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九回 Chapter 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 公子朋友 守備船家

  話說公子岸上角頭走過一個人便公子慌忙說道:「足下認得。」人道:「老爺不得小人?」公子:「正是一會兒。」人道:「小人便是太保老爺兒子。」公子大驚:「如何在此?」三道:「老爺進京之後小的老子墳山著實興旺門口田地房子我家房子房子小的叔子後來小的家弟幾個房子大哥大嫂二哥嫂子小的姐姐新市鎮姐夫沒了姐姐小的老子小的。」公子:「原來如此我家墳山沒有人作踐?」三道:「那個老爺那裏進來磕頭沒人。」公子:「父親母親而今那裏?」三道:「盡頭姐姐住著小的老子時常想念少爺恩德不能見面。」三公公子:「老人家我們在此不遠何不看看?」公子:「最好。」回到岸上跟隨吩咐船家引著一徑到市矮小房子走去叫道:「老爺老爺在此。」:「那個?」拐杖出來望見公子不覺喜從天降公子走進堂屋拐杖便下拜

  公子慌忙:「老人家這個。」公子坐下親自公子三公:「我們出來到家就要太保掃墓算計老人家繞道嘉興老爺無意中不想撞見兒子老人家得以十幾老人家越發康健方才聽見兩個令郎媳婦幾個孫子老伴同在?」老婆白髮齊眉出來公子公子:「快進去向女孩兒整治老爺。」婆婆進去:「夫妻兩個感激老爺老爺恩典一時不能老婆每日房檐老爺仍舊一品而今老爺也是轎子?」公子:「我們弟兄們不在好處老人家這樣的話我們不安。」三公:「況且墳山老人家看守我們不盡?」:「老爺少爺可惜去世公子長成?」三公:「今年十七聰明。」出飯齊整還有幾樣蔬菜公子坐下不敢公子再三:「鄉下老爺。」公子:「還有身分。」:「再不要說而今人情做出還是聽見死鬼父親:『洪武過日子各樣二十娘子後來永樂江山不知怎樣事事改變十五。』水下還是這般淡薄無味。」三公:「我們酒量不大這個十分。」說道:「老爺不中用可憐見他們孩子們幾年洪武日子!」

  公子三公:「聽見:『本朝天下孔夫子周朝一樣永樂弄壞。』可是有的?」三公:「鄉下一個老實那裏得知這些畢竟?」:「本來果然不曉得這些事先來到我們或是這些所以聽見。」公子:「先生甚麼?」:「為人不過好看便袖口隨處拿出來看往常沒事也好出來而今先生卻是再不!」公子:「先生那裏?」:「再不要說先生雖是生意出身一切帳目不肯用心料理除了出外只是看書憑著夥計所以稱呼』。東家為人正氣所以後來聽見這些自己虧空七百銀子東家面前指手畫腳不服東家德清縣老爺奉承先生追比而今一年半。」三公:「甚麼產業可以賠償?」:「兩個兒子蠢人做生意讀書老官養活甚麼賠償?」公子三公:「窮鄉僻壤這樣讀書君子守錢奴如此凌虐令人怒髮衝冠我們可以商量道理?」三公:「不過是欠債並非犯法只消底細弄清就是!」公子:「有理明日到家。」:「阿彌陀佛老爺做好事從前已往不知拔濟多少如今救出先生。」三公:「句話不要說出我們相機而動。」公子:「正是未知事體說出沒趣。」於是不用匆匆拐杖:「老爺恭喜。」小菜老爺消夜開船回去公子到家清理家務應酬幾天順便一個辦事家人晉爵新市鎮監禁名字虧空銀兩共計多少本人功名功名查明晉爵領命來到晉爵弟兄連忙尋出謄寫回來回覆公子上面

  「新市鎮商人),不守本分穿成本七百云云本人不便追比詳情以便權時監收批示然後。」
公子:「可笑也是衣冠中人不過銀子就要追比道理!」三公:「明了?」晉爵:「小的明了。」三公:「既然如此我們前日一宗銀子七百五十名帖德清縣:『家老爺們相好』,放出名字上一個辦理。」公子:「晉爵不可怠慢生出不必什麼自然相會。」晉爵應諾晉爵二十銀子一直銀子說道:「商議主意。」辦道:「既是太師老爺帖子?」隨即

