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二十六回 Chapter 2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觀察 喪父娶妻

  話說知府聽見摘印刑名相公跟前說道:「諸位先生各樣稿案查點查務必不可了事。」宅門匆匆出去出去會見拿出來看附耳府上差官在外太守進來親戚一齊知府:「不相干寧國知府壞了我去摘印。」當下料理馬夫連夜差官寧國

  衙門首飾縫衣床帳被褥打點王家女兒女婿知府回來擇定十月十三大吉衙門外傳鼓手兩個儐相進來著花身穿衣服腳下粉底父親那邊丈人丈母小王穿著出來婿請進洞房新娘交拜合巹不必細說次日清早出來拜見老爺夫人夫人另外首飾衣服三天喜酒一個人滿月之後小王進京親家餞行親自上船一天回來自此以後衙門雲端過日子

  看看新年童生知府童生父子兩個:「童生這些帶去巡視他們就要作弊父子兩個心腹我去照顧幾天。」父子兩個安慶那些童生代筆傳遞大家磚頭擠眉弄眼無所不為到了湯包時候大家一塊不上一個童生出恭土牆跟前伸手外頭文章看見過來太爺攔住:「小兒不知世事相公一個正經讀書人做文章倘若太爺看見不便。」那個童生

  發出懷寧縣案首叫做父親知府文武同年在家候選守備發案守備進來拜謝知府設席書房出來當下守備首席知府主位守備:「老公一番考試至公無人不。」知府:「先生文字荒疏倒是前日考場朋友不曾甚麼。」此時守備曉得後來漸漸說到一個腳色守備不覺有些怪物知府:「而今可謂江河日下這些進士翰林說到傳道便說到博古便究竟交友所在全然不得不如朋友生意頗多君子。」生平好處一番守備肅然起敬出來倒把案首兒子出來一個美貌少年便:「少爺尊號?」守備:「叫做。」當下完了回來知府著實稱贊少爺相貌將來不可

  幾個王家女兒身子分娩不想不下父子兩個慟哭太守倒反:「也罷各人壽數你們不必悲傷小小年紀將來媳婦你們只管夫人越發不好。」吩咐兒子不要只管自己不時舉動動不動就要咳嗽半夜意思太爺回家不敢說出恰好太爺福建太守:「老爺恭喜小的跟隨老爺怎奈小的得了在身小的而今老爺南京丟下兒子跟著老爺。」太守:「老友這樣遠路路上不好年紀不肯兒子在身甚麼如今就要進京南京自有道理。」次日一千銀子書房說道:「一年多並不過半人情媳婦沒命著實過意不去而今一千銀子回家產業媳婦養老送終做官南京相會。」不肯道臺:「而今不比當初不窮一千銀子不受當做甚麼?」不敢違拗磕頭道臺吩咐大船餞行自己宅門兒子在地下告辭道臺揮淚分手

  父子兩個銀子一路來南京到家告訴渾家老爺這些恩德舉家感激出去銀子房子行頭兩個班子穿著剩下盤纏幾個漸漸臥床自己知道不好渾家兒子女兒女婿跟前吩咐他們:「同心同意好好過日子不必滿服媳婦進來要緊。」瞑目慟哭料理後事棺材房子中間戲子弔孝陰陽先生一塊日子出殯只是沒人正在躊躇一個青衣飛跑問道:「可是老爹?」:「便是那裏?」人道:「福建老爺轎子到了門前。」慌忙孝服穿上青衣大門道臺看見問道:「父親?」:「小的父親。」道臺:「沒了幾時?」:「明日就是。」道臺:「回來正要父親不想故人。」道臺不肯一直:「老友!」慟哭炷香母親出來拜謝道臺問道:「父親幾時出殯?」:「出月初八。」道臺:「?」:「小的商議不好。」道臺:「甚麼不好紙筆過來。」當下送上紙筆道臺

