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四十七 列傳第三十七 荀伯玉 崔祖思 蘇侃 虞悰 胡諧之 虞玩之 劉休 江祏 Volume 47 Biographies 37: Xun Boyu, Cui Zusi, Su Kan, Yu Cong, Hu Xiezhi, Yu Wanzhi, Liu Xiu, Jiang Sh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齊高帝淮陰高帝冠軍刑獄參軍高帝宋明帝黃門憂慮:「八風九野弄清。」高帝安置標榜數百履行高帝不得不成由是高帝故吏東莞高帝:「?」答曰:「'自新洗胃'。」忠信

高帝還都高帝使家事武帝廣興遣人高帝高帝兗州參軍廣陵高帝淮陰廣陵廣陵青衣小兒:「追逐。」人頭泰始高帝乘船廣陵腋下:「。」夢中腋下高帝桂陽威名蒼梧:「。」

明初高帝參軍濟陽太守霸業盡心左右將軍齊建元元年南豐縣豫章司空太守如故

武帝東宮年長高帝大業大小悉皆專斷制度左右偏見武帝胡床太子內外將軍太子前後得失武帝之後大怒豫章素有武帝兄弟並列武帝太子改易武帝文惠太子聞喜公子罪狀使以太武帝武帝憂懼不解太陽殿叩頭東宮太子高帝無言大聲東宮裝束遣人武帝奉迎左右輿高帝高帝輿東宮宴飲玄圃長沙華蓋臨川聞喜公子武帝豫章高帝武帝以下盡歡日暮是日東宮

高帝盡心信任使軍國侍中五更便王侯尚未司徒王儉繼後聽事久之舍人氣息切齒明日便:「所見。」:「不如。」

武帝高帝臨崩武帝武帝即位憂懼江西加意明元伏誅太子:「太祖不能豈非。」

其父:「不得女子。」:「。」頃之明日今夕尋求不能出家敗亡


清河武城中尉冀州刺史僧護秀才

少有志氣讀書十八都昌青州刺史:「唐堯聖人何如?」:「使則是。」由是

齊高帝淮陰國主簿宋朝高帝高帝:「'金刀利刃'。天命。」自相從事齊國內史

高帝齊王置酒:「南北。」侍中:「。」:「。」:「千里。」:「。」

眾議內外贊成:「社稷股肱君子愛人以德不宜如此。」:「。」由此不復任職參訪朝臣光祿大夫:「身受不敢退不敢。」:「退讓誠節。」冠軍將軍:「云何?」:「聖人''。''。」:「。」受禪加官而已給事黃門侍郎

武帝即位政事以為:「自古教學修文以北。」:「劉備帳鉤鑄錢東阿賜死節儉過人桃花米飯:'不解。':'。':'。'帝王未嘗不以伏惟陛下殿以為如草柴車調終日。」:「由來廷尉子孫廷尉門戶。」:「前漢千萬官方八百二十九不合經法四百四十一定員三百八十八戶口不能百萬雅鄭有餘後堂不在糜費風俗莫若而已。」報答

刺史謙卑下士未嘗及時敬重未幾嘆惜

叔父平昌太守未嘗土人

屬文校尉武帝延昌主帥美人使以為

使模寫宮掖未可不從圖畫將軍東海太守時節賞賜有加青州刺史:「淮北鄰接淮南。」谷米出境江北流亡上書宜豐

人文徐州刺史封建百姓黃門侍郎校尉隨縣高帝納受太守徐州刺史


武邑太守從事

涉獵參軍使掌書記自拔南歸齊高帝淮上便高帝淮陰冠軍參軍

高帝

神經雲雷天山直髮秋風平原千里暉映白日西綿綿因為朝發潺湲樊籠遐心高帝桂陽平南領軍使金銀將士太尉高帝備悉起居太尉征伐新建縣

黃門校尉即位建元元年甚至


會稽余姚尚書黃門

見人子弟不得十二晝夜戶外消息未知嗚咽流涕如此百餘黃門宋明帝山陽故人齊武帝相分齊建元太子中庶子豫章內史滋味豫章盛饌:「有所?」:「何曾。」太子大水百官戎服朱衣乘車鹵簿宣陽門驅逐布衣從容:「當令。」侍中朝廷祠部尚書武帝林園輿不及飲食不出不快醒酒一方而已

郁林王大匠隆昌元年白衣:「天子天下豈有此理?」興元明帝使尚書廢立:「主上聖明公卿不敢。」僕射:「。」眾議

轉給光祿大夫常侍知識親疏終始以此


豫章南昌御史

齊武帝江州

建元給事將軍上方貴族家人家教子女問曰:「家人語音?」答曰:「宮人家人非唯不能正音使宮人。」大笑朝臣

將軍給事風采自居士多交遊遷都尚書從容:「江州侍中?」答曰:「近世而已。」:「當令。」尚書王儉以為太子中庶子

朝廷用人以此徵求梁州刺史使:「。」使使:「。」切齒忿不時:「山川聚眾。」年下不問:「上山。」於是賜死

十年尚書衛尉明年

梓潼梁州使出宋明帝廣州:「復有?」答曰:「梁州唯有武鄉。」:「何處?」:「所居之間。」內外終於梁州刺史


會稽余姚祖宗尚書庫部常侍

刀筆烏程太后犯罪依法太后

尚書齊高帝參政:「張華尚書徒然。」之上府庫器械不支歲月高帝朝廷致敬少府高帝問曰:「?」:「北行三十。」高帝咨嗟不受答曰:「今日不可所以不敢當。」參軍賓客高帝留意樂安應對齊名黃門

世人高帝即位將軍堅意檢定建元朝臣:「大綱乃至爵位年月增損貿萬端文書巨蠹政體。」便宜採納於是朝廷一日得數以防懈怠連年不已百姓

富陽僑居桐廬相傳山中金印富陽太子會稽太守山陰會稽太守乘虛浦陽江朝廷便進兵乘勝百姓前軍將軍天福棄市天福伏誅內外莫不

告退人物王儉員外使言論東歸不出朝廷:「散發海隅古人東都藹藹。」

歸家數年其後員外會稽五官:「之至煩人。」


沛郡駙馬都尉宋明帝湘東常侍不為所知友人丞相得出

泰始明帝喜愛參軍明帝左右桂陽參軍

頗有飲食莫不殿後宮使男女無不婦人尚書:「何如?」賜藥休妻二十小店使掃帚以此如此

員外司馬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