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三十八回 Chapter 3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孝子深山 甘露狹路

  話說孝子酒飯自己博士如此這樣一個人老師西安博士細聽說道:「怎麼不是萬里長途自然盤費銀子不必。」慌忙銀子出來交與自己衣服銀子到家銀子孝子一日這個銀子第三早飯孝子行李二十銀子孝子孝子不肯:「銀子我們江南幾個並非先生如何不受?」孝子出門西門回去

  孝子宿一路來陝西知縣只得也是南京名士去年好事廣東一個人充發陝西上來妻子不想半路妻子路上哭哭啼啼說話彼此不明只得領到上來婦人故鄉意思不忍便五十一個老年差人自己一塊苦苦切切親筆自己名字吩咐差人:「婦人地方官一個印信直到本地回信。」差人應諾婦人將近差人回來:「一路各位老爺看見老爺文章一個個悲傷婦人婦人到家二百銀子小的廣東家親百十老爺恩典小的小的菩薩』。這個小的老爺。」歡喜銀子打發差人出去

  上傳便是孝子博士進來拆開這些著實欽敬當下請進行禮坐下即刻出飯上傳進來:「老爺下鄉。」公道:「先生公事就要後日回來先生回來句話請教先生成都故人成都先生不可推辭。」孝子:「先生如此推辭只是山野不能衙門甚麼菴堂我去。」公道:「禪林和尚善知識先生那裏。」便吩咐衙役:「老爺行李禪林和尚。」衙役應諾伺候孝子大門進去

  孝子衙役禪林客堂知客進去和尚出來問訊衙役回去孝子和尚:「可是一向方丈?」和尚:「貧僧當年南京太平蕪湖縣甘露京師報國寺方丈京師熱鬧所以居住如今成都甚麼?」孝子和尚面貌顏色慈悲說道:「不好別人和尚面前不妨。」父親這些一番和尚流淚歎息方丈孝子路上兩個和尚孝子便道人一口一個搗碎二百僧眾孝子點頭歎息

  第三回來孝子五十銀子說道:「先生父親大事不敢五十銀子盤費先生成都先生古道成都二十地名叫做東山先生凡事可以商議。」孝子意思十分懇切不好只得銀子出來禪林辭別和尚和尚合掌:「居士成都大人貧僧貧僧。」孝子應諾和尚禪林回去

  孝子行李幾天崎嶇鳥道孝子一個地方天色不著一個村落孝子一會一個人孝子作揖問道:「請問老爹宿所在還有多少?」人道:「還有十幾客人著急夜晚路上須要小心。」孝子往前天色山凹推出月亮正是十四月色天上便十分明亮孝子月色走進一個樹林劈面起來一陣狂風落葉颼颼過處跳出老虎孝子叫聲:「不好!」跌倒在地老虎孝子屁股底下一會孝子閉著已經便孝子地下一個孝子爪子許多落葉老虎便孝子偷眼老虎走過山頂通紅眼睛看見不動一直孝子上來:「業障雖然必定回來如何了得?」一時沒有主意大樹在眼前孝子咆哮震動:「不要下來﹔」裹腳下來自己等到三更月色分外光明老虎後面一個東西東西渾身雪白頭上雙眼大紅燈籠身子孝子不得甚麼東西東西走近跟前便坐下老虎沒有老虎一堆東西大怒虎頭打掉老虎在地下東西抖擻身上發起回頭望見月亮地下照著樹枝頭上個人狠命樹枝冒失下來盡力孝子只得孝子:「!」不想恰好東西肚皮後來肚皮深淺東西枯干進去東西使盡力氣半夜

  天明時候幾個看見兩個東西孝子叫喊孝子下來姓名孝子:「可憐見保全性命趕路東西你們地方。」乾糧獐子鹿肉孝子孝子行李辭別回去

  孝子自己行李幾天路程山凹一個借住和尚來歷孝子窗子跟前中間一般孝子慌忙飯碗:「不好!」和尚:「居士不要到了。」推開窗子孝子:「居士!」孝子前面山上一個異獸頭上只有一隻眼異獸名為」,堅冰一聲響亮登時粉碎和尚:「便是。」紛紛揚揚落下大雪一天孝子一日