  「老爺現有家人況且銀子何以便監禁老爺。」何以便監禁老爺。」 
知縣心下著慌卻又不得商酌只得銀子湊齊晉爵即刻放出不用發落釋放七百銀子晉爵笑納的話回覆公子公子知道自然就要並不曉得甚麼緣故一個晉爵生平並不認得疑惑一番不必落得身子乾淨下鄉照舊看書到家接著喜從天降兩個兒子日日賭錢半夜歸家只有一個老嫗在家燒火做飯聽候門戶次日走走第二個兒孫子不曾所以公子一番做夢不得知道

  公子弟兄在家不勝詫異想到故事覺得學問更加可敬一日三公公子:「至今並不人品不同。」公子:「論理弟兄仰慕相見這不?」三公:「也是這樣豈不公子公子我們特地?」公子:「相見不要提起朋友相思也是常事難道有了這些緣故倒反隔絕相與不得?」三公:「有理。」當下商議已定:「我們一日上船次日以便。」

  于是小船不帶從者下午此時正值晝短夜長有些朦朧月色小船月色挨擠傍邊過去看看二更天氣公子小船沒有公子上流頭一明晃晃點著一對」,一對大堂」﹔幾個如狼似虎僕人鞭子公子過來看看那個?」三公來看:「僕人不是我家!」到了跟前鞭子小船船家船家:「好好行凶怎的?」那些人道:「奴才睜開眼看燈籠家的!」船家:「知道那個宰相!」那些人道:「瞎眼死囚湖州除了還有第二宰相!」船家:「!──老爺?」:「我們老爺不曉得繩子船頭明日老爺帖子板子!」船家:「老爺現在那裏老爺出來?」

  公子暗笑船家老爺出來他們三公船頭此時尚未那邊燈光照得三公問道:「你們我家家人?」那些認得三公一齊跪下:「小人主人不是老爺一家小人主人老爺大膽老爺官銜不想衝撞老爺小的該死!」三公:「主人不是本家同在鄉里官銜燈籠何妨你們河道行兇使不得你們我家豈不壞了我家聲名你們也是知道我家從沒有人這樣你們起來回去你們主人不必一番只是下次不必如此難道計較你們不成?」眾人應諾老爺恩典磕頭起來登時河邊歇息三公公子一回公子:「船家究竟不該說出我家老爺使他們大興意思?」船家:「打通好不凶惡一會現出原形!」公子就寢

  小船搖櫓清晨新市鎮公子取水茶水點心吩咐船家:「好好在此伺候。」走上來到盡頭女兒敲門知道夫婦接到女兒老爺不曾鎮市沿著大路一個樵夫:「老爺那裏?」樵夫手指:「遠望便是你們打從小路穿過。」公子樵夫到了一個村子不過五家人家茅屋楓樹楓葉通紅知道小路前門門前上面小小板橋公子過得看見見人便起來三公自來叩門半日走出一個老嫗身上衣服破爛公子近前問道:「老爺?」點頭:「便是那裏?」公子:「弟兄兩個特來拜訪老爺。」老嫗不明說道:「?」公子:「老爺大學士便知道了。」老嫗:「老爺不在昨日出門他們打魚並不回來你們甚麼說話改日。」不曉得請進回去公子不勝悵悵一會只得仍舊依著回到進城

  直到回家老嫗告訴:「早上兩個甚麼老爹甚麼大覺寺。」中道:「怎麼?」老嫗:「老爹不在改日。」:「那個甚麼?……」忽然想起當初打官司一定差人找錢老嫗:「老不死這樣不在改日怎的這樣沒用!」老嫗不服老嫗幾個嘴巴自此之後恐怕差人清早出門直到晚上歸家

  不想公子放心不下船家仍舊門首敲門老嫗開門看見還是兩個惹起一肚子發作:「老爹不在你們只管找尋怎的!」公子:「前日我們大學士?」老嫗:「甚麼兩個帶累拳打腳踢今日甚麼老爹不在還有日子不得工夫燒鍋做飯!」不由把門關上進去再也公子不知緣故好笑一會料想只得

  船家一個上一個小孩子孩子說道:「!」船家繩子菱角公子小孩子:「?」小孩子:「新市鎮。」公子:「老爹認得?」小孩子:「怎麼認得這個先生和氣不過前日看戲袖子丟下卷子上面。」三公:「那裏?」小孩子:「底下不是?」三公:「過來我們看看。」小孩子過來船家公子打開上面七言絕句

不敢妄為讀數行書
 烈日經過次第春風。」
後面一行」。公子不勝歎息說道:「先生襟懷沖淡其實可敬只是怎麼這般?……」

  天氣公子船頭看見徘徊眺望後面上來船頭上一個叫道:「老爺家老在此。」船家過去看見:「原來老爺在此。」少年名士豪門儒生勝地俊傑。』畢竟貴人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