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四十二回 Chapter 4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二 公子妓院 家人報信

  話說兩個婊子房門洗手那個人:「老爺過來看看姑娘!」兩個婊子抬頭頭巾身穿直裰腳底穿尖頭大黑麻臉骨碌眼睛自己兩個袖子只管

  老爺廚房走出兩個婊子上前叫聲老爺!」屁股著衣老爺跟前老爺雙手:「乖乖姐姐認得老爺就是造化!」:「老爺姑娘老爺照顧老爺老爺。」老爺板凳兩個姑娘一邊一個同在板凳自己扯開拿出油油姑娘姑娘雪白過來拿出袋子檳榔出來滿鬍子滿嘴左邊右邊兩個姑娘臉巴子姑娘拿出過去夾肢窩接過茶杯問道:「老爺這些?」老爺:「怎麼沒有前日打發南京二十大紅緞子大黃緞子一個就要進京九月霜降萬歲做大將軍我家老爺副將並排一個磕頭總督。」正說出去悄悄一會進來:「老爺姑娘看見老爺不敢進來。」老爺:「何妨進來不是。」當下進來一個少年生意

  嫖客進來坐下稱出銀子盤子盤子老爺教門二三雞蛋出來上一個老爺首席嫖客老爺姑娘嫖客板凳姑娘撒嬌老爺坐定老爺猜拳贏家老爺自己喉嚨一個寄生》,便是姑娘嫖客姑娘老爺姑娘姑娘轉臉不肯老爺筷子姑娘只是不肯老爺:「簾子上去上去放下放下姑娘一個偏要!」走進催促姑娘只得:「老爺。」把總進來老爺言語婊子一同入席直到四更時分老爺小狗都督燈籠:「。」老爺老爺嫖客花錢一會婊子洗臉屁股比及上床

  次日老爺早來公子餞行南京恭喜聽見老爺公子喜從天降:「老爺即刻晚上?」老爺銀子一個:「若是。」:「不敢不敢只要老爺別的就是我們老爺何況大爺。」老爺:「乖乖這就在行的話只要有福大爺起來甚麼?──珍珠放光我們大爺只要得著性情就是燒火銀子出來你們!」李四在旁著實高興吩咐老爺七手八腳整治酒席下午時分老爺大爺一個穿大紅直裰一個穿直裰腳下粉底大清白日燈籠一對都督」,一對南京鄉試」。大爺進來上面坐下兩個婊子老爺在旁大爺:「現成板凳不是。」老爺:「正是大爺兩個姑娘一個?」:「怎麼!」兩個婊子輕輕扭頭板凳大爺:「兩個姑娘今年?」老爺:「十七十九。」上茶兩個婊子親手杯子水漬走上大爺大爺老爺問道:「大爺幾時恭喜起身?」大爺:「明日就要現今我們?」老爺大爺趁空姑娘板凳親熱一回

  少刻教門廚子教門燕窩鴨子老爺自己大爺老爺兩個婊子上來老爺底下一會老爺問道:「大爺就要進場初八五更太平我們揚州不要?」大爺:「那裏太平柵欄大門龍門大炮。」:「這個沒有我們老人家。」大爺:「差不多放過至公擺出香案天府大人穿著蟒袍起身遮陽三界大帝關聖帝君進場鎮壓將軍進場放開遮陽大人文昌開化梓潼帝君進場魁星老爺進場放光。」老爺:「原來這些神道菩薩進來可見大事!」姑娘:「這些菩薩大爺大膽進去若是我們不敢進去!」老爺正色:「我們大爺也是天上姑娘!」大爺:「文昌大人朝上功德父母。」老爺:「怎的叫做功德父母?」:「功德父母人家進士祖宗進來若是秀才百姓進來甚麼?」大爺:「門前還有紅旗底下還有紅旗底下下場底下下場這時候大人:『。』兩邊燒紙一陣陰風颯颯進來跟著紙錢紅旗底下。」姑娘:「阿彌陀佛可見好人這時候分曉!」老爺:「我們老爺多少功德多少人命不知多少紅旗那裏?」大爺:「幸虧進場若是進場生生就要!」老爺:「怎的?」大爺:「前科宜興飽學秀才在場做完文章高聲朗誦忽然一陣微微蠟燭掀開帘子一個定睛就是相與一個婊子:『已經怎麼?』婊子嘻嘻硯臺翻過來卷子卷子大塊婊子不見了歎息:『也是如此!』可憐大雨冒著出來在下三天我去告訴如此:『當初不知怎樣作踐所以。』生平作踐多少大場不得?」兩個姑娘拍手:「老爺作踐我們進場兩個就是!」一會老爺喉嚨一個小曲大爺一個婊子不消說三更燈籠回去

