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三十七回 Chapter 3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先聖南京 孝子西

  話說博士出來個人大家衡山:「晚生今日特來泰伯商議主祭中說大聖必要賢者主祭不愧所以特來先生。」博士:「先生這個議論怎麼只是禮樂大事自然觀光請問幾時?」衡山:「四月初一一日先生到來齋戒宿以便行禮。」博士應諾眾人出來一齊衡山:「我們不足。」:「恰好一個。」便相見一齊衡山:「將來先生。」:「盛典。」作別

  三月二十九衡山金東諸葛恬逸一齊南門隨即眾人泰伯上去大門左邊大門過去一個天井上去進去左右歷代先賢神位中間大殿殿泰伯神位面前供桌香爐燭臺殿後一個大樓左右一邊書房眾人大門高懸金字:「泰伯」。二門角門一路走過大殿抬頭樓上金字:「眾人東邊書房一會衡山同上樂器祝版香案二門

  編鐘編磬三十六孩子進來眾人衡山交與這些孩子下午時分博士衡山進來公服眾人兩邊書房宿

  次日大開眾人起來門外燈燭起來衡山主祭博士先生莊老先生眾人說道:「不是先生就是先生。」衡山:「先生浙江先生。」先生再三不敢當眾人先生先生衡山先生出去衡山回來金東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德先生先生諸葛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先生恬逸先生先生先生跟著金東先生諸位一齊二門

  當下三通編鐘編磬三十六孩子上堂

  金東先進來到跟著金東:「執事其事!」這些樂器金東:「排班。」諸葛東邊殿祝版跟前恬逸西邊西邊眾人金東:「奏樂。」上堂金東:「。」香燭門外躬身迎接金東:「。」上堂一齊

  金東:「。」出去進來左邊金東:「主祭。」出去博士上來中間香案:「盥洗。」主祭盥洗上來:「主祭香案。」香案上一個沈香許多紅旗紅旗奏樂二字博士走上香案:「。」抽出:「。」金東:「奏樂。」樂工一會

  金東:「。」殿一個牌子二字主祭博士東邊諸葛一路主祭上面走過西邊恬逸主祭西邊下來香案東邊上去大殿香案左右諸葛左邊恬逸右邊:「。」博士香案:「。」博士獻上:「。」博士獻上:「。」諸葛博士獻上:「。」博士獻上:「。」恬逸博士獻上執事退下來:「。』

  金東:「至德至德。」起來三十六孩子上來金東:「。」祝版文讀金東:「退。」:「平身。」諸葛恬逸主祭博士西邊一路下來博士主位執事原位

  金東:「。」走進殿一個牌子二字香案:「盥洗。」盥洗回來東邊一路上面走過西邊西邊下來香案東邊上去大殿香案左右左邊右邊:「。」香案:「。」獻上:「。」獻上:「。」獻上:「。」獻上:「。」獻上執事退下來:「。」

  金東:「至德至德。」起來三十六孩子上來金東:「退。」:「平身。」西邊一路下來執事原位

  金東:「。」走進殿一個牌子二字先生香案:「盥洗。」先生盥洗回來東邊一路上面走過西邊西邊下來香案東邊上去大殿香案左右左邊右邊:「。」先生香案:「。」先生獻上:「。」先生獻上:「。」先生獻上:「。」先生獻上:「。」先生獻上執事退下來:「。」

  金東:「至德至德。」起來三十六孩子上來金東:「退。」:「平身。」先生西邊一路下來先生執事原位

  金東:「。」主祭博士東邊上來香案跪下金東:「奏樂。」上堂一齊大作:「平身。」金東:「退。」博士西邊下去主祭金東:「。」抽出紅旗二字當下一齊大作起來主位博士東邊走上殿香案跪下:「平身。」金東:「退。」博士西邊下去主祭抽出紅旗:「。」金東:「。」主祭博士先生香案金東:「退。」退下去金東:「。」諸葛一齊金東:「。」眾人祭器樂器公服往後樓下上堂樂工三十六孩子後面兩邊書房

  一回主祭博士先生金東諸葛恬逸編鐘編磬孩子三十六。──七十六

  當下祭品菜蔬整治起來十六底下二十四兩邊書房款待眾人半日博士先進兩邊百姓來看歡聲先生:「你們甚麼?」眾人:「我們生長南京八十從不看見這樣聽見這樣老年人主祭老爺神聖所以出來。」眾人歡喜一齊進城

  博士揚州浙江走進一個人那裏:「便是假人如何在此?」彼此不好意思出神一會辭別出來大門問道:「如何相與?」:「叫做長住。」本來叫做浙江這些說道:「相與不得須要留神。」:「知道。」:「當初叫做?」:「小時這個名字。」別的含糊不出不再見人看破存身不住回天個人飯錢不得回去銀子回家先生湖廣當面送別恰好:「正字許久不見這些那裏?」:「前日小弟一等第一。」:「有趣。」:「有趣內中奇事。」:「甚麼奇事?」:「一回朝廷奉旨讀書所以上頭吩咐下來認真搜檢鄉試一樣四書》,經文春秋朋友經文進去上去經文卷子送上天幸老師大人有人老師巡視老師卷子看見文章巡視甚麼東西老師:「回來悄悄:『但是上堂卷子上來看見若是別人看見?』發案二等老師老師認得:『沒有句話昨日不是。』小弟恰好那裏親眼看見老師:『老師不肯難道還是?』老師:『讀書人廉恥奈何容身。』小弟朋友姓名老師不肯先生奇事可是難得?」:「也是老人家常有。」:「還有可笑家世一個丫頭管家奴才看見衙門清淡沒有前日老師從前不曾一個白白丫頭要領丫頭出去要是別人就要丫頭身價不知多少老師說道:『兩口子出去只是出去房錢飯錢沒有。』銀子打發出去隨即一個知縣衙門長隨說好不好?」:「這些奴才甚麼良心老人家銀子不是有心要人說好所以難得。」當下

  出去遇見一個人身穿直裰絲絛芒鞋身上行李花白鬍鬚憔悴枯槁行李作揖:「先生江寧一向那裏奔走?」人道:「一言!」:「茶館。」當下茶館人道:「一向父親天下從前有人江南所以江南聽見江南四川削髮如今就要四川。」:「可憐可憐先生萬里容易西安一個知縣我們國子監先生同年如今老師先生順路倘若盤纏缺少可以幫助。」人道:「那裏國子監官府?」:「不妨過去就是先生。」人道:「可是應徵豪傑?」:「正是。」人道:「人我。」便茶錢茶館一齊來到出來相見作揖:「先生?」:「先生鐵山二十天下尋訪父親有名孝子。」孝子便:「先生如何十年不知消息?」孝子不好說附耳:「江西做官所以逃竄在外。」舉動留下行李:「先生我家宿明日。」孝子:「先生豪傑天下做客。」進去娘子孝子漿洗衣酒肴款待出來孝子說起博士:「這個容易先生正字。」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