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十七回 Chapter 17

第十七 舊地 醫生詩壇

  話說太公自從兒子尿仍舊二十多一般眼淚汪汪門外老奶奶說道:「第二這些回來福氣一個早晚不能看見跟前送終!」老奶奶一回門外一個兇神兒子趕集攤子不服著眼亂叫擔子下來那些零碎東西一地大要說道:「老爺家老二相老爺!」太公進來吩咐:「不要如此良善人家從不同人口舌況且攤子不是好好不要吵鬧帶累不安!」那裏狠狠出去吵鬧鄰居:「大哥東西擔子回家,」大一一頭東西

  見大路上兩個帖子問道:「一個?」認得說道:「二相恭喜。」便道:「大哥老爹。」大東西擔子挑起擔子兩個回去太公恭喜起來:「捷報貴府御史學道老爺樂清第一名人及第公報。」太公歡喜老奶奶擔子豆腐賀喜一總出來老爹太公二百太公:「回祿小兒這些甚麼。」老爹一番一百

  直到日後超人宗師回家穿著拜見父母嫂子回祿娘家此時哥哥從前更加親熱分子日子不同二十多兩個之類和尚奉承

  超人太公商議豆腐剩下十幾雜貨店嫂子回來盤纏超人進城知縣知縣便分庭抗禮老師回家兩個下來說話老爹:「老爺進見。」超人:「認得老師教官甚麼甚麼進見!」老爹:「二相不可這樣我們老爺老師,──老師私情老師朝廷專管狀元老師怎麼進見不好銀子就是。」當下約定日子打發回去進見回來太公吩咐祖墳上去

  上墳回來太公覺得身體不大爽利從此一日一日不得見效飯食漸漸不能超人到處問卜商議自己本錢太公後事照舊不動當下棺木許多布衣合著太公預備太公一日一日覺得明白太公兩個兒子跟前吩咐:「眼見日子日子一生無用一塊不曾你們房子沒有第二僥倖一個將來讀書上進不可功名到底身外之物德行要緊用心難得不可後來日子略過順利一肚子勢利見識改變小時心事之後滿一頭親事總要窮人兒女不可貪圖富貴混賬到底敬重奉事一樣!」兄弟兩個太公瞑目合家大哭起來超人一面安排房屋停放頭七靈柩安葬滿弟兄照常開店超人便

  一日回來天色到家說道:「二相可知老爺今日溫州老師進城看看。」超人次日進城走進曉得百姓鳴鑼罷市圍住奪回印信城門大白超人不得進去只得回來消息第三安民為首超人上回:「不好禍事!」超人:「甚麼禍事?」正道:「到家。」當下:「昨日安民下來百姓上司已經衙門兩個沒良心密報老爺一定在內保留那裏冤枉如今上面那裏恐怕有人下來意思不如在外躲避沒有維持。」超人說道:「那裏晦氣老爹相愛只是那裏?」正道:「。」超人:「只有杭州不曾。」正道:「杭州一個帶去兄弟現在門前山上凡事照應慷慨不得。」超人:「既是如此老爹今晚。」當下老爹一頭一面囑咐事務母親行李出門老爹送上大路回去

  超人行李幾天旱路溫州日沒便只得飯店宿走進飯店點著一個客人桌子面前一本那裏超人面皮鬍子看書出神近視不曾有人進來超人跟前請教一聲」,拱手起身帽子生意模樣超人問道:「客人?」人道:「寒舍五十里外小店如今便在此。」看見超人知道便道:「先生那裏?」超人:「小弟超人樂清沒有便。」客人:」如此我們明日一同上船。」各自

  次日上船一個上船放下行李客人一本來看超人不好偷眼甚麼詩詞之類上午來看一會超人問道:「昨晚請教甚麼?」客人:「頭巾。」超人:「開寶甚麼?」客人:「頭巾多少名士八股先生小弟叫做各處上都二十餘年這些先生就要我們唱和。」一個箱子取出斗方超人:「就是正要請教。」超人自覺失言慚愧接過雖然看完一回:「恭喜?」超人:」就是現在新任宗師。」:「湖州先生同年先生就是小弟小弟當時先生先生嘉興太守公孫還有中堂公子──先生先生文字至交可惜布衣先生只是神交不曾會面。」超人這些便問道:「城文先生叫做先生?」:「朋友認得先生我們沒有他們同調將來可以先生相會。」超人不勝一路來到正要行李船頭一乘轎子岸邊一個人身穿直裰白紙一個象牙圖書後面跟著一個人一個先生正要人家喊道:「久違那裏?」先生過頭一聲:「哎呀原來老弟幾時?」:「行李不曾上岸。」回頭:「先生出來相好先生過來。」超人出來

  吩咐船家行李。」當下先生問道:「?」:「樂清先生。」彼此謙遜一回先生:「老弟甚麼這些終日盼望。」:「正是俗事這些?」先生:「怎麼沒有月中先生天竺進香我們天竺一天大人船只一日我們著實一天御史先生秋風秋風日日我們這些現今三公湖州先生十幾斗方那裏打發正好。」:」先生恭喜?」:「就是現任。」先生微笑:「大小。」先生看病問道:「先生行李那裏?」超人:「如今。」:「那裏豆腐大街金剛先生。」行李

  超人行李先生樓主樓上次日家人:「在家學道衙門辦公。」超人:「幾時回家?」家人:「四十功夫。」超人只得回來豆腐大街左右說道:「先生這樣天氣先生正好春光尋花西湖?」超人只得轉身走過遠遠望見先生兩個超人相見作揖一個麻子:「先生。」一個鬍子:「先生我們領袖。」:「先生?」:「樂清超人先生。」超人:「小弟先生此時那裏?」先生:「閒遊。」:「相遇可分何不?」:「最好。」當下超人一個酒店甚麼二分銀子一樣肉皮一樣就是黃豆問道:「今日何以?」:「今日。」:「甚麼?」:」滿公案告訴。」

  當下:「戊辰進士寧波鄞縣知縣先生相好在家不曾。」:「官府。」:「真正在家次日回拜彼此敘說起來道奇?」眾人:「甚麼?」:「同年同日同時!」眾人一齊:「果然!」:「還有今年五十九兩個兒子孫子兩個夫妻齊眉布衣一個進士知縣三十夫人今兒!」:「果然同一一個境界一個境界不合可見五星』、『!」許多:「先生小弟疑難在此大家比如一般一個進士孤身一個子孫滿堂進士兩個還是一個我們還是一個?」不曾言語:「先生先生一說。」超人:「『二者不可』。小弟愚見還是先生。」眾人一齊拍手:「!」:「讀書畢竟進士到底一個進士不但我們就是自己快活一個進士進士想像不肯雖然世間這樣我們如今疑難只管兩個如今主意進士不要可是?」:「不是這樣一個進士已經將來不得難道兒子進士不得自己進士不成?」:「不然先生兒子大位科舉後來點名不肯卷子在地:『這個畜生紗帽!』這樣看來兒子到底不得自己!」:「你們隔壁滿滿。」:「不是怎樣?」:「不是。」眾人:「。」當下:「先生進士?」眾人:「。」:「可知不曾進士外邊天下那個曉得先生進士!」哈哈大笑眾人一齊:「果然!」一齊

  超人知道天下還有一種道理:「今日我等雅集回去一個先生請教。」當下一番交遊氣色結婚文字發光進取後事如何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