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五十八 列傳第四十八 韋叡 裴邃 Volume 58 Biographies 48: Wei rui, Pei Sui

列傳第四十八



繼母郡守內兄鄉里盛名:「何如?」:「文章學識國家成功。」梁州刺史富饒

雍州刺史為主簿太守本州校尉將軍還鄉太守

太尉顯達將軍慧景建鄴人心西土人:「高人天下真人。」其二二千二百:「今日。」

大軍留守:「遑遑。」以為江夏太守男女十萬經年疾疫十七滿料簡百姓

大理武帝即位廷尉天監永昌豫州刺史太守

長史太守馮道未能巡行城中數百門外:「而後。」:「城中二千閉門堅守足以無故。」遲疑:「朝廷以為不可。」宿合肥

司馬合肥未能案行山川:「'可以平陽',。」東西小城合肥五萬不敵:「。'',古人。」軍人

使築城攻陷乘勝退還巢湖:「將軍。」騎馬輿合肥四面俘獲萬餘前軍交惡陷害流血酌酒:「。」終於

接客三更不及藩籬準繩

合肥班師輿殿后威名全軍於是豫州合肥

中山徐州刺史百萬四十武帝將軍邵陽:「不用。」合肥:「其後。」旬日邵陽:「。」:「。」二十鹿大驚:「!」城中危懼軍士騏驎使潛行水底東城城中於是

萬餘三軍二千一時穿殺傷右臂亡魂明旦率眾輿如意一日攻城不許厲聲

邵陽兩岸數百通道使太守馮道廬江太守太守水軍小船從而怒火之間搏戰軍人奮勇呼聲天地不一人大脫身斬首其餘稽顙十萬不暇:「!」勞軍淮上:「。」

將軍安西長史太守刺史還軍擾動安陸築城高樓示弱:「不然。」邵陽退

十三丹陽公事十四雍州刺史:「乞食。」士大夫七十以上縣令鄉里

十五致仕不許鼓吹一部殿朝廷未嘗武帝禮敬慈愛撫孤過於所得祿無餘居家陸賈為人暇日第三使說書武帝銳意釋氏天下位居大臣俯仰所行

普通元年車騎七十九武帝車騎將軍三司

曠世政績仁愛士卒不肯未成儒者臨陣交鋒輿如意

邵陽二十反之:「異事」,爭先獨居如是以此

早知司徒記室沈約:「陛下同時。」建寧所得俸祿百餘還家伯父處分鄉里

字元腰帶容貌永昌竟陵太守

大通元年武帝領軍將軍大將軍軍營二百勇力擊刺不能失色厲聲:「今日唯有。」胡床處分士卒殊死莫不山王大將軍乞伏五萬放大陽城營壘一時建鄴太子

大通徐州刺史

篤實雍穆同一吳郡側室懷孕其後男女未及成長徐州貴族:「失信。」

字長好學晉安參軍參軍潁川吳郡前輩皇太子記室步兵校尉東宮永昌留宿擅權為時酒席:「領軍面向!」大同一日皇太子以下併入內外喜色不見以為大行殿帝后:「。」:「不足。」刺史皇太子:「。」

便豫章內史:「如此安可輕信使驚動不然。」置酒:「便宮闕水陸阻斷假令今日飲酒。」部分江州刺史當陽大心遣使第八第九前軍見大:「上游江州最近殿下中流任重應接不可聲勢便。」大心二千江州刺史步騎萬餘戰士

安北鄱陽合肥西豫州刺史與其世子江西上流諸軍新林建議大都下流:「何須。」:「所以邊疆士馬精銳位次社稷不得今日人心不同大事大計解釋。」:「士卒衰老不能效命企望使老夫。」於是進軍中興寺

部分石頭以為:「不可。」:「迫近不可疑兵。」水陸軍人失道過半未合便乘勝左右不動戰死親戚數百流涕御史:「社稷如何不幸。」將軍追諡忠貞

學業始興參軍記室伏誅

正字太守東海吏部大選莫不給事黃門侍郎

聰慧好學十二叔父漢書無疑文史尚書三公

以為中書侍郎太守景平琅邪太守武帝周文自守所屬善用使:「。」武帝不利武帝左右

嗣徽等引石頭:「時事急於淮南築城東道使退旬日。」

太子元年白山人事吉凶往來通曉陰陽相術起家湘東王法曹參漿入口主簿戰死中興寺所得慟哭中有物流以為精誠

景平司徒以為中書侍郎武帝徐州武帝:「明年大臣歷數子孫因為神武乃是。」武帝大喜因而受禪黃門侍郎建中廷尉使

至德田宅寓居僧寺友人大匠答曰:「江東長安破產。」

隋文帝:「容貌不久天下一家一周老夫自愛。」三司待遇亡國未嘗俯仰當世吏部尚書兄弟顯貴隋文帝從容:「遠近?」:「宗族所知。」:「。」酒肴太傅以下二十蘭陵公主:「。」:「。」問鼎嗣位答曰:「至尊皇后。」:「不肯?」

開皇十三光州刺史仁義教導清靜中有土豪內行都會:「好人作賊。」逗遛驚懼有人及其逃亡為人知客客死:「寺僧。」贓物肅然拾遺長安七十九

博物當世質疑祿漢書

改為西面諸軍城外東西親自太子以下西晝夜苦戰將軍加持

:「朝廷?」以此

河東聞喜冀州刺史之後寓居壽陽宋武帝前軍長史將軍

屬文左氏春秋安王揚州刺史參軍壽陽刺史壽陽宣武太守王肅壽陽南歸天監參軍邊境以為廬江太守

邵陽於是造橋進擊夷陵

廣陵太守鄉人帝王功業梁武帝:「多大。」太守立功邊陲:「古人!」竟陵太守公私便遷西校尉刺史開創倉廩相率從容:「汝等不可逆。」其二而已大匠

普通刺史武將深入刺史擊破豫州刺史合肥

大軍諸軍壽陽一日失道於是收集士卒色相漿馬頭明年所在回應壽陽河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