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七十四 列傳第六十四 孝義下 Volume 74 Biographies 64: Filial Acts 2

列傳第六十四孝義

不害司馬

普濟長沙臨湘居喪鄰家及其普濟鄰人日方

建康供養富人富人不勝忿所得衣物三劫死罪:「母子後母不能教誨。」:「後母。」:「供養。」以上以為孝義不得

丹陽秣陵廣州刺史大夫

置於其一:「。」

成人家人莫不好學徵召號曰

袁粲齊高帝儒者

尚書尚書以為司空司徒主簿尚書王儉」。:「司馬不如。」立碑始終東莞太守西參軍

齊武帝明帝誅鋤異己不能明帝長史北海太守致謝明帝以為參軍尚書建安太守清靜百姓便

給事黃門侍郎二千無為人間還鄉天監大夫武帝:「天下不見。」十年清苦子孫莫不

吳興兗州刺史生母天監太守為主簿不及致死漿入口晝夜號哭旬日兄弟:「殯葬毀滅孝道。」進食哀慟飛鳥猛獸行乞經年喪禮不能舍人慰勉詔令太子洗馬奉詔涕泣居喪祿不及哀思太保十五成都巿元嘉武陵王員外侍郎身體奔喪宿不忍哭聲

天監元年太守豫章及至不得禿形骸家人武帝舍人豫章王國:「主上天下古人非唯後世。」

家居襄陽十一生母漿入口

天監吳興廷尉十五號泣公卿行人其父清白引咎登聞鼓武帝受教廷尉法度嚴加法度問曰:「便伏法不及為人姓名。」:「豈不可畏不忍所以胸臆奈何。」法度不可屈撓:「主上無罪父子同濟以此。」:「螻蟻齏粉。」依法桎梏法度其二:「死囚。」法度其父

丹陽廷尉故事歲首:「固然面目。」

十七本州主簿萬年縣風化大行刺史為主簿秣陵鄉人丹陽揚州中正以為太常

中山江陵喪父成人家人肉汁不肯悲泣形貌其父以為孝感養母珍羞居喪雜色宿始興行狀加以爵位安南參軍

新城震動太守震動:「。」族誅亡命:「。」宿人間以為成都戰敗退保新城刺史襄陽

上黨客居荊州危殆稽顙祈禱時寒香氣空中有人:「童子須臾自苦。」鄉里以此十五喪父幾至鄉人南陽一日獨居涕泣家人還家:「。」膝下朝夕九十壽終明水漿入口號哭不絕家禽蔬食終身衣衾天監刺史始興

吳郡唐人周易當時天監五經博士武陵王揚州參軍記室修性父喪冷氣漿入口二十三

廣平天監普通刑法太守下屬其一調

天監宣城女子猛獸猛獸氣息鄉里太守

十六父母不許婿種樹數百柏樹分散詩曰:「。」燕巢雙飛詩曰:「昔年不忍雙飛。」雍州刺史西昌:「」。

河東三十餘年一朝鄉里以為荊州刺史湘東為主簿

丹陽秣陵尚書幸臣公私流血稽顙行路建康:「如此留心。」居喪哭聲動容武義不得痛恨慟哭

范陽尚書安樂淮陽太守天監安樂宿普通鄱陽內史刺殺家人子弟噍類武帝豫州刺史智勇政績豫州忠烈

廣漢為人日夜號泣顯達白日歸罪天監東莞太守去職太守衛尉安陸益州三百便西太子

太傅參軍歲時:「在家曾子。」名曰過目便諷誦:「。」晝夜骨立自守吏部尚書蕭子顯王府參軍記室參軍

甘露士林武帝使兗州刺史德政奉詔宣城中庸使上交不得入境便及至漿入口口鼻血流

字元聰敏祖母便一二不能飲食祖母往往如此論語孝經便春日:「'',。」十三左氏春秋

十四家人賓客從父華嚴寺禪師說法不宜毀滅江陵長安逃難番禺出家武帝受禪還鄉供養二十

周武帝厚禮獨處晝夜涕泣知母:「寡人還家。」數年仁愛使歸國

始興揚州刺史祠部侍郎記室為主簿參軍丹陽異志未嘗

南平記室長史汝南尚書後主舍人:「王家未有祿秩。」去職不許不能

吏部尚書姚察友善病篤以後:「孤子成立不足不能以為。」後主:「親屬?「:「之後僧家薄板周身草席人事三月香水兄弟無益。」

不害字長平人豫章參軍高明尚書不害知名家世儉約不害老母小弟士大夫篤行

十七廷尉政事儒術輕重便上書大同東宮舍人東宮不害舍人梁武帝:「文學所長何不使不害?」如此不害善事被褥畢備

不害中書省衝突左右侍衛莫不驚恐不害庶子不動不害居處不害

不害廷尉平江所在凍死填滿溝壑不害尋求遇見死人投身漿入口行路流涕江陵庾信長安蔬食布衣枯槁骨立莫不

太守祿大夫後主即位給事不害長子關中來迎不害八十五不害

父喪以至讀書百姓招集江陵道路隔絕不得奔赴之中晝夜號泣居處飲食居喪武帝受禪第四江陵母喪居處自負歲時

文帝尚書東宮舍人廢帝太傅尚書甚為自立東宮僕射舍人尚書矯詔眾人猶豫詔旨伏誅特赦而已即位以為軍師始興參軍尚書早亡第二所得祿長子尚書

司馬河內高祖以南王孫文獻父子梁武帝之外岳陽太守

十二漿入口骨立子弟問訊梁武帝其父:「面顏憔悴使便是。」新林連接猛獸結廬豺狼宿異常太子庶子江陵長安屠戮太子受禪江陵周朝荊州大夫

好學入關過於還都冰霜手足數年司徒從事

吳郡消渴網捕朝夕聰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