享年五十進士出身大夫福建老友頓首。」
  寫完:「照著這個。」說道:「明早就要開船還有今晚。」隨即老爺回來晚上道臺打發一個管家一百銀子管家不曾匆匆

  出月初八和尚道士老爹出殯一直南門同行出來送殯南門酒樓幾十喪事

  半年有餘一日老太說話堂屋進去母親老太出來說道:「師父許久不見今日甚麼到此?」:「正是好久不曾來看老太老太在家享福行頭而今班子穿著?」老太:「因為班子做戲生意如今一個內中一半也是我家徒弟盱眙天長一帶那裏鄉紳財主幾個大錢。」:「這樣老人家發財。」當下:「今日一頭親事過來可以。」老太:「一家女兒?」:「家的女兒使衙門起初不到光景二十一出奇人才也是年紀兒女所以娘家主張嫁人東西箱子衣裳滿滿不下手鐲赤金冠子真珠寶石不計其數還有兩個丫頭一個叫做荷花一個叫做跟著相合極好。」一番老太滿心歡喜說道:「師父我家姑爺出去的確老人家做媒。」:「不要,──也罷也好回信。」出去姑爺老太一五一十這些告訴出去姑爺老太幾十明日早上

  次日一個做媒老婆也是一個媒婆有名大腳姑爺茶館親事:「故事幾個燒餅。」姑爺隔壁燒餅茶館說道:「故事。」:「完了。」當下燒餅完了說道:「這個怎的莫不是這個不得進門就要!」姑爺:「怎的?」:「使女兒跟著哥們過日子不成賭錢使賣掉幾分顏色十七北門做小做小不安本分新娘』,就要要人稱呼太太』。大娘知道嘴巴子出來一個真正太太太太兒子媳婦一天家人婆娘這些不想不到兒子疑惑東西家人婆娘出氣見識預先匣子首飾一總馬桶那些一遍不出太太身上不出銀錢借此大哭大喊上元上去兒子上元把兒責罰:『也是兩個丈夫甚麼光景兒子不能不如產業再嫁。』當下處斷出來房子胭脂名聲沒有人二十五二十一。」姑爺:「手頭銀子的話可是有的?」:「大約幾年花費首飾錦緞衣服六百銀子有的。」姑爺:「果然六百銀子丈母歡喜女人撒潑小孩子!」:「就是丈人抱養這個小孩子親事家教如今不管撮合成了自然重重幾個甚麼?」:「到家我家一說成就只是謝媒。」姑爺:「這個自然回信。」當下茶錢出門彼此

  回家大腳大腳頭道:「天老爺這位奶奶可是好惹要是要有要人齊整公婆小叔姑子每日日中起來每日八分銀子頭一鴨子第二第三沒事搭嘴酒量麻雀鹽水百花上床兩個丫頭輪流四更我方聽見戲子,──戲子多大這位奶奶!」:「罷了!」大腳商議:「如今做戲的話不要並不行頭舉人不日就要做官字號田地這個說法?」:「最好最好這麼!」

  當下大腳一直胭脂敲開丫頭荷花出來:「那裏?」大腳:「可是太太?」荷花:「便是甚麼話說?」大腳:「太太喜事。」荷花:「堂屋太太起來不曾停當。」大腳說道:「堂屋怎的太太。」當下揭開太太床沿裹腳傍邊盒子太太進來曉得媒婆坐下太太足足完了慢慢梳頭洗臉穿衣弄到日頭西清白問道:「貴姓甚麼?」大腳:「一頭親事效勞將來太太喜酒。」太太:「甚麼人家?」大腳:「我們西門大街府上舉人田地字號足足千萬家私本人二十三父母兄弟兒女一個賢慧太太當家久已這個人家除非這位太太去得所以大膽。」太太:「舉人甚麼?」大腳:「就是娶親老爺還有第二!」太太:「武舉?」大腳:「武舉力氣端的三百好不有力!」太太:「料想知道大事不比別人王府滿女兒鄉紳鄉紳敞廳百十蠟燭戲子進去家老太太鳳冠穿著正中頭上黃豆珍珠拖掛滿一邊一個丫頭拿手分開露出蜜餞第二回家家人婆娘織金裙子一點一個個處死一齊走進把頭在地撲通撲通開恩須要十分差池不能輕輕放過。」大腳:「這個從來一點水一個泡不得媒人一字明日太太出來自己兩個臉巴子太太掌嘴。」大道:「果然如此人家我等回信。」當下幾十之類帶回娃娃一番有分忠厚子弟成就惡姻緣骨肉兄弟不知親事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