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十二回 Chapter 1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二 名士 俠客人頭

  話說公子:「先生先生如此小弟車載斗量為重我有一個朋友蕭山招致先生經綸學問乃是當時第一等人。」三公大驚:「既有這等我們為何拜訪?」公子:「何不約定先生明日?」看門人飛跑進來說道:「新任街道老爺上門老爺帶有老爺老爺。」公子公孫:「先生我們一會。」便進去衣服走出街道進來賓主坐下

  公子問道:「老父幾時榮任不曾。」:「不敢晚生月初當面叩見老爺帶有在此老爺老爺台安。」便雙手呈送過來三公接過拆開公子:「原來丈量老父就要丈量公事?」:「正是晚生接到催促丈量晚生所以今日老爺太保大人墓道地基開示明白晚生不日那裏便地保查看有無小民左近作踐晚生出示曉諭。」公子:「。」:「晚生便日內稟明各處丈量。」三公:「如此明日老父舍下丈量荒山自然山中奉陪。」作別

  公子回來脫去衣服書房躊躇:「許多不巧我們正要先生來講丈量明日丈量太保墓道愚弟幾時耽擱不得蕭山奈何?」中道:「先生可謂若是急於先生或者不必先生小弟使山中。」公子:「惟恐先生見怪傲慢。」中道:「不如府上公事有的有事何日得分豈不不能?」公孫:「也罷表叔先生未可如今先生手書先生未必見外。」當下商議禮物家人晉爵兒子收拾行李書札禮物蕭山

  杭州船家行李齊整人物雅致先有兩個拱手坐下當晚行李次日行船彼此閒談聽見兩個蕭山的話。──不論甚麼彼此稱為客人」。──開口問道:「客人蕭山?」一個鬍子客人:「蕭山。」成道:「蕭山老爺客人認得?」一個少年客人:「那裏聽見甚麼老爺。」成道:「聽見叫做。」少年:「那個甚麼我們不見這個。」鬍子:「可笑!」少年:「不知道故事務農父親幾個讀書十七先生沒良心出來應考落後父親不中用不會種田不會生意山崩田地精光足足三十一回不曾從來通過土地幾個每年應考也罷不想倒運湖州新市鎮一個夥計老頭子討賬甚麼天文地理經綸聽見附著從此應考高人自從高人幾個學生在家要不騙人過日子動不動:『至交相愛甚麼彼此就是就是。』句話便是。」少年:「只管騙人許多?」鬍子:「不是同在鄉里之間不便細說。」成道:「這位客人這個怎的?」成道:「怎的一聲。」答應自忖:「我家老爺可笑多少大官不夠相與沒來由老遠這樣混賬人家甚麼?」正思對面兩個姑娘好象老爺姊妹兩個連忙伸出來看原來不相干不同

  來到蕭山招尋半日一個山凹草屋敲門進去穿著一身頭上來意在後稻草晚間牛肉白酒成道:「多謝家老在身不便出門回去多多老爺老爺厚禮權且收下二十多我家老太太滿老爺府上管家銀子權且。」一個:「多謝老爺老爺免得小的主人盼望。」:「這個自然。」出門依舊湖州回覆公子公子不勝悵悵書房一個不過亭子寫作」,意思;中老年要人作伴第二兒子不消說

  一月一個.收拾湖州城外衣服左手被套右手袖子晃蕩晃蕩街上城門吊橋路上不知道左首進城右手一味膀子恰好賣完出來肩頭對面一頭帽子不知道頭上不見了帽子望見把手喊道:「那是帽子!」鄉里聽不見本來不會這時亂跑眼睛前面;一頭轎子轎子幾乎下來大怒甚麼前面兩個鏈子起來不服向著指手畫腳落下轎子審問著眼不肯

  這時街上七十鋪的內中走出一個人武士身穿鬍子眼睛走近說道:「老爺息怒這個.雖然衝撞老爺若是知道不好看。」便是街道聽見將就抬起轎子便是相識俠客.一個坐下喘息過茶說道:「前日家人說道了去了今日甚麼獨自一個城門口:「公子卻是今日.不想便一齊。」

