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四十一回 Chapter 41

第四十一 話舊秦淮 押解江都

  話說南京每年四月秦淮景致漸漸樓子進來船艙中間金漆桌子宜興杯子上好雨水就是走路慢慢天色一來一往上下明亮文德夜夜笙歌不絕那些游人老鼠河內水花出來一般直到國子監四月生辰清早水門:「正字走走,」船家一路進香回來慢慢下午時候微微上岸走走馬頭一個招牌

女士精工王府手帕招牌便是。」
  大笑:「先生南京許多奇事這些地方女人女人眼見掛起一個招牌豈不可笑!」:「這樣我們上去。」便上好閒談一回回頭看見明月上來滿雪亮一直上去月牙許多那裏著涼中間上面兩個下面主位身穿直裰涼鞋面龐疏疏一個少年白淨面皮微微鬍子失落兩邊女人小船走近眼前認得兩個一個一個不得兩個看見起身:「過來。」主人便:「?」:「正字。」主人:「先生當初贛州太守可是?」:「便是。」主人:「四十年前大人終日相聚尊翁還是。」:「莫不?」主人:「便是。」:「當年年幼不曾幸會。」:「先生可是先生貴族?」:「還是受業弟子四十近日。」:「?」:「便是小兒。」過來新鮮諸位:「幾時那裏?」:「南京現在。」:「大家花木江北甚麼?」便黃金隨手不勝說道:「記得十七年前湖廣先生酒量越發二十年來不得一回只有陳酒所以三千里外告訴知府做主今日說起無疑。」:「除了一個。」:「老伯相好?」:「大人無人不敬當代第一公子至今想起形容笑貌目前。」談到:「這樣盛典可惜不得將來大事諸位先生大家一會有趣!」當下談心話舊一直半夜燈火闌珊笙歌一聲眾人:「我們各自分手。」

  年老當下上去回家一路北門自己同上家人燈籠回去次日依舊次日帖子蓮花來回一日

  在後:「等閒四十年前同人典當自己經營萬金典當拱手自己行李一個州城十數年來往來經營數萬產業南京平日好友敦倫人治不曾同胞兄弟一個多少老朋友殯葬當年教訓敬重文人現今四千銀子雞鳴惠王衡山一個。」歡喜辭別

  轉眼清風秦淮一番景致滿城大和尚懸掛佛像鋪設西一路施食進香之內煙霧梵唄不絕精緻蓮花起來水面極大佛家地獄赦罪超度這些孤魂升天一個南京秦淮變做西域天竺七月二十九清涼山地地藏菩薩一年到頭只有睜開滿城香花一年到頭如此歡喜這些保佑所以南京家門桌子通宵大中清涼香煙不絕大風傾城出來燒香

  王府房子同房主人燒香回來自從來到南京招牌斗方刺繡那些好事惡少物色一日一日燒香回來人見打扮後面百十順路在後看見王府那邊有些疑惑次日來到:「王府惡少就要怒罵起來來路何不看看?」:「聽見此時失意避難正要。」當下便新月兩個一個衡山一個閒話王府詩文:「無論怎樣果真詩文難得。」衡山:「南京何等地方四方名士那個婦女們詩文這個明明勾引不能不必。」:「這個一個少年婦女獨自在外同伴詩文過日子恐怕世上其中甚麼既然我們便。」晚飯新月漸漸:「正字今日明日早飯走走。」應諾衡山

  次日正字來到早飯王府前面低矮房屋門首一二那裏吵鬧上前便是一個十八婦人鬏,穿著披風喳喳曉得香囊地方想來明白進去那些看見進去漸漸看見人氣不同連忙接著坐定彼此閒話:「先生詩壇祭酒昨日有人說起佳作可觀所以請教。」:「南京半年不是當作就是江湖兩樣不足先生意思無疑心腸平日聽見家父:『南京名士甚多只有先生豪傑。』句話不錯先生客居在此還是夫人同在南京?「:「寄居。」:「如此拜謁夫人心事細說。」應諾出來說道:「這個女人實有若是人家出來女流許多豪俠光景裝飾覺得柔媚雙手講究此時風氣未必女子紅線一流負氣出來盤問盤問眼力如何。」

  回到家門看見奶奶:「奶奶正好今日看看。」正字奶奶進去少刻轎子門首進來內室接著上首主位奶奶在下面彼此寒暄問道:「姑娘如此青年獨自一個同伴還有許字過人?」:「家父歷年在外先母已經去世小學手工來到南京去處糊口先生相約夫人真是天涯知己。」奶奶:「姑娘昨日對門官家看見觀音』,姑娘畫兒沒有!」:「胡亂見笑。」須臾奶奶房門面前雙膝跪下大驚起來便東西逃走話說:「不能忘情追蹤夫人可能?」:「富貴奢華多少士大夫銷魂一個女子可敬極了必要追蹤禍事。」

  正說進來:「有話要說。」兩個著手門口兩個問道:「你們那裏怎麼直到?」接應:「進來奇怪如今江都緝捕文書拿人商家出來一個眼色如何?」:「此刻指使揚州逃走逃走不要緊這個有些妥帖。」正字:「小弟進來為此此刻莫若銀子仍舊王府自己回去道理。」銀子違拗進去一番奶奶起身:「這個不妨那裏便一路。」:「人我便飯先生還有奉贈寫完。」當下奶奶自己自己詩集正字寫完又稱銀子

  告辭出門一直回到手帕兩個門口攔住說道:「還是轎子還是下來我們進去不必!」:「你們衙門衙門犯法官司那裏不許進去你們大驚只好!」慢慢進去兩個有些銀子一個首飾匣子出來:「。」正要說道:「我們清早公家伺候半日臉面轎子回來就是女人難道!」不理二十四一直奈何上回:「那個。」知縣聽說便帶到回話進來知縣容貌問道:「既是女流甚麼私自偷竊銀兩潛蹤地方甚麼?」:「富強良人父親知縣父親況且雖然文墨怎麼一個出來。」知縣:「這些江都不管文墨可能當面?」:「隨意一個可以求教。」知縣槐樹說道:「以此。」七言知縣兩個行李頭面盒子銀子一個」,一個知縣知道本地名士關文吩咐:「你們押送江都一路須要小心不許多事。」知縣江都同年相好密密裝入關文開釋婿後事

  當下兩個轎子西門行李船頭安歇小船兩個一同兩個婦人一個二十六光景一個十七打扮跟著一個漢子面孔齊眉行李婦人一塊兒問道:「姑娘那裏?」:「揚州同路。」中年婦人:「我們揚州上岸。」一會船家兩個一口:「甚麼東西我們辦公不問我們要錢!」船家言語別人開船燕子西南清早要錢:「昨日明白你們辦公不用。」人道:「姑娘我們一毛不拔我們西北!」說道:「便怎麼樣!」船艙上岸小腳就是一般自己兩個慌忙行李一個四門一個起來那個船家漢子一乘轎子兩個跟著

  漢子兩個婦人頭道一直覿叫道:「姑娘姑娘親自南京西門近來生意如何?」:「近來那些所以投奔老爹。」:「這樣兩個姑娘。「當下兩個回到進門上面後面就是廚房廚房一個人那裏洗手看見兩個進來歡喜要不一番煙花筆墨畢竟後事如何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