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七回 Chapter 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 學道報師恩 員外朝敦友誼

  話說不理只得飛奔親戚告狀一直來到京師學道國子監一個晚生上去長班疑惑沒有這個親戚正在沉吟長班一個光頭名字沒有稱呼上面范進」。知道廣東拔取如今會試請進范進進來口稱恩師不已雙手坐下開口:「同鄉甚麼他方帖子學生長班廣東人學生不曾親戚。」范進:「門人高要先生親戚不知老師可是一家?」業道:「雖是同姓不曾這等看起來不相干。」長班進來吩咐:「去向衙門公事不便回去。」長班應諾回去

  然後舉人話舊:「學生前科廣東知道高發滿不想何以至今?」范進一遍不勝嘆息說道:「雖然幾年南宮一定入選學生常在當道面前人人靜坐揣摩有些缺少費用學生相幫。」范進:「門生終身頂戴老師栽培。」許多

  會試范進果然進士授職部屬御史數年之後山東學道學道叩見業道:「山東雖是故鄉沒有事相記得時候鄉下學生叫做那時長成務農人家不知成書若是應考留意看看一線一番心願。」范進山東大半兗州直到第二童生頭一想起來說道:「甚麼老師汶上縣怎麼並不照應大意極了!」慌忙在生等第卷子全然沒有隨即客房童生著名一個一個六百卷子並不卷子學道煩悶:「難道不曾?」:「若是不到將來怎樣老師就是明日不出也罷。」一會決不不定

  內中一個少年說道:「先生倒合故事數年先生四川景明先生景明先生大聲:『四川蘇軾文章。』這位先生回來再會先生:『學生四川到處並不蘇軾臨場規避。』」袖子:「不知老師怎麼樣先生?」學道老實不曉得笑話:「蘇軾文章不好不著也罷老師提拔不著不好意思。」一個年老布衣:「汶上縣何不入學十幾或者文字前日不可。」學道:「有理有理。」十幾一對簿頭一就是學道不覺一天沒有

  發出發落生員一等二等三等發落四等汶上縣四等第一上來學道作色:「秀才文章怎麼荒謬這樣地步平日不守本分多事可知姑且從寬照例責罰!」:「生員一日有病故此文字糊塗老爺格外開恩!」學道:「朝廷功令不得左右照例責罰!」一個哀告:「老爺生員先生開恩!」學道:「先生一個?」:「現任國子監先生便是生員業師。」學道:「原來老師門生也罷權且。」起來上來跪下學道吩咐:「老師用心讀書做出這樣文章豈不桃李此後須要改過科考如此不能!」:「出去!」

  新進儒童汶上縣頭一點著人叢一個清秀少年上來學道問道:「?」不懂句話答應不出學道:「可是老師門生?」:「童生開蒙師父。」學道:「老師老師吩咐卷子不想暗中摸索已經第一少年才俊不枉老師一番栽培此後用心讀書上進。」跪下眾人鼓吹出去學道退

  走出恰好門外忍不住問道:「先生幾時我們先生讀書?」:「後生那裏知道從先不曾出世先生教書門口家的後來下鄉你們上學所以不曉得先生喜歡文章才氣就是有些不合規矩卷子也是可見文章這個講究不得可知三等中間只是不得發落不能見面特地名次以便發落說出先生的話所以個案也是為此俺們做文章凡事要看細心不可忽略。」閒話到了下處次日宗師牲口一同汶上縣

  此時老爹已經沒了只有母親拜見母親母親歡喜:「去世年歲不好田地漸漸花費而今將來可以教書過日子。」拐杖賀喜三相商議約會分子二三管待眾人觀音

  早晨和尚接著和尚施禮和尚:「恭喜相公而今頂頭不枉老爹一生忠厚多少陰功那咱上學頭上。」:「不是老爺長生?」供桌燭臺金字牌位:「上士出身廣東提學御史國子監老爺長生祿位」。左邊一行:「公諱」﹔右邊一行:「里人觀音僧人供奉」。人見老師恭敬和尚後邊先生當年所在對過河灘這邊長出蘆席而今學堂左邊住著一個江西先生門口」。江西先生不在房門只有堂屋中間還是先生久已上面:「正身。」和尚:「還是老爺親筆不該下來。」和尚應諾連忙一會眾人到齊一日