  當下一同來到看見穿著一身頭上戴帽子後面一個雄赳赳口口聲聲老爺老爺上人姓名不肯:」家老已知。」不肯一會:「老爹出來!」沒奈何中看模樣:「怎的帽子不見了!」大門板凳慌忙走進取出便:「壯士?」:「便是時常有名。」中道:「久仰久仰。」個人一路進來告訴城門口一番的話搖手:「公子不必提起。」公子不在跟著書房洗臉自有家人管待

  晚間公子赴宴回家來書相會彼此相見道出一個俠客舉動不同重新擺出首席公子主位緣故:「晚生小時力氣那些朋友們膀子有心起來牛車五千車轂恰好打從膀子膀子那時晚生膀子一聲過去看看膀子沒有一個所以眾人一個綽號。」三公鼓掌:「各位。」:「居喪不飲酒。」中道:「古人:『不拘不拘。』我方看見或者不致沈醉不妨。」:「先生考核古人所謂五葷之類怎麼不可。」公子:「自然不敢。」:「晚生武藝馬上十八十八有些講究只是一生不好路見不平相助打天下本事好漢銀錢到手幫助窮人所以落得四海而今流落。」公子:「英雄本色。」:「武藝舞劍身段尤其可觀先生何不當面請教?」

  公子大喜即刻人家取出光芒閃爍即便束腰寶劍走出天井出來公子:「吩咐。」一聲十幾管家每人執著一個明晃晃點著蠟燭天井兩邊一下許多身分酣暢時候冷森森並不個人那裏陰風襲人毛髮一個管家滿用于一點不得須臾一聲還是心頭眾人稱贊一番四更書房自此

  一日三公諸位:「不日一個大會賓客。」此時天氣身上白布衣服穿著思量銀子直裰穿算計已定公子五百枕頭日間眺望宿床頭五百一個不見了思量沒有別人只是中的兒子那裏一直大門門房那裏便叫道:「說話。」爛醉問道:「甚麼?」:「枕頭五百看見?」六道:「看見。」:「那裏?」六道:「下午時候拿出賭錢少刻燒酒。」:「怎麼?」六道:「你我一個人就是就是甚麼彼此?」把頭出去眼睜睜敢怒而不敢言真是說不出自此彼此不合中說瘋子三公沒有衣服卻又取出直裰

  公子各位賓客備辦酒席一個粗細此時正值四月中旬天氣各人夾衣紈扇一次算不得大會許多三公公子公孫布衣俠客編修不曾名士中的兒子當下布衣吟詩擊劍說笑公子雍容爾雅公孫俊俏風流中古怪模怪樣一時兩邊小船慢慢酒席齊備十幾管家船頭更番斟酒上菜食品精潔清香不消細說時分上點六十月色照耀如同白日大作覺得響亮聲聞兩邊岸上神仙整夜回來公孫編修編修公道:「表叔在家舉業怎麼只管結交這樣如此招搖恐怕。」

  次日公孫表叔一二三公大笑:「不解這個地位!……」不曾上人進來:「老爺京報到了老爺須要道喜。」公孫慌忙道喜到了晚間公孫打發家人飛跑:「不好老爺接著正在合家歡打點慶賀不想大發登時不醒人事老爺過去。」公子不得走去到了進門哭聲不在了親戚商量一個兒子過來然後治喪公孫哀毀骨立

  家信公子同在內書商議寫信二十四月色公子坐商到了二更聽房一個人屋簷掉下滿身血污一個革囊公子便是公子大驚:「怎麼半夜走進內室緣故革囊甚麼物件?」:「老爺生平一個恩人一個仇人仇人十年無從下手今日得便首級在此革囊血淋淋人頭恩人之外五百銀子以後心事便可以捨身知己可以措辦只有老爺胸襟所以冒昧黑夜從此不能相見。」革囊公子此時心膽攔住:「且休五百小事介意何處?」:「略施劍術倉卒不能施行五百之後不過兩個時辰即便回來取出加上頃刻 毛髮老爺筵席賓客為此。」公子駭然弟兄取出五百銀子革囊銀子在身一聲多謝無影無蹤當夜萬籟俱寂月色照著革囊血淋淋人頭一番有分豪華公子閉門問世名士文人改行訪求舉業不知人頭畢竟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