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三十四回 Chapter 3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禮樂名流訪友 天子

  話說衡山出來:「差人甚麼?」:「少爺文書已經老爺吩咐老爺少爺做官老爺差人少爺在家老爺自己上門。」:「如此前門欄杆上去。」當下浮橋衣服帽子穿戴起來拿手:「差人得了暴病老爺不用病好慢慢來老爺。」打發差人娘子:「朝廷做官甚麼?」:「你好南京這樣所在在家春天秋天出去快活甚麼假使身子一陣凍死不好還是妥當。」進來:「老爺少爺。」兩個攙扶十分模樣出來拜謝知縣在地不得起來知縣慌忙起來:「朝廷大典大人借光先生狼狽不知幾時可以勉強?」:「不幸大病生死難保不能老父代我懇辭。」袖子取出知縣知縣光景不好說道:「先生恐怕勞神只得文書上去大人意思何如。」:「不能。」知縣作別隨即文書:「患病不能。」大人恰好大人調福建巡撫聽見大人已去歡喜:「秀才結局將來鄉試逍遙自在自己!」

  了知在家許多不曾出來鼓樓鄉紳不到衡山在座那裏坐定一個揚州一個兩個少年名士舉止風流兩個名士獨有兩個綽號一個美人」,一個姑娘」。眾人作揖鄉紳:「今日諸位先生一個朋友諸位今日不得。」:「老伯可是正生麻子?」鄉紳:「。」衡山:「先生士大夫宴會中人可以?」鄉紳:「今日先生先生談吐所以。」衡山:「先生?」:「六合現任翰林院。」

  上人進來:「高大老爺。」鄉紳出去先生紗帽進來眾人作揖首席認得說道:「前日枉顧佳作不曾捧讀。」便:「少年先生?」美人姑娘姓名:「便是晚生兩個。」美人:「先生南昌太守公孫南昌先生晚生也是弟兄。」先生衡山:「衡山。」:「先生制禮作樂乃是南邦宿。」先生言語大衣書房先生一個前輩身分最好說說顧忌書房問道:「朋友怎麼不見?」鄉紳:「今日不得。」先生:「今日滿座!」鄉紳談到浙江許多名士以及西湖風景弟兄兩個許多結交賓客故事美人:「這些夫家。」:「怪不得美人所以愛美。」:「小弟生平修補紗帽可惜編修不曾聽見言論正經我少不得著實請教可惜已去。」:「再不得了!」:「甚麼我們弟兄!」衡山:「。」先生:「諸位就是贛州太守?」衡山:「正是先生相與?」先生:「我們六合接壤怎麼不知道學生第一敗類代行陰德許多田產殿發達十年不會一個父親還有本事進士太守,──已經做官時候不曉得敬重上司只是一味希圖百姓說好逐日那些勸農這些教養題目文章詞藻上司喜歡這兒胡說穿和尚道士工匠花子相與不肯相與一個正經不到十年銀子精光站不住南京日日酒館一個盞子討飯一般這樣子弟學生在家往常教子讀書讀書桌子紙條上面:『不可!』」衡山:「近日朝廷。」先生冷笑:「先生果然!」:「難道出身?」:「先生。」眾人:「我們後生晚輩先生。」當下一會閒話先生一路衡山:「先生這些分明許多身分先生自古難得一個奇人!」先生:「這些。」:「不必有趣我們個人明日一齊我們!」聲道:「我們兩個。」當下約定

  次日起來鄰居金東自己一本四書請教桌子十幾落後金東問道:「先生甚麼俗語:『只顧卵子不顧性命。』所以曾子。」:「古人解經穿鑿先生。」正說衡山一齊進來作揖:「小弟許久不曾出門諸位先生!」便:「先生貴姓?」姓名:「不見?」:「三山頭巾做生意。」:「不是我們今日。」:「這個自然閑談。」衡山:「前日》,極其佩服可好請教一二?」:「先生?」先生:「永樂大全下來。」衡山:「我們。」

  :「朱文解經自立一說也是後人參看後人朱子小弟一二請教不安古人二十第七個兒長大母親五十所謂不安其室不過衣服飲食稱心在家吵鬧所以自認不是前人不曾。」衡山點頭:「。」:「雞鳴先生怎麼樣?」先生:「》,只是不淫還有甚麼別的?」衡山:「便是不能。」:「君子一個做官念頭便驕傲妻子妻子夫人不到便事事遂心吵鬧起來夫婦兩個一點心想功名富貴上去彈琴飲酒樂天便是三代以上修身齊家君子這個前人不曾。」:「一說果然!」:「小弟看來,《只是夫婦並非淫亂。」:「怪道前日大樂就是彈琴飲酒風流!」眾人一齊大笑衡山:「醍醐。」聲道:「那邊醍醐!」眾人

