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四十一 梁宗室上 Volume 51 Biographies 41: The Liang Imperial Family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四十一宗室

長沙宣武昭王衡陽宣王桂陽簡王臨川惠王

居喪好學永寧永嘉太守號稱:「可就永寧。」永嘉詣闕不許永元長沙宣武步兵校尉遇害逃難

武帝起兵兗州天下未定威信相率請罪旬日境內武帝兗州刺史都督太夫人王國文案不敢畏敬饘粥死者

天監將軍領軍將軍領軍天下以來領軍分權以上領軍垂拱而已在職肅然不堪以是不得久留

尋出校尉雍州刺史都督荊州刺史驅迫漢水以為邊患因此:「來歸不祥無礙長策。」樊城受降司馬長史義宗參軍儀器不得煩擾修葺勸農自勵清靜絕跡

十三領軍將軍殿損益祿五萬為人有風長於辭令在朝瞻仰武帝軍國大事議決

十五侍中太尉揚州刺史臨川將軍揚州揚州至於涕泣嚴整田舍老姥:「如火!」為人畏敬如此

遷都刺史建興餞別流涕復有齊安竟陵郡盜賊告示不復侵略三司

文約不好形於色太子洗馬去職不勝徒步風雨中路家人不能鍾愛:「百年。」使左右太子中舍人奔波江夏進水漿親友隔絕叔父下詔大理門生故吏悲慟嗚咽傍人

淮南太守宣城內史猛獸為人豫章內史道不拾遺男女廣州刺史悲泣數百填塞酒肴人為納受山村老姥奉上童兒

廣州外國刺史每年不過征討生口寶物之外送還前後刺史營私方物天府軍國相繼不絕武帝:「朝廷便是廣州。」西江陳文高要重申未幾以南危險重鎮以為高州以西刺史太子

寬裕左右胸前顏色更衣三萬不倦東觀漢記酬應乃至不差交結河東范陽侍中

清靜自立西鄉南康內史大寶元年南康王會謀誅遇害



東鄉太子洗馬

定州刺史曲江大寶廣州刺史西江刺史湘東荊州授職不能嶺南廣州刺史江表廣州晉州刺史江陵廣州司徒太尉太保之際不從遇害

刺史出入人家刑戮無期無悔宗正有司久留忽忽不樂縱酒石頭

輕車將軍兗州兗州德惠琅邪彭城太守女子二十石室修行人間求子往往有效充滿山谷以為二十所在大通元年領軍將軍久之湘陰江州刺史

不拘交遊冗雜以為騎射中書侍郎武帝威望不許給事黃門侍郎因此杜門朝覲

普通鑄錢有司廷尉臨海至上追還菩薩戒持戒精潔

以為太守下車明法旬日之間大安俄而暴卒百姓行號市里祭奠四百田舍婦女百餘曾孫悲泣如此百姓相率刺史

文帝張惶後生長沙宣武昭王武帝衡陽宣王桂陽簡王建武武帝追封臨川惠王南平襄王康王始興武王鄱陽忠烈王

長沙宣武字元文帝長子少有令譽齊安參軍臨湘太守明末刺史漢中南鄭隨機解圍攻取邊境遂寧

永元豫州豫州刺史南譙太守武帝雍州晉陽既而西將軍慧景江夏王三千武帝安福:「之後明君賢主何以之後故事萬世一時便以外內外不從一朝無人後悔。」長史苦勸並不慧景乘勝慧景尚書都督征討水陸諸軍

肆虐法珍執政宿獨居法珍西不從:「尚書?」賜藥使者:「家弟朝廷。」中興元年司徒宣德太后臨朝太傅天監元年丞相長沙宣武葬禮晉安平王故事

名望功業武帝崇敬天監元年四月丙寅即位是日戊辰第二第四第五五月有司尊號臨川侍從七月太尉散騎常侍太祖皇帝皇后皇后尊號

太子舍人宣武建康以免

天監長沙秘書監侍中都督兗州刺史武帝零陵猛獸無故猛獸:「刺史神明所以猛獸。」不見

所在普通侍中金紫光祿大夫元王文集

秘書太子舍人華林園華光殿陽山

著作天監元年西昌益州刺史宿將天下僧護聚眾數萬作亂不可大怒輿巡行從者由此人心大安追擊

太子中庶子聚斂財貨金玉名為號曰以外將帥王府再遷侍中

謙退不求聞達屬文未嘗有所刺史普通軍師將軍西豐正德渦陽班師有司封爵大通中軍將軍太子丹陽:「子弟迦葉。」尚書僕射侍中不許大同中衛將軍三司侍中如故

恬靜獨處宗室衣冠莫不爵祿太過退賓客敬愛布衣音樂武帝以此

徐州刺史世子散騎常侍京口江北:「不能逆賊正當朝廷。」

吳興郡守倜儻楚王神交盡歡酒色

益州刺史侍中十萬州城異心是日東方:「四十」。時日:「後人。」數百:「吳興楚王。」此時侍衛是日香橙武帝以此為還都神交

太清舍人奉詔西及至江陵人士尋覓不能人人便湘東:「隆安太清。」更為太清議論多謝承旨撰著實錄湘東宣武長沙刺史

幼童庾信斷袖衣食西江陵途經江夏引信自矜不堪直視:「今日形容近日。」賓客滿

駿文章膂力永安相類尚書殿武將南安鄱陽

天監王子太子洗馬刺史都督記室忠諫使御史少有巴東頗有資產數百萬不為既而建康廣州

武帝親愛太清元年豫州刺史百姓詣闕德政出自人物率領:「自立。」

武帝大舉使南康王會會理宿明代都督水陸諸軍彭城進取:「其先大軍隨機汝等寒山清水彭城大水妄動。」呂梁十八寒山彭城三板慕容謀略不出號令:「臨機多言。」居人不能其一

人情:「。」不能苦戰:「不如全軍。」使良馬愛妾使相與

不能大敗明見及至引見將帥晉陽勃海:「先王和好有餘禮佛先王不謂一朝失信紛擾。」使武帝

東魏散騎常侍社稷哀泣不舍晝夜平江文宣使聽從上党率眾太尉司空建康晉安太宰都督中外諸軍百官漸進不從於是輿

朱雀便道俗參問尊號天成元年大赦境內太子司馬到齊拜謝使供給宴會豐厚一同武帝使晉安太傅建安:「陰謀篡逆。」稱臣司馬明年遣使文宣永嘉莊主追諡皇帝

昭王文帝第二少有學業內史懷遠以為前後明帝:「學士舊聞不解置酒路不拾遺風化以至於?」答曰:「修文以來遠人而已。」參軍武帝即位司空天監會稽太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