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二十二回 Chapter 22

第二十  交遊留客

  話說老爹親自看見地府知道去世兩個兒子媳婦跟前吩咐遺言看見話說:「穿衣服立刻就要!」兩個兒子衣服穿上穿著衣服自言自語:「親家頭一一個趕上。」身子一頭枕頭兩個兒子不住後事現成不得報喪開弔

  念書來往覺得後來回數一個生意人家這些來講覺得一日

  門鎖帖子在地上面許多進來上面

小弟京師會試大作識荊不勝明早片刻以便!」
知道那個布衣帖子識荊不曾,「何不認作布衣相會?」:「會試老爺家弟兩個何不?」主意一個帖子說道

  布衣近日卜宅過問浮橋大街便是

  出來回家說道:「明日老爺就是做官我們不好輕慢如今借重明日早晨收拾乾淨借重大家光輝。」家弟兩個聽見覺得一齊應諾

  第二清早起來客堂椅子對面渾家生起爐子一個兩個茶杯茶匙兩個伺候直到早飯時候一個青衣一路:「老爺。」:「。」飛跑進來出去轎子門首孝廉進來紗帽身穿藍色圓領白淨面皮三十光景進來賓主孝廉開口:「久仰佳作先生老師宿原來青年更加可敬。」:「晚生胡亂筆墨先生過獎。」孝廉:「。」上面下來孝廉孝廉堂屋中間孝廉:「知禮先生見笑。」孝廉:「先生高人何必如此?」聽見飛紅進去問道:「先生何處?」孝廉授職縣令天候行李今晚開船蘇州。」:「晚生青目一日地主不曾如何便?」孝廉:「先生我們文章何必這些一地便奉迎先生早晚請教。」起身不住說道:「晚生即刻奉送。」孝廉:「出去就要不得。」當下作別門外

  回來通紅說道:「姑爺奈何怎麼老爺那裏!」:「官府規矩不見這些可笑!」:「姑爺不是這樣家老上頭老爺眼前出來老爺!」:」老爺看見兩個何必走錯!」信道:「我們生意人家不要老爺走動沒有!」:」不是一個大膽不是一二百年不得老爺走進!」:「就算老爺到底不是老爺!」:「那個還是老爺作揖還是老爺走錯老爺?」信道:「不要惡心這樣老爺!」:「明日老爺帖子蕪湖縣板子!」兩個一齊叫道:「外甥女婿板子家養不是那個板子!」:「那個!」當下門口知縣不曾恰好所以:「先生自古恩人仇人』!我們不是!」著實不是:「尊卑長幼自然不得至親不雅。」當下茶館:「姑爺不是這樣如今家老去世人口弟兄兩個招攬難得先生在此我們話說一說外甥女我們姑爺自己做出一個主意只管住著不是。」:「容易今日行李出來自己纏擾你們就是。」當下過去

  回家賭氣和尚鐃鈸有人一部揭開看見淮安知縣浙江說道:「我們?」被褥和尚香爐銀子恰好順風一日南京燕子揚州來到一個飯店店主說道:「今日已經沒有只好明日午後上船。」放下行李沿店主人道:「?」店主:「。」進來筷子兩個小菜豬頭碟子豆腐一齊上來:「?」:「葷菜一半。」沿一乘行李一個人身穿沉香直裰白紙花白鬍鬚五十光景刺蝟兩個吩咐船家:」揚州老爺那裏說話你們小心伺候揚州另外有一些怠慢帖子江都!」船家扶手船家行李

  熱鬧店主:「!」行李船尾船家上船搖手不要安在他們眾人行李公務燈籠船家出來船頭生起天色燈籠盤子爐子料理蠟燭偷眼對了蠟燭左手酒杯右手那裏點頭細看一回少頃悄悄東北三更時分颯颯細雨翻身打滾五更叫道:」船家甚麼開船?」船家:「頂頭前頭就是昨晚一號一個?」

  天色船家洗臉他們兩個打傘上岸一個金華火腿向著一會兩個一方芹菜一齊上船船家煮飯過來收拾幾樣整治四大早飯剩下一會乾淨船家取出蘿蔔

  不曾晌午時分一眼看見問道:「甚麼?」船家笑臉說道:「。」人道:「少年何不?」不得一聲連忙後面鑽進便作揖舉手:「船艙不必這個。」:「先主?」人道:「草字叫做徽州甚麼?」:「晚生祖籍本來新安。」不等便接著:「既然五百年一家我們徽州人稱叔祖。」

  如此體面違拗問道:「甚麼公事?」:「過多那個不要衙門出門東家不是甚麼要緊我相官府有些聲勢每年代筆代筆只是名色那個地方自在如今有用。」當下船家:「行李。」船家:「老爺一個酒錢。」

  晚飯夜風五更起來上岸走走走上:「他們收拾費事大觀素菜。」回頭吩咐:「你們料理早飯我們大觀不要跟隨。」大觀樓梯樓上一個人見說道:「原來老弟!」:「原來!」兩個:「?」:「姪孫。」:「過來叩見二十老弟常在衙門共事先生叩見。」賓主炒麵:「還是老爺衙門直到。」:「那個老爺?」:「便是提督。」:「老爺兩個!」正說稠密樓梯走上兩個前面一個穿直裰胸前一塊後面一個穿直裰兩個袖子晃蕩上來兩個一眼看見穿:「不是我們掌櫃烏龜!」穿:「怎麼不是怎麼!」分說走上就是一個嘴巴烏龜在地磕頭兩個越發威風走上兩個一口說道:「一個衣冠中人烏龜桌子知道知道該死!」不好悄悄回去

  兩個烏龜不是兩個不肯落後烏龜三兩銀子好看下去

  揚州一直道士出來接著安放行李次日早晨直裰:「今日東家先生穿這個。」當下轎子兩個跟著一個一直來到一個門樓板凳中間一個閒話轎子門首進去認得說道:「老爺回來書房。」

  當下走進一個門樓天井頭一中間一個金字三字傍邊一行:「運使運使」。兩邊對聯:「讀書耕田學好便創業守成」。中間雲林書案不曾十二椅子左邊穿衣鏡子後邊走進石砌沿一路朱紅欄杆進去中間斑竹兩個那裏伺候兩個揭開簾子進去楠木中間一個白紙主人出來手搖身穿直裰出來作揖說道:「姪孫先生!」賓主在下面一道:「甚麼耽擱許多?」:「名聲許多斗方扇子冊頁寫字還有要求晝夜打發打發公府公子怎樣知道小弟一回打發管家管家錦衣衛指揮五品前程只得盤桓幾天臨行再三不肯要緊勉強公子仰慕詩稿親筆。」便:「姪孫一向不曾多少大號甚麼?」答應出來:「今年二十年幼不曾。」正要揭開本來一個飛跑進來:「。」起身:「奉陪第七醫家來看斟酌暫且。」

  管家小菜桌子:「他們還有一會功夫那邊走走那邊還有許多齊整房子好看。」當下走過一個小橋沿望見那邊高低許多樓閣沿一路十幾柳樹回頭過來說道:「主人怎麼答應?」不覺半截身子慌忙柳樹起來鞋襪濕透衣服淋漓半截沉著:「原來!」衣裳一番旁人閒話說破財主行蹤小子老生掃興後事如何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