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二十五回 Chapter 2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南京 安慶招親

  話說孩子鼓樓上坡一個人下坡身穿直裰腳下花白鬍鬚六十光景白紙:「修補樂器」。趕上拱手:「老爹修補樂器?」人道:「正是。」:「如此老爹茶館。」當下茶館坐下:「老爹?」人道:「。」:「尊府那裏?」人道:「舍下牌樓。」:「老爹修補樂器三弦琵琶可以?」老爹:「可以。」:「在下舍下西門行業樂器壞了借重老爹如今不知老爹舍下修好還是老爹府上?」老爹:「長兄共有樂器?」:「只怕。」老爹:「不好拿來還是府上不過功夫早飯回來。」:「這就只是茶水不周老爹見怪。」』:「幾時可以老爹?」老爹:「明日不得後日。」當下說定門口茯苓老爹彼此告別:「後日清晨老爹。」老爹應諾回來渾家樂器揩抹出來

  清晨老爹點心樂器修補一回兩個孩子老爹下午時候出門回來老爹:「卻是怠慢老爹菜蔬不恭而今老爹酒樓樂器明日。」老爹:「甚麼?」當下走出一個酒樓一個坐下過來:「?」老爹:「沒有有些甚麼?」指頭:「肘子鴨子白魚肚子肉片青魚還有便。」老爹:「長兄我們自己人便。」:「便不恭。」鴨子肉片下去須臾鴨子上來起身老爹坐下老爹:「老爹斯文修補樂器?」老爹一口氣:「長兄告訴不得二十上進而今三十七秀才不得一日一日兒女只得手藝糊口沒奈何。」:「原來老爹學校中人大膽請問老爹相公老太太可是齊眉?」老爹:「從前小兒而今不得了。」:「甚麼?」

  老爹說到此處不覺悽然垂下老爹說道:「老爹心事不妨在下或者可以分憂。」老爹:「長兄。」:「何等老爹老爹只管。」老爹:「個兒一個而今只得第六小兒在家……」:「怎的?」老爹說道:「長兄不是外人料想個兒沒有他們!」聽見句話忍不住下淚說道:「可憐!」老爹垂淚:「一個小的將來不住!」:「老爹家老太太怎的捨得?」老爹:「衣食欠缺在家跟著餓死不如生路!」著實傷感一會說道:「我倒商議只是不好老爹跟前。」老爹:「長兄甚麼只管何妨?」待要:「話說恐怕老爹。」老爹:「豈有此理任憑甚麼?」:「大膽。」老爹:「。」:「老爹比如相公若是幾個相公一樣不見如今在下四十生平只得一個女兒並不兒子老人家小令過繼照樣二十銀子老爹撫養成人平日可以老爹後來老爹事體依舊送還老爹可以使得?」老爹:「如此就是小兒我有甚麼不肯但是過繼撫養那裏銀子?」:「那裏一定二十銀子。」彼此一回了帳天色老爹回家回來一遍歡喜次日老爹清早樂器:「昨日商議的話回去感激如今一言為定小兒過繼便。」大喜自此親家

  老爹老爹兒子過繼文書憑著絨線兩個鄰居到了文書

過繼文書第六十六日食無措夫妻商議情願出繼名下義子改名此後成人撫養無異天年不測天命過繼文書永遠嘉靖十六十月初一過繼文書。」
拿出二十銀子老爹眾人自此來往不絕

  改名聰明伶俐正經人家兒子不肯當家十八老爹去世拿出銀子料理後事自己一連依舊兒子披麻戴孝老爹入土自此以後著實得力螟蛉女兒女婿正經人家兒女親生每日在外生意幾個鞋襪算計媳婦

  早上正要出門門口一個人騾子門口騾子進來認得天長老爺管家便道:「大爺幾時?」管家:「師父。」兒子坐下洗臉問道:「記得家老太太七十過來老爺?」管家:「正是為此老爺吩咐二十師父班子班子過去。」:「我家現有一個自然伺候不知幾時動身?」管家:「出月動身。」管家行李進來騾子打發回去管家被套取出銀子:「五十定銀師父其餘領班過去。」銀子當晚整治酒席管家半夜次日管家上街買東西收拾班子天長做戲四十回來足足一百銀子父子兩個一路恩德不盡十幾戲子也是老太太每人另外棉襖鞋襪家父知道著實感恩仍舊班子南京做戲

