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五十五 列傳第四十五 王茂 曹景宗 席闡文 夏侯詳 士瞻 蔡道恭 楊公則 鄧元起 張惠紹 馮道根 康絢 昌義之 Volume 55 Biographies 45: Wang Mao, Cao Jingzong, Xi Chanwen, Xiao Houxiang, Shi Zhan, Cai Daogong, Yan Gongze, Deng Yuanqi, Zhang Huishao, Feng Daogen, Kang Xuan, Chang Yizh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一字太原司馬天生司徒袁粲郡守

:「千里門戶。」兵書大指交遊身長潔白美容齊武帝布衣:「年少堂堂如此。」

調將亡久之雍州長史襄陽太守便大小不睦少有:「大事便。」:「。」:「殺害使家門塗炭起義長史。」武帝大喜兄弟盡力

前驅武帝秣陵大將朱雀二十下馬單刀外甥勇力第一建康將軍侍中領軍將軍武帝:「。」:「死而後已不受。」輿非禮

神獸躍馬不能解職不許將軍

江州刺史陳伯之江州刺史九江務農百姓漢中西班師侍中中衛將軍太子車騎將軍三司丹陽天下武帝文雅武帝司空

寬厚居官美譽居處方正衣冠儼然姿瑰麗鬚眉如畫瞻望將軍三司江州刺史居處被服儒者武帝太尉忠烈

元勳武帝無故奏樂無故長史:「天子所以無憂。」俄而

無禮有司越州廣州州城刺史


新野徐州刺史

善騎射畋獵少年鹿鹿鹿鹿以此為新野數人中路數百百餘史書歎息:「丈夫如是!」州里車騎將軍武陵太守伏法親屬故吏襄陽武陵殯葬鄉里以此

以軍遊擊將軍建武太尉顯達馬圈奇兵二千中山王英萬人馬圈顯達論功退怨言孝文率眾顯達導入顯達父子

雍州刺史天下加意竟陵太守起兵聚眾內子三百人從親人南康襄陽即位武帝不從及至竟陵江寧居士重兵居士奔走獲之軍士無賴御道左右莫非抄掠財物子女不能武帝西號令然後稍息湘西刺史都督天監元年竟陵聚斂長堤以東以北東西

十月刺史城中關門不出耀遊獵而已州城御史任昉功臣不問將軍

中山王英徐州刺史武帝豫州刺史節度道人齊集暴風頗有沈溺:「所以天意不時狼狽。」邵陽相去百餘不能十二不敢牧人勇敢親自使牧馬抄掠

預裝使三月水生淮水七尺馮道登岸使鼓噪諸城呼聲天地西東岸相次淮水水上四十百餘屍骸五萬軍糧器械牛馬驢騾不可稱所得生口萬餘

開朗起火倏忽驟雨台中宮殿振動自此以來未嘗於是法駕朝臣扶助既而雨水敵人凱旋之後中人馬腳當時目睹

華光殿宴飲僕射沈約不得不平賦詩:「甚多人才何必。」不已詔令二字便:「兒女歸來借問行路何如霍去病。」不已詔令於是侍中領軍將軍

為人自恃不解不以公卿年長州里敬重曲躬謙遜武帝以此

數百窮極錦繡躁動不能出行帷幔左右隆重不宜:「鄉里年少弓弦甘露漿後生鼻頭使不知將至揚州貴人不得開車小人不可日新使人氣。」為人嗜酒好樂臘月使人家酒食以為部下婦女財貨

宴見功臣故舊酒後以為江州刺史赴任雍州刺史三司

永元竟陵郡第九義宗年少未有雍州豪強富人百萬義宗義宗遣人竟陵答曰:「云何。」義宗武帝西刺史家兄義宗都督


安定涉獵雍州刺史參軍由是與其西郎中參軍梁武帝起兵報以如意

和帝尊號衛尉暴卒騷擾和帝中流任重始興西群臣賴以

受禪尚書山陽東陽太守冬至湘西


十六居喪來集異焉

豫州刺史境內從事

齊明帝刺史雅相日夜:「不為不為。」由此長史太守

南康荊州西司馬新興太守梁武帝起兵長史大舉不同:「告之。」於是大事西領軍散騎常侍太守軍國大事頃之始興留守襄陽遣使參軍侍中尚書僕射荊州刺史

天監元年侍中車騎將軍光祿大夫侍中如故親信二十豐城刺史百姓州城臨水:「刺史」,由是僚屬尚書僕射金紫光祿大夫舉哀三司


永元西南康司馬荊州留都聽政主帥慧景作亂將軍起兵長史協同宣德皇后南康大統建鄴尚書吏部侍中

天監太守解職居喪刺史安陸太守豐城尚書給事將軍吳興太守復有立碑

普通大舉豫州刺史刺史壽陽使河間班師合肥壽陽武帝清流築城進攻漿將軍五十二男女五千壽陽豫州合肥改為豫州刺史都督壽春百姓務農頃之即日舉哀車騎將軍立碑

風儀寬厚器量涉獵文史衡陽內史:「?」:「。」:「如何?」:「所以不忍。」以為

不為產業祿所得居處服用充足而已不事晚年音樂十數被服姿容豐城


大匠刺史安陸太守武將將軍陽道平靜陰山刺史豫州刺史廣陵擊破歸路男女萬餘萬餘不可勝數由是刺史改為刺史

大通豫州刺史豫州失業軍人百餘儲備境內兄弟恩惠鄉里百姓:「。」遠近萬人二千當時愛好人士不以自高文武賓客滿以此太僕


鄉里其父刺史長史長史前驅兵士居人子女財貨還都


襄陽身長姿容征討南譙盱眙竟陵太守:「山中鹿田中米穀村里丈夫人生歡樂富貴何時。」於是恣意侍妾百餘不勝車馬一時四面周匝一有通用

湘東西司馬西道中米飯所部後人不得之上得數獼猴以為酒食比及江陵瑞像數百滿頗為為人法僧三百新興太守

起士
起士少有志氣不事征士姿容經學鮑照:「守一。」拂衣不顧四十忽忽不得江陵先生祿命:「非一戎馬。」起兵太守天門太守武陵太守並不從命討平齊和帝即位以為領軍司馬南蠻平魯三萬其外軍士不以入室以軍將軍步兵校尉建康巴東建平太守

府城參軍萬人金革精巧篆文:「。」革命

天監將軍刺史都督太子西武昌太守無私始士鹿從而十一:「鹿祿十一祿。」不肯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