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五十三 列傳第四十三 梁武帝諸子 Volume 53 Biographies 43: Sons of Emperor Wu of Liang

列傳第四十三

梁武帝諸子

武帝貴嬪昭明太子皇帝皇帝淑媛豫章昭儀南康簡王武陵王

昭明太子維摩武帝長子中興元年九月襄陽武帝荊州使:「暴卒。」建鄴天命

天監元年十一月皇太子年幼依舊東宮官屬文武六月庚戌東宮

太子孝經論語五經諷誦思戀一朝便九月殿孝經通大義親臨國學

十二內省左右:「?」:「廷尉官屬。」:「皆可?」紿:「。」五十所為使聽訟即使太子建康太子仁愛四十:「得罪便闔家而已十年。」

十四正月太子太極殿舊制太子遠遊金蟬博山太子姿容舉止讀書過目賦詩十數便佛教親自講說太子三寶眾經慧義殿招引自立二諦法身普通元年四月甘露慧義殿以為至德時俗太子樸素浣衣

十一月始興舊事東宮太子以為其事:「東宮'鼓吹'。為此既有之後相符。」僕射太子:「,'月稱'。,''。,'之後相符'。之後'',''。取捨'歷年',事證以此由來應有豈不所以不可書疏聲樂書疏自己。」明山步兵校尉異議」。於是以為

十一月貴嬪太子朝夕不解漿入口武帝舍人:「聖人不勝不孝如此。」太子武帝:「過少羸瘦無餘如此胸中填塞強加。」腰帶減削過半莫不

太子便使內外填塞太子謬誤可否改正未嘗彈糾天下形於色討論學士商榷古今文章著述以為于時東宮三萬文學以來

性愛山水玄圃穿其中泛舟番禺盛稱太子左思:「何必山水清音。」二十餘年音聲一部

普通大軍太子積雪左右貧困流離道路三千冬月令人死亡遠近百姓勤苦變色戶口吳興水災浙江大通交州刺史吳興信義人丁太子上疏:「人丁溝渠使吳興一境水災吳興吳郡信義所有為人遠近不一齊集去年稱為公私未能失業伺候人間虛實善人吳興內地?」武帝

太子便城門東宮殿一起西南宿

三月芙蓉蕩舟武帝手書左右不許:「至尊如此。」便嗚咽四月乙巳武帝年三十五月庚寅安寧司徒長史朝野男女奔走號泣滿四方哀慟

太子清道太子使手板獲罪令人小兒士人庶人太子:「公物。」士人以下莫不減半

文集二十古今文言五言詩英華二十文選三十

長子中郎將徐州刺史華容豫章郡次子枝江河東曲江岳陽武昌二千一同金華海內諸子岳陽流涕

貴嬪太子求得墓地閹人巿三百百萬武帝太子所得不如所得末年便巿道士:「不利長子。」長子太子武帝:「太子厭禱。」大驚其事於是道士太子以此丹陽鄉人以為太子揮淚未知

人間:「鹿開城城門鹿使徘徊城中少年歸去。」鹿反語徐州太子舍人正殿嗣位遲疑未決天下不可大業晉安猶豫四月上旬五月二十一日方豫章謠言:「徘徊。」未定。「城中少年歸去」,將軍江州刺史安王

字元以為法駕所為即位武德殿湧起華蓋於是年號追尊昭明太子明皇帝安王皇帝金華皇后皇太后皇后未幾禪讓淮陰密室敗走兄弟:「今日橫死。」:「。」:「之後?」:「之內。」:「為己任舉人。」猛將使遇見未竟

河東重孫普通枝江大通河東中郎將刺史未幾建鄴青草班師

武城雍州刺史密報:「河東岳陽將來江陵。」直至:「各自。」使三反大怒世子方等信州刺史禍福:「。」不利進軍於是馬上膽氣士卒領軍慕容:「。」:「不許。」斬首

照面不見兩手所在

豫章武帝第二天監豫章郡中郎將徐州刺史將軍

淑媛武帝七月宮中多疑淑媛十四年少肥壯如此非一成長心驚淑媛:「?」不一淑媛夢中形色密報:「七月皇子太子富貴。」日夜身上接客終日足下能行三百有人于時唯有下士風雲諸侯王妃外人武帝

屬文武帝諸子朝見不見淑媛十五裸袒嬉戲晝夜尚書淑媛宿內外

徐州勇力奔馬無有招引道士探求聰敏武帝忿顏色群臣得失所行徐州便宜經略邊境徐州所有斬殺致意尚書僕射襄陽團扇

西歲時齊明帝自信即為父子既有西如此東宮問訊臨川車次所為如此

普通兗州刺史不見賓客出行輿惡人

建安求得道人使通問叔父襄陽使五萬左右廣陵往來淮陰

法僧彭城使彭城徐州武帝使明相北門汴河蕭城自稱隊主:「殿下見識。」使:「豫章」。洛陽所以城外:「豫章昨夜。」城中所在退不得益陽退人馬上馬於是:「。」前腳上馬長史武帝驚駭

司空高平丹陽祿大夫改名德文太后群臣

八月未及旬日永新淑媛使

長安洛陽不得乘馬乘馬洛陽孝莊司徒太尉壽陽公主淑媛使小時未幾終於

不得落葉當時莫不後梁武帝

太守沙州刺史

南康簡王四果武帝第四天監南康十年徐州刺史長史便

十七兗州刺史百姓三百七十詣闕十五普通將軍石頭軍事江州刺史淑媛居喪求解將軍石頭軍事加護大通三司

嗜欲儉約所有天府少府南康無名千萬會理

會理字長聰慧文史十一武帝衣服十五刺史左右行事會理不平建鄴:「見天使汝等。」會理資糧心腹青草遷都兗州刺史太清元年彭城退

圍城會理徐州刺史正德廣陵會理擊破進路會理臨江太守武帝會理:「天子。」會理:「天子年尊受制臣子違背江北功業京都肘腋。」以為司空尚書西鄉壯士范陽廣陵起義會理相連矯詔會理白衣尚書

虛弱會理敬禮兗州司馬敬禮:「大事有所安可。」會理:「三千不過大兵無能。」敬禮:「」。于時百姓用命建安會理及其通理

有錢會理問事會理隔壁:「豈不。」會理不服會理通理太子洗馬遇害

通理簡王內人分散涕泣:「簡王宮人。」便號泣宮人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