  一日五更戲子先進父子兩個澡堂一個茶點慢慢回來到了家門:「我們不必個人明日趁早銀子。」當下跟著兩個對面遮陽知道父子兩個過去遮陽到了跟前安慶正堂」。遮陽轎子轎子看見來看原來便是老爺原來轎子過去青衣句話青衣飛跑跟前問道:「老爺可是師父?」:「便是老爺可是?」人道:「太爺公館門口師父那裏相會。」飛跑轎子

  兒子一個:「」,房門知道太爺已經把手說道:「有勞大爺叩見老爺。」上人說道:「伺候。」兒子板凳一會打發出來問道:「太爺?」上人:「。」慌忙:「。」兒子在外自己進去知府紗帽便服出來說道:「老友到了!」跪下磕頭請安知府雙手說道:「老友只管這樣拘禮我們相與。」再三再四跪下底下一個凳子知府坐下說道:「不覺餘年如今鬍子許多。」起來:「老爺小的不知道不曾大喜。」知府:「坐下告訴四川知州今年自從大人死後回家什麼事?」:「小的戲子出身回家沒有依舊班子過日。」知府:「少年?」:「就是小的兒子公館門口不敢進來。」知府:「甚麼進來?」出去相公進來!」當下一個進來父親老爺知府親手:「今年十幾?」:「小的今年十七。」知府:「氣質正經人家兒女!」父親傍邊知府:「令郎營業?」:「小的不曾而今記帳。」知府:「這個也好如今上司衙門走走不要令郎回來還有。」衣服起身兒子管家宅門老爹本來認得彼此兒子看見老爹兒子小王已經三十滿嘴鬍子老爹極其歡喜拿出一個大紅緞子訂金銀子作揖閒話

  知府直到下午回來大衣仍舊父子兩個進來坐下說道:「明日就要衙門不得。」取出銀子:「二十銀子我去之後在家收拾收拾班子半個令郎衙門還有。」接著銀子老爺說道:「小的半個兒子老爺衙門請安。」當下兒子回家歇息公館太爺回家渾家商議班子女婿姑爺教師自己收拾行李衣服南京人事,──頭繩肥皂之類,──衙門各位管家

  西門到了兩個彼此談及太爺衙門就是安慶一路奉承家父兩個晚上別的客人睡著便悄悄:「太爺一個可以二百銀子上來太爺下去可以三百太爺我們老爺跟前!」:「老爹戲子下賤老爺抬舉衙門何等老爺跟前說情?」兩個辦道:「太爺疑惑說謊只要上岸五百銀子。」:「若是歡喜銀子當年五百銀子不敢自己知道須是骨頭出來老爺況且有理不肯拿出銀子人情若是一邊就要那邊豈不陰德意思不但不敢老爹不必自古:『修行。』你們老爺凡事不可壞了老爺各人自己性命。」兩個毛骨悚然沒趣一個次日到了安慶宅門知府父子行李書房每日自己親戚拿出許多父子兩個衣裳

  一日知府書房問道:「令郎親事?」:「小的窮人。」知府:「我倒一句話說出恐怕得罪相就一個心願。」:「老爺甚麼吩咐小的不依?」知府:「就是我家一個小女乖巧著實疼愛梳頭裹腳親手打扮今年十七令郎同年我家已經三代投身我家管家兒子小王一個名字滿便一個便令郎女婿將來做官便是令郎這個?」:「老爺莫大小的不盡只是小的兒子不知人事不知老爹女婿?」知府:「歡喜令郎不要一個明日一個帖子同姓一切床帳被褥衣服首飾酒席備辦兩口子完成好事現成公公。」跪下老爺知府雙手起來說道:「甚麼要緊將來。」

  次日帖子老爹老爹回拜晚上三更時分忽然一個差官轎子一直走上太爺出來滿衙門說道:「不好摘印!」一番榮華富貴享受不過片時潦倒波瀾多少不知果然摘印與否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