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五十六 列傳第四十六 張弘策 庾域 鄭紹叔 呂僧珍 樂藹 Volume 56 Biographies 46: Zhang Hongce, Yu Yu, Zheng Shaoshu, Lu Sengzhen, Le A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四十六



食鹽幾至兄弟友愛不忍兄弟

梁武帝入室雲氣肅然由此建武武帝宿及時:「天下軍方已久。」:「能立?」:「庸才天下主上來年權當闇弱死人亂麻歷數英雄。」:「?」:「光武,'安知'。」:「今夜天意君臣。」:「?」

新野齊明帝密詔武帝雍州:「。」:「多言。」西行帷幄勞役辛苦齊明帝遺詔雍州刺史參軍襄陽海內儲備而已

長兄益州西長史使:「晉惠爭權喪亂爭權宮本令譽左右其所朝臣誅戮形跡上天取禍當軸而已不才胸懷猜忌柱石穿中外聚集西雍州士馬呼吸數萬竭誠本朝。」變色

起兵入定發兵將軍萬人後部以為乘勝建鄴將軍即日村落宿立頓處所府庫于時珍寶秋毫無犯衛尉給事天監散騎常侍盡忠奉上無不交友故舊

孫文赦令文明乘馬雲龍作亂數百掖門神獸總章衛尉尚書省雲龍前軍司馬殿羽林邀擊不能戎服殿:「。」官軍文明親屬:「衛尉天下事?」車騎將軍為人寬厚舊故隆重不以自高故人賓客布衣祿親友遇害莫不痛惜

字元中山:「非常海內令名。」永元武帝襄陽勝負顏色遇害過於武帝起家秘書淮南太守十八武帝年少文案斷決再遷參軍

自課讀書不輟質疑便無遺殿:「文學。」頃之武陵太守太子洗馬舍人葬禮終身居正官府所得俸祿不敢妻子不易衣裳還都親屬一朝

豫章內史恩惠不敢:「十年未有」。

御史外國使黃門領先復舊勁直武帝侍中便舉哀昭明太子

後漢晉書異同後漢四十三十江左未及文集

出繼武帝廷尉十一尚武第四富陽公主駙馬都尉起家秘書十七身長七尺眉目疏朗神采武帝:「'',。」好學萬餘晝夜不輟秘書以來起家便內書四部書目:「可言。」如此太子舍人洗馬舍人掌管

琅邪齊名普通使彭城二十三明見尚書吏部俄而侍中以為河東:「吏部。」野性曠達三十不復便推重因為大通吳興太守清靜便

大同吏部尚書後門不為人士才氣定襄無學頗有衡山皇太子從兄並不學問凡愚東宮太子:「丈人何在?」從容:「殿下。」太子從兄湘東:「丈人何如?」:「殿下。」愕然如此

武帝:「英華朝中領袖司空范陽尚書僕射。」寒門以外司空范陽。」不平意趣賓客:「不能。」:「股肱可以是非耳目深淺清濁加以俗人共事。」在職古今印綬朝服施行

改為刺史南征吳興頗有才學賓客禮遇隨從江夏不能舉杯:「。」不悅便次之翌日此類

公平慰勞解放州界零陵衡陽賓服因此益陽戶口大寧積聚圖書數萬二百四千

太清領軍雍州刺史當代其後河東及至不見建鄴當下湘東鎮江因之兄弟湘東信州刺史桂陽江津江口湘東武城武帝援軍江口湘東湘東:「河東上水江陵岳陽共謀。」江陵遣使:「桂陽。」湘東江陵嫌隙

其二江陵湘東遣使部下雍州刺史岳陽西白馬寺不受防杜紿:「岳陽不容使使走入西無不。」以為兄弟雍州等於西聚眾婦人青布輿親信參軍追討以為大喜及至不免沙門法緒江陵隨後使退防守三司

便即位追思:「為人不事王侯任氣不能夫人何日。」一百文集二十

雍州資產江陵貪婪湘東使珍寶財物

次子早知第九海鹽公主侍中

齊名湘東百事員外散騎常侍中軍宣城長史御史武帝其弟舍人:「用人升降侍中。」宣城王府大同元日舊制僕射東西相當僕射兄弟未有豫章內史禮記正言衣冠士子聽者常數

成人豫章刺史湘東司馬討賊節度

十年御史彈糾回避西開士學者禮記中庸太清吏部尚書宮城江陵尚書僕射江陵入關江陵

次子第十一公主秘書丞東宮

新野沈靜有名鄉曲文帝為主簿:「。」加以長沙宣武梁州以為參軍太守南鄭有空指示將士:「滿努力堅守。」退羽林長沙益州太守還家妻子供養在位營求孜孜不怠一旦以為孝感所致

永元南康西參軍去職梁武帝將軍武帝楊口和帝御史勞軍:「所以。」西武帝都督中外諸軍武帝武帝便參軍

天監司馬將軍巴西梓潼太守梁州長史巴西固守城中將士無有離心退于時後人不待有司西司馬將軍太守輿

輿孝經手不釋卷:「文句自苦?」答曰:「何謂。」明末主簿梁州輿醫藥長沙宣武:「危殆輿。」哭泣尚書郎

天監巴西輿侍從孝養輿輿哀慟還鄉秋水巴東高出二十行旅至此不見輿五更退南下復舊行人:「不通退。」及至哭泣飛翔悲鳴

佛寺未有:「嶺南即可營造。」履歷標度處所精舍所以手足待人布衣蔬食墳墓:「。」於是司馬

大通巴陵內史便道就醫輿:「危重豈可貪官陳屍。」門生不得城市單衣而已

滎陽開封壽陽高平太守

二十本州從事刺史使左右送喪司空:「」。

梁武帝參軍還都賓客請願:「自有未能。」不許於是壽陽刺史不受鄉人雍州西長史扶風太守雍州使刺客白帝處置酒宴:「朝廷今日見取。」賓主大笑城隍士卒器械戎馬莫不退:「雍州實力。」:「天子雍州以此。」相持慟哭主帥刺客詐言使如常不敢即位五百

起兵冠軍將軍將軍江州:「蕭何關中成山河內光武河北九江河內以為羽翼前途。」流涕於是

天監衛尉少孤祖母恭謹顯要所得四方忠於所聞:「不及。」不善:「淺短以為其事如是以此朝廷。」親信去職使頃之道縣衛尉道縣東興

合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