  第三孝子辭別和尚找著山路兩邊冰凍刀劍一般孝子照著遠遠望見樹林東西一個人東西面前孝子疑惑:「怎的看見東西?」定睛細看東西底下一個人行李下去孝子猜著幾分便急走上上吊女人頭髮身上穿跟前大紅猩猩舌頭腳底一個一個人人見孝子跟前上來孝子雄偉不敢便叉手向前:「客人怎的?」孝子:「這些做法知道了不要可以幫襯吊死鬼甚麼?」人道:「小人渾家。」孝子:「下來那裏。」渾家腦後一個繩子下來婦人把頭起來跟前舌頭去掉頸子一塊繩子下來路旁草屋:「這就我家。」

  當下夫妻跟著孝子孝子孝子:「不過短路營生甚麼許多惡事性命這個天理雖是看見夫妻這個田地越發可憐銀子在此夫妻生意度日下次不要甚麼?」孝子磕頭說道:「謝客周濟小人夫妻兩個也是好人家兒近來不過所以這樣而今多謝客人本錢從此改過請問恩人?」孝子:「湖廣而今成都。」妻子出來拜謝收拾孝子孝子說道:「既有膽子短路自然還有武藝只怕武藝將來不得大事有些拳法傳授。」歡喜一連孝子孝子指教孝子師父第三孝子堅意要行乾糧燒肉在行孝子行李三十里外告辭回去

  孝子接著行李幾天日天西北山路白蠟一般孝子山洞一聲跳出老虎孝子:「絕了!」在地下不醒人事原來老虎等人孝子直殭在地下不敢合著上來鬍子孝子鼻孔一個噴嚏老虎連忙轉身前面山頭一個刀劍冰凌凍死孝子起來老虎不見說道:「慚愧一番!」行李成都找著父親四十里外一個和尚敲門和尚開門兒子孝子父親在地下慟哭和尚:「施主起來沒有兒子認錯。」孝子:「兒子萬里父親跟前父親怎麼?」和尚:「我方貧僧沒有兒子施主父親自己怎的貧僧?」孝子:「父親雖則十年不見難道兒子不得了?」不肯起來和尚:「貧僧出家那裏這個兒子?」孝子放聲大哭:「父親兒子兒子到底父親!」三番五次和尚說道:「何處光棍我們出去關山!」孝子在地下慟哭不肯出去和尚:「再不出去!」孝子在地下:「父親兒子兒子也是不出!」和尚大怒雙手孝子起來孝子領子一路推搡出門便進去再也

  孝子門外不敢敲門見天自己:「父親料想不肯!」抬頭叫做竹山只得房屋門口看見一個道人出來買通道人日日養活父親不到半年之上身邊這些銀子用完思量東山恐怕不著耽擱父親飯食只得左近人家傭工替人打柴每日幾分銀子養活父親鄰居陝西父親的話禪林和尚

  和尚歡喜欽敬禪林一個掛單和尚和尚便是馬賊頭髮和尚慈悲不想和尚禪林行凶無所不為首座和尚和尚:「禪林必要壞了清規。」和尚出去和尚不肯後來首座知客:「和尚和尚:『再不禪林規矩後面院子!』」和尚懷恨在心不辭和尚次日收拾衣單和尚半年思量峨嵋山走走順便成都孝子眾人行李衣缽露宿一路來四川

  成都百十日下和尚出去看看一個一個和尚和尚忘記不得和尚認得和尚便上前問訊:「和尚不好前邊就是何不?」和尚歡喜:「最好。」和尚和尚曲折一個前邊菩薩殿沒有菩薩中間一個榻床和尚和尚走進說道:「和尚認得?」和尚想起禪林趕出和尚說道:「偶然忘記而今認得。」和尚自己坐下睜開:「今日上天葫蘆山岡上一個老婦人酒店葫蘆!」和尚不敢違拗葫蘆出去找到山岡果然老婦人那裏和尚葫蘆婦人葫蘆上下和尚不住下淚便葫蘆打酒和尚便問訊:「菩薩貧僧這般悲慟起來甚麼?」婦人說道:「我方看見老師慈悲面貌不該!」和尚:「貧僧甚麼?」老婦人:「老師可是?」和尚:「貧僧便是怎麼知道?」老婦人:「認得葫蘆但凡腦子葫蘆老師一打沒有!」和尚飛天:「怎麼如今!」老婦人:「怎麼四十舊日黨羽一聲梆子即刻有人!」和尚在地下:「菩薩救命!」老婦人:「怎能說破性命難保看見老師慈悲可憐一個人。」和尚:「菩薩我去那個?」老婦人慢慢說出一個人一番熱心救難驚天動地仗劍立功無非報國忠臣畢竟老婦人說出甚麼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