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七十五 列傳第六十五 隱逸上 Volume 75 Biographies 65: Recluses 1

陶潛 百年 漁父 顧歡
目录
1 陶潛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百年
13
14 漁父
15
16 顧歡
17
陶潛
陶潛柴桑司馬曾孫柳樹先生

先生不詳讀書會意欣然嗜酒不能親舊如此置酒退去留穿文章忘懷得失以此自序如此實錄

老家祭酒不堪主簿江州刺史:「賢者處世天下無道文明奈何自苦如此。」:「不及。」

參軍親朋:「弦歌以為?」執事以為彭澤:「為難薪水人子。」妻子使五十五十

束帶:「不能折腰鄉里小人。」印綬去職歸去

歸去來兮田園形役惆悵遙遙飄飄以前僮僕歡迎入室無心撫孤盤桓

歸去來兮親戚情話琴書農人西疇扁舟窈窕崎嶇涓涓萬物宇內幾時去留胡為遑遑富貴不可臨清賦詩天命
義熙著作江州刺史不能廬山酒具使一門及至欣然便俄頃

功曹經過酣飲之一彌日不得酒家九月即便而後

不解音聲貴賤便:「。」真率如此頭上葛巾宰輔身後宋武帝文章年月義熙以前年號以來甲子而已訓戒

五十窮苦荼毒剛才為己使賢妻敗絮兒子苦心少來開卷便欣然樹木變聲亦復六月羲皇上人日月以來親舊有限幼小何時可言不同四海兄弟立功潁川漢末名士身處八十兄弟同居至於操行家人:「高山」,

元嘉先生志趣


南陽宜都太守湘鄉教授諸子

居喪宋武帝劉毅荊州參軍:「今日?」:「宿才能如此而已。」武帝為主簿答曰:「三十餘年。」武帝

琴書圖畫精於山水西長史未嘗彌日廬山慧遠文義南平太守江陵武帝太尉參軍記室參軍

甚多稼穡武帝子弟祿武帝雁門太尉受禪元嘉羅氏羅氏沙門:「死生方能。」衡陽荊州歡宴參軍山水遠遊西衡山江陵:「。」撫琴」。金石文帝樂師

一字家居江陵靜退人間:「以為美談不能食人祿?」

豫章參軍:「海鳥。」母喪自負參軍答曰:「眷戀迷人。」

太子舍人長子便祿家事刺史安陸王子長史以下贈送老子莊子子孫悲泣廬山舊宅

江州:「量腹淡然。」不見不得已退相對:「圖畫。」王儉

西舊宅永業同志往來講說荊州刺史王子勞問:「貴賤何以。」建武司徒主簿

阮籍永業音律皇甫謐衡山衡山廬山記壽終

從父恭謹好學文義元嘉大使風俗不見:「布衣少長軒冕。」


吳興仁愛饑荒縣令山水貴重十二

有人令人:「。」令人使不止所得:「居士」。冬月衣服分身上衣兄弟

鄉里少年相率學徒受業宋文帝遣使三萬二百嫁娶員外侍郎

世事舊宅四月舉家

年老琴書孜孜文帝使隨時


魯人尚書祠部秘書監

高尚愛好太原會稽山水有所旬日沙門法崇法崇:「三十傾蓋不覺。」著作太尉參軍

居喪征士為人婚姻乘車提壺如此答曰:「農夫。」

會稽太守不能使:「?」:「。」不肯元嘉侍郎上虞縣界家人所在廣州刺史司徒東歸不顧元嘉

儒學谷梁春秋范曄


道祖雁門豫章建昌縣哀戚過於成人豫章太守招集遠方十二受業數年五經號曰稱為廬山沙門慧遠彭城遁跡廬山應徵劉毅參軍太學博士江州刺史招請嵇康出處因為

武帝世子安樂寺江州刺史武帝太尉武帝北伐彭城遣使:「」。武帝東郭招集輿禮記不可」、。」稱為

景平元年毛詩公羊傳


隱遁十六毀滅因此琴書音律揮手會稽不忍五部十五一部:「。」

桐廬兄弟醫藥:「非有祿。」桐廬僻遠難以土人引水繁密自然莊周逍遙禮記中庸內衣便以此

元嘉衡陽長史竹林精舍其三調廣陵止息文帝黃門侍郎:「。」一部白鵠二聲以為調

佛像形制其事世子銅像瓦官寺工人不能:「。」嘆服十八陽山:「恨不得使。」


柴桑高尚逃避家業廬山喪親便還家五穀獸皮結草鄉親家人石室尋求徵聘遁跡幽深岩石


豫章南昌廬山沙門慧遠好學三禮毛詩隱退

元嘉十五雞籠教授百餘會稽潁川儒學總監子學留意藝文使丹陽玄學太子何承天史學司徒參軍文學四學車駕廬山公卿以下山西使皇太子喪服使華林東門就業二十五


武昌高尚家業徵召隱居


枝江衡陽太守高尚

為人野外梁州刺史遣送榮華夫妻之外一年調有人:「。」田中不肯

臨川衡陽鎮江遣使百姓:「楚王抗禮。」衡陽荊州十萬大喜俄頃

山水一旦妻子江湖隱居衡山高嶺小屋服食妻子五十九


武陵應徵風姿容止可觀:「仙人。」賦詩不及世事四十二

百年
百年會稽山陰將軍揚州主簿

百年入會南山行人明旦如此方知隱士多少有時山陰繒采飲酒玄理往往隱跡友善嗜酒

百年冬月綿宿飲酒臥具百年不覺臥具:「綿。」流涕悲慟傷感太子舍人揚州百年五百

山陰衣冠二百

百年山中會稽太守百年百年


河東南平篤學姿下邳文義友善當時名士入山散發一塊咨嗟退王弼四十王難有情毛詩經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