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十回 Chapter 10

第十 翰林婿 公孫招親 一回

  話說公子後面大官趕來一個人上船公子認得同鄉編修管家問道:「老爺幾時?」管家:「回家尚未。」三公:「如今那裏?」管家:「現在老爺過去。」公子走過看見翰林院封條編修便服出來門口編修太保門生當下:「遠遠看見船頭疑惑你們小船三世有趣請進。」彼此拜見三公:「京師不覺半載先生?」編修:「翰林差事現今肥美別人白白賠錢度日況且五十只有一個小女不曾許字人家思量不如料理家務道理為何小船一個甚麼?」公子:「小弟總是見天家兄出來閒遊沒甚麼。」編修:「早在那邊上去一個故人匆匆正好話舊。」人道:「二號?」船家答應:「不曾。」編修:「。」家人:「老爺行李回去。」吩咐酒席京師衙門編修故鄉年歲近來有名三公一句話一個人可以品行出來編修編修:「所為不是自古公子就是不過如此這樣實學老實說學問甚麼兩句甚麼這樣屈尊一生第一不敢見面其中可想而知愚見這樣不必十分周旋。」公子默然半日閒話編修公子回家然後自己回去

  公子家門:「少爺太太。」公子走進公孫那裏太太公孫慌忙公子書房公孫書札禮物詩話一本公子:「少年如此大才我等退避三舍。」公孫:「小子無知妄作要求指點。」公子歡喜接風書房歇息早起公孫衣服家人轎子編修回家吩咐編修明日接風書房公孫說道:「我們明日。」公孫三公:「就是同鄉編修也是太保會試總裁。」公子:「究竟也是俗氣不過我們兄弟前日所以明日。」進來:「紹興叫做布衣在外老爺。」三公:「。」公孫:「布衣先生可是山東?」三公:「正是得知?」公孫:「同事所以知道。」公子:「我們尊公那裏。」隨即出去布衣良久便布衣走進書房公孫上前拜見布衣說道:「會見大人賓客使不勝傷感如此有人。」:「先生康健?」公孫:「時時想念老伯。」布衣說起:「一個童生卷子尊公景明:『名士風流。』」公子公孫三公:「先生十年凡事大教在此。」少頃酒席論文日暮布衣告別公子出去

  家人邀請編修直到日中紗帽身穿就要進去老師公子再三然後寬衣公孫出來拜見三公:「南昌太守家姑。」編修:「。」彼此謙讓寒暄編修:「這個不是世交何必這些愚見促膝談心暢快。」公子違命當下書房編修位置不覺怡悅公子吩咐一聲:「焚香。」一個頭髮齊眉童子一個香爐出去隨即兩個管家進來放下出去一個時辰兩個管家進來書房兩邊牆壁香氣滿座異香編修飄飄凌雲三公編修:「必要如此不覺煙氣。」編修一回公子談及江西問道:「先生南昌接任便是?」公孫:「正是。」編修:「王道不得今朝捕獲。」三公:「。」編修:「江西第一就是。」公子:「到底不是。」編修:「古語:『?』只是逃脫許多只有一齊歸降所以朝廷罪狀懸賞。」公孫從前一字不敢編修說起故事公子不知編修細說西江後來講解出來:「古怪說道歸降此後再不還是吉凶未定。」公子:「『。』就是一時神仙。」公子公孫詩話請教少年美才編修許久便公子問道:「貴庚?」三公:「十七。」編修:「在於何日?」三公公孫公孫:「三月十六亥時。」編修一點公子各自安歇

  公孫辭別嘉興公子一日三公在內書房回覆太守書童進來:「。」三公:「進來。」:「外面先生要求老爺。」三公:「我們在家留下。」:「沒有帖子不肯老爺談談。」三公:「先生怎樣一個人?」:「六十頭上穿直裰斯文。」三公:「。」公子告訴如此似乎行徑:「我們出來。」應諾公子出來相見人道:「久仰只是不曾。」三公:「先生貴姓?」人道:「晚生草字一向京師行道先生老爺老爺滿天老爺土星明亮加官晉爵。」公子曉得不是問道:「先生精于?」:「算命內科外科內丹外丹以及晚生知道一二京師大人衙門先生晚生老爺晚生只是直言不肯阿諛所以這些大人相愛前日先生江西今年屈指二十年來走過!」哈哈大笑左右公子問道:「先生愚弟遇見先生一日不曾會見。」:「晚生二號知道老爺晚生拜見。」三公:「先生言論兄弟覺得相見。」:「先生句話晚生老爺。」公子:「最好。」

  當下書房四面深沉琴書瀟灑說道:「真是天上神仙人間宰相』!」椅子跟前:「先生一個令愛及笄晚生府上知道小姐德性溫良才貌出眾先生夫人許多人家只是會見南昌公孫著實才華所以晚生?」三公:「便是不曾先生相愛不知小姐貴庚多少妨礙?」:「這個八字先生已經到家就是晚生合婚小姐公孫今年十六天生夫妻相合將來福壽綿子孫眾多一些沒有破綻。」公子三公:「怪道前日諄諄年月甚麼原來那時有意那裏。」三公:「如此極好先生錯愛先生我們即刻家姑。」作別:「請教告別先生。」公子回來話說公孫:「既有嘉興我們打發回去回音道理。」公孫

  家人太守公子:「老爺歡喜小人吩咐自己不能老爺做主老爺揀擇過去也是老爺斟酌上回白銀五百以為聘禮不必回家喜事老爺身體康強一切放心。」公子銀子吉日這邊媒人就是布衣當日月老款待轎子管家編修編修那裏庚帖過來第三金銀首飾刻絲綾羅衣服果品十二果酒歡喜公子選定十二月初八大吉編修只得一個女兒捨不得出門公孫應允

  十二月初八月老一日黃昏時分起來一門燈籠八十太守燈籠不了全副執事,──天氣浮雲不曾退上都,──人大公孫端坐在內後面四乘轎子便是公子布衣公孫門口開門重門洞開出來進去公子穿著公服穿著編修紗帽出來公孫紗帽披紅低頭進來然後拜見編修編修奉新婿正面公子編修酒席編修公孫公孫下面編修公孫偷眼古老房子此時蠟燭極其輝煌

  須臾公孫下來平行戲子上來磕頭下去打動鑼鼓加官」,」,封贈」。天雨地下戲子穿著上來執著上來公孫跪下恰好管家上頭燕窩管家一聲」,忽然乒乓一聲東西不上端正燕窩打翻桌子定睛原來一個老鼠下來老鼠新郎身上下去簇新大紅眾人桌子乾淨公孫公孫再三謙讓不肯商議半日三代」。下去

  須臾鄉下使著眼看戲管家上去還有不曾看戲看到一個扭捏所以盤子地下盤子一聲兩個打碎在地一時兩個地下使盡平生氣力不曾左邊第一盤點──豬肉燒賣白糖──面前八寶舉起來到忽然一個烏黑東西乒乓一聲盤點稀爛起來衣袖滿上都覺得詫異編修自覺吉利懊惱一回不好說隨即悄悄管家跟前:「你們甚麼這樣可惡喜事一個重責!」戲子做完家人公孫新房看戲直到天明

  次日公孫飲酒新房重新夫妻齊眉此時小姐雅淡衣服公孫細看輪流侍奉兩個貼身侍女──一個叫做一個叫做裊娜輕盈十分顏色此時公孫閬苑蓬萊巫山洛浦一番閨閣好客畢竟後事如何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