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五回 Chapter 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 秀才偏房 疾終正寢

  話說知縣老師起來衙門水泄不通口口聲聲只要揪出打死知縣大驚衙門追問曉得門子透風知縣:「不濟到底怎的設或進來看見有些開交不得了如今須是設法出去這個地方。」幾個心腹衙役進來商議衙門後身緊靠幾個衙役城外繩子出去布衣草帽草鞋小路喪家漏網之魚連夜省城

  出來安民許多好話漸漸知縣按察司按察司行文了知按察司紗帽只管磕頭按察司:「起來老爺孟浪不過何必牛肉這個刑法不可少不得幾個法處衙門辦事凡事須要斟酌不可任性。」知縣磕頭說道:「不是老爺保全天地父母此後知過必改老爺審斷明白幾個老爺發落一個臉面。」按察司應承知縣出來回到高要果然奸民官府發落知縣來文次日早晨大搖大擺發落

  正要退兩個進來喊冤知縣帶上一個叫做小二貢生大位緊鄰去年三月貢生一口下來人家回來不利銀子一口王家一百不想小二的哥貢生本來:「估價銀子。」窮人銀子爭吵貢生幾個兒子一個打折在家所以小二喊冤知縣一邊一個上來問道:「叫做甚麼名字?」六十老者:「小人叫做鄉下去年九月交錢一時短少央中鄉紳二十銀子每月三分小的不曾銀子走上親眷銀子小的幾分下鄉設法小的不要家的銀子小的錢糧親戚回家至今大半想起取回鄉紳小的幾個利錢小的:『並不有利?』鄉紳小的當時銀子別人不曾二十銀子不能大半利錢小的小的不是中人情願上門鄉紳執意不肯小的發出這樣含冤老爺做主!」知縣說道:「一個貢生衣冠不在鄉里好事只管如此騙人其實可惡!」便批准原告在外伺候有人貢生貢生:「倘若審斷起來體面不好。『三十六計走為上』!」行李一溜煙省城

  知縣來到貢生不在只得二老二老叫做同胞弟兄兩個銀子差人膽小有錢不在不敢輕慢隨即差人酒飯打發忙著舅爺商議

  兩個一個生員一個生員興頭有名聽見一齊從頭告訴一遍:「現今在此怎樣料理?」:「令兄平日相與怎的一點?」:「不盡只是家兄而今站開差人吵鬧要人怎能出外不肯回來。」:「家門究竟相干。」:「有所不知衙門差人他們做事頭髮不管如今道理釜底抽薪只消個人告狀安撫眾人便沒有多大。」:「不必就是我們兄弟兩個小二到家分說王家銀子壞了一天沒有。」﹔「只是我家也是糊塗幾個一般一總教訓拿出?」:「不得了假如晦氣拿出銀子家的我們中間人尋出作廢無用清靜。」

  當下商議已定一切二老衙門使共用十幾銀子官司整治舅爺致謝兩個秀才不肯吩咐﹔「奶奶這些有些不好今日一者二者奶奶舅爺談談。」聽見進去丫鬟出來舅爺抬頭看見妹子面黃肌瘦怯生生那裏自己瓜子哥哥進來過來拜見奶媽小兒項圈穿著衣服舅舅一個丫鬟:「新娘進來舅爺。」連忙:「。」坐下家常妹子,「總是虛弱多用補藥」,前廳下酒出去

  閒話提起中的:「大哥我倒不解筆下?」:「三十年前的話那時宗師御史出來吏員出身知道甚麼文章!」:「老大而今越發離奇我們至親年中幾次從不想起還是前年旗杆。」:「那時不曾一個賀禮把總地方分子狗腿不消說一二下廚屠戶案子至今不肯兩個在家一回甚麼模樣。」:「便是不好說我家還有薄田夫妻在家度日豬肉捨不得每常小兒就是家兄寸土人口不得三天就是稀爛完了門口當初分家也是一樣田地白白而今椅子悄悄後門心包如何!」哈哈大笑:「只管這些我們快取。」當下骰子舅爺:「我們行狀。」舅爺一個人行一狀元每人中一狀元。」就中狀元卻又古怪骰子知人一回狀元不曾拍手大笑四更跌跌撞撞回去

