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五十九 列傳第四十九 江淹 任昉 王僧孺 Volume 59 Biographies 49: Jiang Yan, Ren Fang, Wang Sengr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四十九

江淹任昉
江淹

江淹濟陽南沙才思少孤司馬為人不事章句留情文章高平所知以上

起家徐州從事建平兗州廣陵得罪上書

告天未嘗流涕何者一定不易是以義士不顧以此不可不可大王暫停左右

蓬戶布衣韋帶退詩書聲名天下升降承明出入金華殿何嘗側身大王三五大王顏色黃金結纓萬一小人名為次之是以一念加以天光沈陰左右無色獄吏為伍所以仰天鄉曲嘗聞君子之間岩石之下之上退南越單于青史分寸不義如是在下上將名臣如下祿輿閉關杜門西秦可知使其實匕首何以齊魯燕趙悲歌

聖曆天下樂業青雲榮光西臨洮陽原莫不大王明白不愧即日徐州秀才對策上第再遷府主簿

荊州少帝即位上流因此舉事從容京口參軍東海日夜十五會東太守丁艱司馬大怒建安吳興

齊高帝尚書參軍俄而荊州刺史作亂高帝:「天下紛紛若是何如?」:「所謂'不在',。」:「。」:「寬容賢能奉天叛逆士卒解體千里惡相豺狼十萬。」:「。」

桂陽朝廷周章久之齊高帝中書省酒食記室參軍高帝章表受禪豫章記室參軍

建元史官司徒長史所為條例王儉不行任性文雅不以著述十三次序中書侍郎王儉:「年三十中書侍郎才學如此尚書所謂富貴自取年壽何如。」:「。」

尚書襄陽竹簡古書不可識字不能科斗科斗周宣王之前

少帝御史明帝:「尚書公事折衷足以。」:「今日可謂不足。」於是司徒長史長史山陵公事益州刺史梁州刺史廷尉臨海太守永嘉太守二千縣官內外肅然明帝:「以來不復嚴明今日可謂近世獨步。」秘書監侍中衛尉十三養母所得貂蟬供養:「貧賤留待侍中。」

永元慧景衣冠名刺其先

秘書監衛尉領軍新林微服相國長史天監元年散騎常侍將軍子弟:「富貴至於平生人生富貴何時功名欲歸。」金紫光祿大夫醴陵武帝舉哀

文章才思退宣城太守自稱:「可見。」得數人大:「。」丘遲:「。」文章宿丈夫自稱郭璞:「可以。」五色爾後著述前後並行不成

任昉

任昉樂安大夫學業御史金紫光祿大夫齊武帝

河東高明有德行五色四角其一落入心悸因而:「才子。」身長七尺聰敏屬文自製:「所謂不為不為。」由是十二知人小名:「千里。」孝友不解湯藥飲食

兗州秀才太學博士明初將軍王儉丹陽為主簿殷勤以為當時:「以來孔門入室。」於是:「。」出自作文定數:「後世誰知!」如此

司徒竟陵記室參軍琅邪王融才俊當時自失父喪而後齊武帝:「使可惜。」使飲食當時勉勵本性檳榔以為臨終不得嗜好以為終身檳榔繼母良久喪禮哭泣不生強壯腰帶不復

齊明帝愛憎太子步兵校尉東宮書記齊明帝郁林王侍中大將軍三司揚州刺史尚書宣城使由是建武不過

才思無窮當時王公無不起草不加點竄沈約一代永元蟲兒尚書:「。」退司徒長史

梁武帝建鄴以為記室參軍文翰沈約求同文筆

竟陵西從容:「記室。」:「三事騎兵。」:「緒言提挈不渝。」為此禪讓

叔父兄嫂恭謹供養祿四方親戚即日便不事未嘗形于色鮮明

武帝給事黃門侍郎吏部太守三千不舉殺人資費所得八百五分余者而已友人彭城將軍沈約

吏部大選御史秘書監永元以來四部紛雜由是篇目

新安太守不事邊幅率然便唯有桃花二十以為遺言不許新安還都浣衣痛惜百姓祠堂歲時武帝西苑悲不自勝屈指:「時常不滿五十四十九可謂。」即日舉哀追贈太常

交結進士衣冠莫不號曰清潔著名百姓八十以上調便教長:「自己之後。」楊梅太守冒險即時百餘殷勤條貫建安太守:「哲人指南?」如此

不事生產乞貸:「不知。」文才:「」。以為轉好過多不得便下士穿鑿於是博學不見萬餘武帝使學士沈約書目文章十萬盛行于時東海以為過於可以風俗可以人倫使懦夫」。如此

西華兄弟流離不能生平舊交西華冬月平原:「。」絕交舊交

主人:「絕交?」主人:「?」:「清風是以琴瑟鬱鬱聖賢以此成風伯牙款款不知心計益州絕交。」主人:「所謂張羅鴻雁高飛聖人金鏡日月連璧亹亹五音變化九成赤水以為組織仁義琢磨道德陵夷通靈之下遺跡江湖之上風雨不輟霜雪不渝賢達萬古世人不能鬼神毛羽於是天下驚雷同源

雕刻萬物雲雨呼吸霜露風塵四海影星流水摩頂約同妻子

銅陵平原居里魚貫青松白水

大夫西有道人倫公卿登仙加以涕唾雄辯榮辱其一於是王孫公子通人其餘騏驥

生靈將死同病相憐恐懼盛典由於刎頸是以伍員

馳鶩無不權衡所以輕重所以鼻息不能不能雪白金玉罕有其一共工跋扈東陵匍匐折枝便輪蓋實行而後

桓譚寒暑遞進盛衰而後而今翻覆波瀾未嘗變化不得由是所以所以可知何所因此敗德禽獸相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