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十八回 Chapter 1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八 名士 朋友書店 一回

  話說超人回來次日清晨店主走上坐下:「先生而今事相。」超人主人:「目今一個朋友一部考卷先生一批合共三百文章不知多少日子可以得出如今日子山東河南客人帶去山東河南客人一覺出來封面先生名號多寡先生不知先生?」超人:「大約幾多日子出來誤事?」主人:「須是半個有的出來覺得日子不然就是二十。」超人算計半個料想當面應承主人隨即許多考卷文章上樓先生:「時候一回出書時候一回平常每日就是小菜初二十六跟著牙祭』。茶水供給。」超人大喜當晚不住五十樓上超人:「這樣那裏半個!」早起一日半夜八十

  第四正在樓上批文樓下一聲:「先生在家?」超人:」?」一個斗方作揖:「有罪。」超人上樓斗方放開說道:「這就前日同人已經斗方看見不勝悵悵我們在前只得各人一回所以今日請教。」超人」﹔每人後面名字:「手稿」、「手稿」、「」、「手稿」。看見紙張圖書鮮紅可愛拿來樓上然後坐下超人:「回來。」:「不曾出門?」超人:「主人文章趕出所以有失問候。」:「文章也好今日一個人。」超人:」?」:「不要衣服便。」

  當下衣服下來街上超人:「如今那裏?」:「我們冢宰先生公子先生今朝生日同人那裏聚會祝壽那裏可以好些斗方那裏。」超人:「不曾先生帖子?」:「。」一同帖子臺上:「晚生」。寫完告訴超人:「這位先生雖然好客卻是膽小不過冢宰去世之後不敢一個人動不動一頭落後幾年結交我們相與起來門戶熱鬧起來沒有人。」超人:「一個冢宰公子怎的有人?」:「冢宰過去眼下沒人在朝自己不過是諸生俗語:『知府不如一個老鼠。』那個而今人情勢利倒是先生現任官員一個看見大門今日轎子明日帽子吆喝不由所以近來看見轎子不過三公三公有些勢力就是三公門首住房房錢爽利三公。」

  正說熱鬧街上兩個:「也是先生拜壽要約?」人道:「就是長兄一同。」:「?」超人:「這位金東先生這位先生。」超人:「超人先生。」一個一齊一個極大門樓知道冢宰帖子交與:「。」超人眼看中間匾額中朝柱石兩邊楠木椅子坐下

  少頃三公出來身穿醬色直裰粉底髭鬚四十光景三公著實當下諸位諸位祝壽三公不敢當諸位金東首座超人本地人三公主位金東三公前日三公中道:「一向京師幾時?」中道:「前日一向親家先生日日相聚公告同行順便走走。」三公:「公寓那裏?」:「不曾進城不過前日進城會見說道今日所以。」三公:「先生幾時那裏何處?」:「樂清不久小弟現今科考。」三公:「久仰久仰。」家人上來三公起身諸位書房走進書房上面兩個進來慢慢起身認得便上前:「先生先生我們。」當下諸位先生先生謙讓仍舊家人三公三公出去

  坐下請教先生:「建德先生建德石門先生先生浙江二十文章海內。」著實仰慕兩個先生不問姓名認得金東進京相會:「東翁數年走走滿授職。」金東:「不是近來出去做官後來太監那裏惹是非所以。」先生先生先生:「近來益發壞了!」先生:「正是前科一部振作一番。」先生著眼:「前科沒有文章!」超人忍不住上前問道:「請教先生前科到處刻本怎的沒有文章?」先生:「長兄?」:「樂清先生。」先生:「所以沒有文章沒有文章法則!」超人:「文章既是就是有法難道中式之外另有法則?」先生:「長兄原來不知文章聖賢立言一定規矩不得那些可以隨手所以文章不但看出本人富貴福澤看出國運盛衰法則有成法則流傳比如考中合法僥倖必定我們出來就是若是無可入選叫做沒有文章!」先生:「長兄所以我們只是出來文章得人不然僥倖一生抱愧!」先生:「近來》,看見?」先生:「正是壞了嘉興太守走動終日聽見文章理法全然不知一味壞了所以看見選本子弟批語。」三公進來桌子一直不得等到一更先生一乘轎子兩個轎夫跟著前後四枝火把飛跑眾人作揖:「得罪諸位先生。」又來了許多親戚大家各自歸家

  超人寓所文章屈指之內三百文章一席話敷衍起來序文功夫朋友選本書店回來說道:「先生在家三百文章兩個發怒不想先生極好先生住著將來先生生意!」說道:「時候先生五十。」樓上外邊一個一個傳單超人接著松江一個樣式

本月十五西湖賦詩杖頭資諸位先生開列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先生超人先生先生先生。」
同人」。一行:「老爺。」超人看見各位名下隨即銀子傳單交與使想起明日西湖須要不會不好便書店一本法入》,來看聰明早已次日一日一夜拿起出來覺得還好當日

  十五早上正要出門諸位小船上船不曾內中不見三公:「先生怎的不見?」三公:「昨日開船分子已經廣東。」當下西湖三公:「先生聽見甚麼所以到處亂跑而今不知怎樣?」三公:「昨日已經平復仍舊令郎家私三七分開令弟家私過日子這個。」

  到了眾人公子走上花園三公走去那裏不肯三公不理先生背地人道:「出名慳吝照顧奉承況且去年一個沒有時候煮飯剩下回去這樣老官鄉紳奉承!」一席話眾人只得一齊一個和尚和尚

  分子三公身上三公便出去買東西超人:「。」當下街上一個鴨子三公恐怕鴨子耳挖脯子講價因人蔬菜饅頭上當點心於是走進一個饅頭三十饅頭饅頭一個三公兩個一個饅頭起來一回饅頭就是栗子瓜子之類以為下酒超人來到交與和尚收拾:「老爺何不甚麼自己?」三公:「!」一塊

  下午轎子到了轎夫箱子取出一個四分三公下酒菜上來:「吾輩今日雅集不可。」當下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十四」。先生」。先生十五」。先生」。已定進城三公家人剩下骨頭果子果然和尚剩下起來,──和尚五分銀子家人進城

  超人同路高興一路說笑勾留進城遲了已經:「我們!」發狂:「何妨不知道我們西湖名士況且李太白穿著何況放心!」正在手舞足蹈高興忽然前面一對一對提燈上面」。一眼看見認得問道:「本分怎麼黑夜街上胡鬧?」不穩:「李太白夜行。」看見說道:「衙門從來沒有充當怎麼這個帽子左右鏈子起來!」走上:「既是生員如何黑夜酗酒儒學!』不是悄悄黑影超人小巷下處打開上樓次日出去不曾受累依舊

  超人先生先生,「」、「在內其餘也就是文章批語下來幾個字眼自己不見得不如眾人一個超人半個書店考卷先生下面喊道:「先生。」這個婚姻夙世名譽不比畢竟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