  自此以後漸漸起來每日醫生人參附子並不見效看看臥床兒子在旁侍奉湯藥極其殷勤病勢不好夜晚孩子哭泣:「而今菩薩保佑大娘。」:「各人壽數那個?」:「不是這樣值得甚麼大娘有些長短少不得大娘四十只得骨血大娘自古:『晚娘拳頭日頭。』孩子料想不能長大也是不如早些大娘孩子!」答應著眼寸步不離出去一會不見進來丫鬟:「家的那裏?」丫鬟:「新娘每夜天井天地奶奶保佑奶奶今夜看見奶奶病重所以早些出去。」不信次日晚間這些:「何不明日扶正填房?」進來奶奶的話說不得一聲說道:「既然如此明日清早就要舅爺說定憑據。」搖手:「這個你們怎樣。」

  舅爺藥方商議名醫如此這般意思:「可親自問。」不能言語把手孩子一點舅爺一聲須臾書房用飯彼此說起病重下淚:「舍下二十真是如今怎生前日岳父岳母修理自己一點東西。」出去拿出銀子一百:「。」雙手:「卻是不可多心將來破費錢財行禮明日轎子奶奶還有首飾。」仍舊出來外邊有人陪客回來舅爺眼紅:「家兄真是丈夫可謂有幸一番恐怕胸中沒有這樣道理忽忽疑惑不清男子。」:「不知道如夫人關系三代歿害死外甥老伯老伯不安就是先父不安。」桌子:「我們念書做工夫就是做文章孔子說話不過是這個不依我們不上!」:「恐怕。」:「作主須要銀子明日十幾到了眼見兩口子拜天地祖宗正室放屁!」拿出五十銀子交與形于色

  果然帖子親眷到齊只有隔壁老爹姪子一個不到眾人過早面前遺囑舅爺穿著穿著大紅赤金冠子天地祖宗才學祖先懇切祖宗下來舅爺丫鬟奶奶夫妻妹子以敘姊妹親眷大小便是管家家人媳婦丫鬟使個人主人獨自走進姐姐那時發昏行禮書房堂屋官客二十多酒席三更時分正在奶媽慌忙出來說道:「奶奶。」進去著床沿一頭已經眾人開水撬開牙齒下去披頭散髮滿地打滾無可奈何管家堂屋只有兩個奶奶衣服首飾赤金冠子在地下起來慌忙奶媽那時衣衾棺槨現成靈柩第二中堂眾人進來各自次日兩個第三披麻戴孝舅爺斷然不肯:「『正則不順』,此刻姊妹妹子姐姐穿細布白布。」已定出喪自此修齋出殯五千銀子半年不必細說感激舅爺骨髓冬菜也是火腿一家小菜

  不覺到了除夕天地祖宗收拾奶媽底下下淚說道:「昨日三百利錢姐姐私房每年臘月二十七交與不管那裏今年銀子可憐沒人!」:「要說大娘銀子沒用看見想起一年到頭師姑盒子琵琶瞎子一個不受恩惠那些親戚自己不成穿不成穿這些銀子甚麼有些完了倒是舅爺從來不分毫意思銀子費用奶奶大大好事銀子料想明年科舉就是舅爺也是。」桌子底下一個頭子上床一聲床頭掉下一個東西地板罈子打碎原來頂上一塊上面下一個簍子近前一地棗子睡著兩個過來棗子底下封一打開五百銀子:「銀子那裏用完歷年聚積恐怕我有急事拿出而今那裏!」一回那個棗子靈床因此新年不出拜節在家哽咽不時哭泣精神顛倒恍惚燈節心口疼痛算帳三更後來漸漸飲食骨瘦如柴捨不得銀子人參:「不自在家務丟開。」說道:「兒子那個一日少不得料理一日。」不想每日臥床天氣和暖飲食起來走走長夏立秋以後早稻打發僕人下鄉不放心只是急躁

  一日早上落葉打的窗子自覺一口氣舅爺進來辭別省城鄉試丫鬟起來勉強:「好幾不曾原來──精神還好。」坐下恭喜的話點心講到除夕一番拿出銀子說道:「意思姐姐留下一點東西恭喜盤費病勢沉重將來不知得著之後照顧外甥長大讀書免得一生終日!」銀子許多安慰的話作別

  自此一日一日再不回頭問候姪子穿梭過來郎中中秋醫生不下家人上來病重一連三天不能說話晚間上點喉嚨一聲一聲不得斷氣把手被單拿出兩個指頭姪子上前問道:「莫不是還有兩個親人不曾見面?」把頭姪子走上前來問道:「莫不是還有銀子那裏不曾吩咐明白?」兩眼溜圓把頭狠狠越發奶媽插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