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二十三回 Chapter 23

第二十 陰私詩人 寡婦

  話說看見不成模樣轎子回去一肚子那裏一會鞋襪道士不好說沒有只得足足半天直到回來上樓彼此

  次日一天第三有人吩咐自己同道早飯道士:「木蘭一個師兄走走在家。」:「在家不如。」當下同道一直一個茶館茶館送上上來道士問道:「叔祖可是一向老人家不見。」:「路上起來一向老爺衙門老爺好不好記得那裏時候帖子進去連忙兩個出來不曾不肯兩個一路走上地板一路老爺自己出來著手進去二十多回來十七五分銀子大堂說道:『別處若是得意不得。』這樣真是難得如今那裏。」:「老爺果然難得!」:「東家老爺甚麼前程將來幾時?」道士鼻子一聲:「只好叔祖敬重做官紗帽滿天飛頭上還有!」:「不是紗帽頭上還有?」道士:「知道出身不可說出來我們萬有書童書房主子聰明十八做小。」:「怎麼樣叫做?」道士:「我們商人比如一個朋友上行每年銀子叫做』。若是有些零碎事情打發一個家人打聽料理叫做做小極其每年銀子後來時運幾年五萬銀子便出來房子自己生意發起十幾萬有已經本錢徽州所以去年娶媳婦媳婦翰林女兒幾千銀子進來執事燈籠熱鬧第三親家上門唱戲主子清早一乘轎子出來自己當時銀子出來不曾。」正說木蘭兩個道士道士告別

  自己已經回來銀子進來銀子上樓抱怨:「甚麼街上!」:「門口遇見門口轎子說道:『許久不見』,談談一會。」不是問道:「甚麼?」:「。──便是知道。」:「他們官場自然。」:「認得先生。」:「滿天。」這個銀子:「就是拿來第七夫人醫生一個蝦蟆」。揚州銀子聽見蘇州出來三百銀子功夫跟前舉薦如今可以銀子。」違拗餞行樓上:「一句話正要。」:「甚麼?」:「先生極好只是筆墨銀錢大事不肯生平一個心腹朋友如今只要這個人相諸事放心一切不但發財姪孫將來日子。」:「心腹朋友一個?」:「徽州先生。」:「二十朋友怎麼知道。」各自次日銀子告辭上船蘇州

  次日那裏一個一個相見兩個親戚不肯首席頭一冬蟲夏草諸位說道:「這樣東西我們揚州一個蝦蟆出來!」商道:「不曾?」:「正是揚州沒有昨日姪孫蘇州。」商道:「這樣東西蘇州未必我們徽州舊家人家或者出來。」:「不錯一切東西我們徽州。」商道:「不但東西就是人物我們徽州。」忽然想起問道:「徽州先生相好?」一句出來:「弟兄前日還有就要揚州。」兩手冰冷總是一句話出來商道:「自古相交滿天知心我們今日那些不必。」勉強各自回到幾天不見樓上一覺醒來上來說道:「老爺不等。」拆開來看

令堂太親七十欲求先生做壽書寫!」
便晚上上岸老爺說道:「埠頭?」法雲一個門樓。」王家一直進去中間椅子金字左邊窗子一個那裏過來穿著直裰胸前一塊認得說道:「就是大觀烏龜今日甚麼?」上前吵鬧出來:「先生這個。」自在那邊拱手作揖彼此問道:「尊駕就是?」:「正是。」:「就是昨日尊駕為人端方結交以後。」銀子說道:「便。」大怒說道:「銀子!」銀子椅子:「不要不要不能。」忿忿出去:「。」把手進去

  只得一個飯店念著:「如此可惡!」:「老爺除非話頭尷尬。」走過耳朵如此:「管家這個必定出來。」這個回覆省悟:「畜生!」當下次日蘇州上船之後盤纏不足辭去兩個兩個漢子跟著一直來到蘇州藥材那裏出來說道:「?」:「『蝦蟆?」:「不曾。」:「近日鎮江一個人銀子拿來門外。」當下銀子同上一路幾天龍袍地方人煙所在早飯大怒:「!」:「孫子不曾得罪甚麼?」:「狗屁乾坤!」當下分說兩個衣裳帽子鞋襪繩子起來岸上

  一個跟前就要只得忍氣吞聲半日一個客人走上救命客人:「何等衣裳在此?」:「老爹蕪湖縣一個老爺路上遇見強盜衣裳行李打劫在此落難老爹!」客人:「果然老爺衙門就是如今繩子。」看見模樣說道:「鞋襪穿著上船。」當下果然布衣穿戴起來說道:「帽子不是如今熱鬧所在買方。」穿衣服客人起來滿客人:「?」:「。」:「恩人?」客人:「就是生意戲子行頭經紀前日南京他們行頭無意中既是老爺衙門住著整理衣服衙門。」客人

  此時天氣衣服日頭半日熱氣痢疾痢疾一天到晚只得船尾兩手四天一個身上大腿沿客人悄悄商議:「這個料想不好如今還是口氣送上費力。」客人不肯第五天上忽然鼻子聞見一陣船家:「。」滿不肯說道:「自家!」眾人奈何只得一陣登時眾人安息漸漸客人客人衣服穿著知縣知縣果然歡喜當下衙門:「晚生親戚還是那裏便。」知縣:「先生令親早晚進來走走請教。」出來客人果然老爺十分敬重衙門走走順便第四女兒女婿快活過日子

  知縣接任知縣浙江交代時候知縣知縣甚麼知縣:「沒甚麼只有朋友叫做牛市一二盛情。」知縣應諾知縣上京一百里外第三回家渾家告訴:「昨日個人蕪湖舅舅路過下半年回來來看。」疑惑:「沒有這個舅舅一個下半年。」

  知縣一路京師吏部次日過堂進士部屬吏部門口知縣主事知縣一句:「布衣蕪湖甘露……,」不曾一番交情不曾一番進來:「大人。」知縣連忙辭別一個貴州知州匆匆束裝赴任不曾主事

  主事幾時打發一個家人回去銀子家人:「認得布衣公家?」家人:「認得。」主事:「銀子帶回夫人牛奶丈夫現在蕪湖甘露不可銀子牛奶盤纏。」管家回家辦理家務便一個,──籬笆管家門口一個小兒開門出來一個出去管家老爺小兒進去小兒走進出來問道:「說話?」管家小兒:「牛奶甚麼?」小兒:「姑娘。」管家銀子說道:「銀子家老牛奶盤纏家牛現在蕪湖甘露免得。」小兒銀子進去管家看見中間兩邊許多斗方天井一個旁邊就是籬笆一會小兒一個包子銀子:「:『有勞這個送給到家太太老爺多謝知道。』」管家

  牛奶接著這個銀子起來:「大年只管在外個兒不如銀子蕪湖回來!」主意房子鄰居看守自己姪子一路來到蕪湖找到浮橋甘露推開進去韋馱菩薩面前香爐燭臺沒有走進大殿天井一個道人衣裳打手原來一個布衣拿手前頭牛奶姪子出來韋馱菩薩旁邊沒有進去棺材面前桌子半邊棺材上頭不見棺材頭上沒有下來字跡剝落只有第三只得牛奶不覺心驚寒毛豎起走進道人:「布衣莫不?」道人把手門外姪子:「姑爺不曾別處。」牛奶沿聽見一直吉祥:「老爺上去。」牛奶著實一番中有波瀾求人有意成交牛奶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