:「大小」,慈愛不得自此大行太極殿中書省使中郎將二百太極西之下山陵不許

太傅三十如故侍中隆昌元年殿徐州左右:「門外應有。」遣人浮出水上城門年三十

異志大鴻臚監護朝夕侍中都督中外諸軍大將軍揚州使如故轀輬前後鼓吹輓歌二部葬禮晉安平王故事豫章金牛文惠太子:「。」

內外文筆文采勸戒故人奔赴:「云云何謂王融破膽道路籍籍竟陵天年?」答曰:「微弱數年爪牙柱石風流名士不立長君鎮安四海王融安社稷不能斷事以至於道路蒼生塗炭。」建武故吏立碑不行

太常永元元年巴陵

南康吳郡明帝同異王侯晉安江陵中書省西左右軍法乳母加害建武以來武王朝不保夕尤甚

顯達起事王侯往時永新逃奔江西變形道人慧景兄弟慧景兄弟王侯蟲兒巴西太守尚書僕射有部大事領軍遣人許諾雍州有部天寶告之回應左右:「巴陵在外結黨出行不可量。」游走不復四十健兒百餘以為不可同黨無成遣人其事兄弟同黨伏誅

受禪胄子監利

不滿神識耿介好學文才山水咫尺之內便萬里自娛而已著述西京雜記六十起家湘東王法曹參歡心偃師河陽穹廬氈帳」,:「朝廷。」大怒懷舊

王子武帝第三建元元年武帝即位刺史都督諸子無德都督荊州刺史始興益州

營造服飾制度玳瑁便作者:「今年成長使。」

十年都督豫州刺史道中水軍大怒宜都相見

隆昌元年將軍三司鄱陽司徒所居梁柱出溜旬日

武帝第四豫章養子武帝即位彭城太守

勇力開弓出繼忿拳打武帝皇子

有司還本巴東都督荊州刺史將軍氣力同行:「殿下?」:「亦復。」不悅:「人名蘊藉。」改名:「今日何如昔日?」答曰:「昔日出自今日天帝以此。」

左右六十在內置酒交易長史使不見司馬參軍參軍景深台下衛尉遊擊將軍舍人羽林三千束手性命」。等至江津築城燕尾:「天下作賊粗疏便築城?」答曰:「。」二百三十輿江流膽力沖天不勝忿

丹陽即日白衣左右三十中流文惠太子不許便申明不許有司

裙腰申明:「不得使竹帛有害。」上心華林自行嗚咽移時左右莫不日出陽山悲鳴後堂:「?」答曰:「前日致死不見。」歔欷良久於是豫章:「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