  剩下鄉試盤費第一果然英雄出於少年高中衙門匆匆進京會試第三進士明朝體統舉人進士即刻在下陞座長班參堂磕頭外邊傳呼:「同年同鄉老爺。」進士長班自己出去鬚髮皓白走進著手說道:「年長天作之合』,不比尋常同年弟兄。」說起昔年:「可見你我有名將來同寅多少事業。」依稀記得聽見句話只是不清今日明白說道:「小弟年幼年老先生同鄉諸事指教。」進士:「這下年長自己?」進士:「正是。」進士:「況且朝綱住著不便年長還有房子也是自己年長那裏將來殿試一切便宜。」一會次日進士行李江米自己下處殿二甲殿三甲工部主事滿一齊員外

  一日正在見長一個晚生頓首」。一個:「江西南昌縣汶上縣觀音內行」。員外:「長兄認得?」員外:「這個何不進來功名?」:「。」進來瓦楞身穿直裰絲絛花白鬍鬚五十光景躬身:「先生台座拜見。」再三謙讓首位坐下員外:「觀音無緣不曾會見。」躬身:「晚生曉得先生祖師午時貴人來到那時先生不曾高發天機不可洩漏所以晚生預先迴避。」員外:「何人傳授還是祖師還是各位仙人?」:「各位仙人就是帝王聖賢豪傑先生晚生十年以來並不江湖上行王爺老爺衙門交往切記十三晚生工部大堂老爺扶乩老爺老爺下獄吉凶降下周公日來老爺果然奉旨出獄後來老爺晚生扶乩半日不得後來忽然起來後來兩句說道:『夢到江南省宗廟不知?』那些老爺不知道只有老爺懂得詩詞連忙在地下君王幾個:『建文皇帝。』在地下朝拜所以晚生帝王聖賢。」員外:「如此高明不知我們終身官爵得出?」:「怎麼不出凡人富貴窮通貧賤下來無不。」熱鬧便道:「請教。」:「老爺。」:「且慢便飯。」

  當下長班下處沙盤:「老爺自己。」安好自己一道便老爺兩邊一遍咒語一道漸漸起來長班雙手獻上幾個圈子便不動一道眾人長班家人在外

  :「王公。」員外慌忙下來問道:「不知大仙尊姓大名?」扶乩旋轉寫下一行:「大帝關聖帝君。」在下面磕頭如搗蒜說道:「今日老爺夫子輕易不得總是老爺大福須要十分誠敬有些怠慢!」悚然毛髮下來上去:「沙盤恐怕夫子指示言語不下在旁下同。」於是鈔寫仍舊運筆

功名鮮紅
 
 開道原來天府夔龍
 琴瑟琵琶路上心痛!」
:「調西江》。」個人不解員外:「只有頭一明白。『功名五十』﹔五十的話全然不解。」:「夫子從不老爺後日有神天府夔龍』,老爺直到宰相。」員外說破覺得歡喜員外下來夫子判斷半日不動運筆下一個一個一連再不:「夫子已經回天不可。」一道退香爐沙盤重新坐下官府銀子大人拜謝

  長班進來:「老爺有人。」家家一身飛跑進來:「老太太二十一歸天。」員外在地員外半日就要丁憂員外:「年長商議現今在即你我資格指望若是明了丁憂如何了得不如。」員外:「年老先生相愛不下。」員外:「吩咐家人孝服不許通知外面知道明早自有道理。」宿

  次日清早吏部金東商議金東:「做官不得守制這個不妨須是大人我們無從用力若是自然效勞不消說。」金東員外青衣悄悄老師:「可以酌量。」

  回復:「不合須是宰輔九卿班上倒是邊疆重地工部員外不便。」員外只得丁憂員外:「年長喪葬如何支持看見怎生如今也罷一個回去喪葬數百我家應用。」員外:「為何年老先生?」員外:「明年所以擔誤半年。」

  當下員外拗不過只得一同太夫人治喪一連此時百十男女來看老爺家的喪事兒子丈人拿手本來磕頭效力兩個喪事員外銀子回京員外出境員外一路見長一個報錄進來貞臣悖逆郡守未知員外喜事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