  次日南京老爺送上回去大爺閒談進場熱鬧:「今年甚麼?」大爺:「沒有別的去年老人家貴州征服苗子一定這個。」:「貴州。」大爺:「如此只得錢糧兩個其餘沒有。」一路到了南京管家鬍子接著行李釣魚大爺走進一個旁門進去卻是收拾清爽坐定看見對面一帶欄杆斑竹簾子各處秀才那裏哼哼唧唧文章

  大爺便鬍子火爐燭臺鷲峰交卷料理月餅人參炒米醬瓜生姜板鴨大爺:「貴州帶來阿魏進去恐怕著急。」足足料理一天大爺自己查點說道:「功名不可草草!」

  初八早上頭巾兩個小子頭上籃子一路打從封面諸葛恬逸超人一直等到秀才完了他們兩個到底不得進去大爺自己籃子行李看見兩邊火光一直天上大爺在地下聽見高聲喊道:「仔細搜檢!」大爺這些進去二門龍門初十日出每人鴨子一天十六一個都督戲子

  少刻到了教門自己廚子不用班子跟著一個燈籠十幾燈籠三元」。隨後一個人後面一個一個到了門首管家進去大爺打開原來:「一部。」大爺知道領班進來大爺說道:「一個伺候諸位老爺昨日聽見老爺故此特來伺候。」大爺為人有趣一同一回戲子上面文昌帝君夫子紙馬過頭祭獻大爺鑼鼓開場天色十幾照耀滿堂雪亮足足三更:「幾個小孩子老爺醒酒。」戲子一個個貂裘穿新鮮上場一個五花八門大爺大喜:「老爺不見孩子兩個。」大爺:「他們這樣小孩子曉得甚麼東西有別去處我去走走。」:「這個容易老爺就是官家也是徒弟天長十七老爺大會有名老爺明日外科先生招牌對門一個就是。」:「內眷一同走走。」:「偌大十二二老甚麼少不得下來奉陪。」完了辭別

  次日大爺山羊貢茶一直來到官家敲開一個大腳進去前面上頭左邊一個小巷進去身穿色長指尖欄杆上乘看見大爺進來說道:「老爺那裏?」大爺:「昨日師父最好今日特來還有人事權且收下。」家人進來說道:「怎麼老爺這些東西?」大腳:「進去相公出來。」大爺:「教門不用。」:「極大揚州螃蟹不知老爺不用?」大爺:「我們本地東西歡喜我家伯伯老爺高要家信要不不得。」:「老爺出仕?」大爺:「我家老爺貴州都督回來下場。」煙霧迷離兩岸人家燈火行船往來不絕燈燭纖纖玉手只管大爺大爺:「。」大腳螃蟹桌子拿出紫砂好處聽見門外走出大門外科先生肚子那裏大腳一門螃蟹上前講說劈面臭罵:「海市蜃樓』,合該螃蟹門口甚麼我家難道上頭眼睛?」彼此吵鬧還是家的管家進去剛纔坐下鬍子慌忙進來:「小的那裏找尋大爺!」大爺:「這樣慌張?」鬍子:「那個花園鷲峰旁邊一個人幾個衣服剝掉老早不得出來得要間壁一個奶奶家姑老太把住那裏!」大爺燈籠照著鷲峰間壁那裏幾個:「我們好些沒有大紅日子那個!」大爺雄赳赳分開眾人推開奶奶拳打看見出來那些待要攔住看見大爺雄赳赳都督燈籠不敢各自回到下處二十多漿知道就要揭曉放出弟兄兩個在下足足出落不曾看完兩個大罵不通興頭貴州衙門家人到了上家拆開來看一番有分桂林戰征畢竟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