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八十  列傳第七十 賊臣 Volume 80 Biographies 70: Treacherous Official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寶應
目录
1
2
3
4
5 寶應
6 【

不羈功曹北方器重兵法部將慕容未幾詢問軍功定州刺史友好吏部尚書:「。」濮陽

:「宇文戰勝關中。」:「。」河南道大行司徒:「恨不得三萬橫行天下老公太平寺主。」使十萬專制河南

弓馬所在智謀部將高昂:「」。河南:「奸人詐偽大王。」子弟

世子太清元年二月郎中和上群臣尚書僕射便武帝不從以是正月乙卯善言殿佛經左右:「天下太平。」正月乙卯於是河南大將軍使河南南北諸軍大行故事

勃海慕容西魏退刺史長史汝水懸瓠

悔過以為豫州刺史文武愛子不從相繼

懸瓠指授方略大舉東魏都督刺史郎中詣闕獻策子弟太子舍人咸陽即位輿

慕容退保使:「送客?」:「決戰。」順風:「。」使戰士:「當之。」:「。」既而:「何如。」以為家口:「。」士卒潰散萬人四千萬餘心數馬步八百小城:「跛腳!」晝夜不敢使:「?」

既而馬頭不容:「壽陽城池近郊因而可以之後朝廷南歸。」:「。」及至:「。」:「。」豫州司馬開門不許豫州刺史如故

鄱陽刺史合肥懸瓠懸瓠懸瓠

懸瓠求和召公偽作舍人:「不祥寧肯束手。」:「使。」:「。」左右:「老公心腸。」:「以下。」:「兒女。」:「大事。」於是居人軍士百姓子女將士軍人領軍異議頒賞不容青布不能營造徵求朝廷未嘗拒絕

遣使武帝流涕行人不從爾後跋扈言辭使不知所為

異志:「江南何不。」建鄴刺史使鄱陽合肥異志:「數百。」所以:「狡猾寧可陛下四十江左一旦請乞江西一境不許臨江非唯朝廷三公。」使使:「譬如家畜得意唯有忿。」正德朝廷密令正德

八月發兵豫州歃血地大於是領軍少府太子以為奸臣亂政馬頭木柵太守武帝:「。」不問南北封二刺史人主不須發遣於是刺史鄱陽都督徐州刺史都督刺史西都督散騎常侍東道都督三司

:「莫若大王天下不足便進路不然。」九月壽春雲遊不覺中軍大都壽春合肥刺史豐城武帝太子三千進攻太守母愛:「。」使

相次:「無度。」正德丹陽無故退使者:「退江東樹枝。」大喜:「。」數百八千

淮南太守文成校尉建鄴皇太子武帝:「聖心。」:「。」太子中書省指授內外擾亂不復於是揚州刺史宣城大器都督內外諸軍尚書軍師將軍府城西豐石頭輕車長史

既而朱雀舍人領解城中虛實舍人寶亮板橋北面:「何以?」:「。」:「亂政奸臣。」惡言寶亮

大同童謠:「青絲白馬壽陽。」朝廷青布白馬青絲正德丹陽建康庾信鐵面皇太子乘馬精兵三千使庾信領軍便乘勝西豐石頭

攻城縱火司馬東西城中倉卒未有門樓掖門門扇刺殺數人退東宮東宮殿圖籍數百灰燼有人畫作秦始皇:「焚書」,西馬廄士林明日數百攻城尖頂不能

士卒死者甚多長圍內外億萬二部紿梟首壽陽

十一月正德正平童謠正平以為正德相國天柱將軍正德府城使城門文武裸身使交兵死者三千遇害使正德府城

便:「武帝晏駕」。以為人情輿上將:「陛下豈可。」深感司馬鼓噪軍人莫不百姓

東西臨城亦作以下便建鄴號令百姓人心援軍總集潰散恣意子女妻妾軍營與其以為使乘馬:「五十仕宦領軍。」於是得志

石頭常平倉便居人爾後人相貴賤晝夜號哭天地百姓不敢旬日數萬

二千文德主帥白馬使河南猶豫不決:「受降常理。」:「自守外援外援開門尚且一旦傾危。」:「五百城門朝廷。」捶胸:「今年社稷。」軍人

西豐永安南安駿刺史刺史弄璋步兵校尉馬步三萬萬餘大敗愛敬

形於色石頭:「萬里君臣不為。」舟山退還南安駿駿退玄武湖北駿退敗績西豐司馬慧達將軍鬍子廣陵:「。」:「失利全軍城中堅守援軍。」正德鄱陽世子南岸

十二月火車高數二十攻城火車東南大樓火勢攻城縱火退西將軍東土芙蓉層樓山峰相近名曰:「」,沸騰不堪地道山崩蝦蟆戰士四面賊死東南退

將軍因為玄武南岸居人莫不刺史刺史南陵太守陳文猛將鄱陽世子朱雀陳文丹陽鄱陽世子門樓營壘未合斬首數百死者深入重創不敢

臨城大連東道南岸荊州刺史湘東世子方等司馬天門太守高州刺史刺史既而鄱陽世子永安率眾攻破府城西人相十五

援兵百萬百姓便金銀互相臨城大連永安水火無有

城中固守期望援軍既而中外斷絕獻計太極殿西北危急如此城中僅有軍士殿堂鴿群聚公卿男女貴賤四十五十億萬德陽尚書省甘露分給戰士軍人殿人肉於是滿城中死者反復南人以為

不能東城援軍湘東荊州彭城:「大軍攻城雲集軍糧不支一月嬰兒在於。」河南:「而已可信。」既而城中武帝:「勤王。」大怒:「不如。」:「乃是白刃不顧。」:「取笑。」

宣城大器然後解圍領軍宣城石城西華門外尚書僕射散騎常侍將軍西華柵門相對歃血

兗州刺史南康王會刺史湘潭退西昌世子率眾三萬至於南岸:「永安'天子'。進發。」東城石頭:「西壽春便廣陵壽春朝廷。」

荊州刺史湘東河東巴陵信州刺史桂陽江津既而班師湘東記室參軍:「人臣未及童子不為大王十萬退!」湘東骨鯁湘東:「殿下。」

援軍號令不一勤王城中湘東東城:「人臣背叛守宮宗廟今日何處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