  當下說道:「真是世風鎮日同一三十嫂子飲酒覺得掃興這樣地方何不一個標致才子佳人及時?」:「豈不晏子:『。』況且小弟覺得天理天下不過是這些一個人婦人天下小弟朝廷立法人生四十不生便天下妻子或者也是元氣之一。」:「先生風流經濟!」衡山嘆息:「宰相如此用心天下太平!」當下眾人歡笑一同辭別。  衡山獨自衡山:「規模將來禮樂一個底稿在此商議斟酌起來。」接過底稿:「一個人斟酌。」衡山:「那個?」:「先生。」衡山:「前日浙江回來。」:「正要。」當下北門門面房子衡山:「便是。」走進大門進去主人主人出來南京累代讀書人十一七千天下此時四十滿一時不肯聽見兩個出來相會身穿直裰髭鬚白面出來恭敬作揖:「卜居秦淮三山二水生色前日一番纏繞爽快!」:「正要相會恰遇只得幾時回來先生浙江。」:「衡山常在怎麼?」衡山:「小弟奔走許多日子規模要行禮樂請教。」一個本子過去接過從頭細看說道:「千秋大事小弟贊助出門幾時三月便那時我們考訂。」衡山:「那裏?」:「就是先生宗伯奉旨只得。」衡山:「不得回來。」:「先生放心小弟回來不得。」:「祭祀先生不可。」衡山出來出來

禮部侍郎薦舉賢才聖旨引見。」
說道:「我們奉送。」:「。」出來

  晚間置酒娘子作別娘子:「往常不肯出去今日?」:「我們山林隱逸不同既然奉旨君臣不得放心回來不為。」次日天府地方官悄悄一乘一個行李後門老早西門水路黃河宿一路來到山東地方兗州四十地名叫做車子日天車夫店家說道:「老爺近來咱們地方甚多過往客人須要老爺雖然不比本錢但是小心。」便車夫:「。」行李打開門外一起百十牲口內中一個打扮同伴一個人以上身材六十年紀花白鬍鬚身穿彈弓黃牛牲口鞭子一齊走進吩咐店家:「我們四川進京今日天色宿明日你們須要小心伺候。」店家連忙答應督率腳夫牲口趕到鞭子進來施禮:「尊駕四川不敢尊姓大名?」:「守備成都。」進京貴幹姓名進京緣故:「南京先生當今名士今日無意中相遇。」傾倒氣宇軒昂不同流俗著實親近說道:「國家承平近來地方官辦事故事盜賊橫行不肯講究一個安民聽見甚多我們須要小心防備。」:「事先放心小弟生平薄技之內彈子百發百中馬來小弟彈弓不得人人送命一個!」:「先生不信手段可以當面請教一二。」:「急要請教不知可好驚動?」:「正要。」彈弓天井取出兩個彈丸一齊天井來看彈弓舉起向著彈子空中彈子恰好彈子相遇半空粉碎讚歎店主彈弓進來一會各自

  天色便起來催促搬運打發房錢上路起來行李了賬一同前行一群人眾那時天色前面林子黑影中有走動那些一齊叫道:「不好前面!」百十騾子趕到下去彈弓拔出馬上出來有無騎馬林子出來一聲滿彈子一聲弓弦馬賊齊聲一個飛奔前來馬頭便那些一個在地馬賊百十牲口小路上去半日不出不曉得外邊甚麼勾當弓弦使不得力量路上一個小店門口敲開店家看見知道:「老爺昨晚那個?」店家:「大一老爺弓弦昨晚弄壞。」省悟一時急智自己頭髮登時弓弦回來賊人小路那時天色策馬飛奔望見擁護慌忙便趕上彈弓好像暴雨一般那些賊人一個抱頭鼠竄逃命依舊慢慢大路備細讚歎一會半天行李輕便獨自車子幾天盧溝橋對面一個人騾子車子:「?」車夫:「。」跳下騾子說道:「莫不南京?」正要拜倒在地一番朝廷儒者高官不受畢竟後事如何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loading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