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四十三回 Chapter 4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三 將軍大戰 歌舞酋長劫營

  話說領得正在氣惱家人貴州鎮遠上家拆開

「……近日頗有蠢動等於發榜無論要緊!……」
:「老人家我們衙門我們收拾收拾打算長行。」當下鬍子房錢行李西門上船聽見板鴨幾樣茶食送行悄悄一個荷包銀子當晚開船到家上岸回家坐下上人進來:「。」老爺後面一個人進來見面說道:「聽見我們老爺出兵征勦苗子苗子平定明年朝廷必定一齊我們老爺一品料想稀罕紗帽姑娘看看也好三分!」:「紗帽單單姑娘不如紗帽!」:「你們只管說話這個那裏?」上來磕頭請安上來老爺:「為人妥帖使喚。」拆開前頭請問老伯安好的話後面說到:「一向貴州長隨貴州小路認得可以使令說道:「我們也許不會既是留下使喚便。」磕頭下去上人進來:「老爺到了。」:「老二。」出去會客老爺回來問道:「甚麼?」:「東家開江路上照應照應。」一同老爺:「今日明日送行。」:「若是得空姑娘那裏瞧瞧那裏。」:「就是討債今日工夫婊子!」老爺次日鬍子幾個行李上船旗牌十分熱鬧老爺分別的話一個小船回去

  開船一直進發大作吩咐白頭茫茫一般橫掃岸邊便岸上凶神似的齊聲叫道:「我們!」那些小船不由分說子兒小船小船裝滿一個人起來穿小港無影無蹤舵工朝奉面面相覷束手無策望見這邊貴州都督旗號知道少爺過來跪下哀求:「小的老爺這些強盜生生打劫老爺眼見老爺做主搭救!」:「我們家老雖是鄉親地方官你們須是地方官衙門。」朝奉無法只得彭澤縣知縣即刻舵工朝奉水手一干問道:「你們為何停泊縣地緣故那些平日認得認得?」舵工:「小的岸邊小船凶神小的了去了。」知縣大怒:「法令嚴明地方那裏這等分明奴才商人家人任意沿途借此希圖抵賴到了?」不由分說兩邊舵工二十打的皮開肉綻朝奉:「一定知情!」可憐朝奉長大近年鬍子主人出來何曾這樣屁滾尿流憑著甚麼就是甚麼那裏一句當下磕頭求饒知縣水手一番一干明日再審朝奉一個水手少爺人情帖子上來知縣:「家的家人小心失去還有老爺已經下次小心寬恕他們。」知縣少爺:「曉得遵命。」坐堂齊一面前說道:「你們江都照數開恩初犯!」一齊出來朝奉舵工少爺磕頭說情鼻子

  次日開船登陸到了鎮遠打發鬍子衙門通報隨後就是鎮遠太守太守進士出身年紀六十科目大興出來鎮遠最為熟習太守鎮臺西上茶談到苗子太守:「我們王法從來不敢多事只有容易起來一帶苗子尤其可惡前日長官上來:『生員苗子別莊不肯放還若是放還五百銀子身價。』老爺怎麼一個辦法?」鎮臺:「內地生員關系朝廷體統如何王法沒有第二兵馬交與地方官治罪還有別的甚麼辦法?」太守:「老爺但是何苦為了一個人興師愚見不如田土好好可以。」鎮臺:「老爺譬如田土留下一千銀子甚而老爺親自老爺留下銀子如何辦法況且朝廷每年百十錢糧養活這些既然興師不如養活這些閒人!」太守太守:「我們一個簡明看上如何下來我們遵照辦理就是。」當下太守多謝辭別

  鎮臺進來兩個請安叩見家鄉的話各自安息總督下來

帶領兵馬剿滅法紀。」
鎮臺即刻差人書房不知甚麼緣故三更時分鎮臺書房手下迴避鎮臺五十一定說道:「先生收下不為別的一個。」戰抖說道:「老爺吩咐只管怎麼樣不敢老爺!」鎮臺:「不是這樣不肯連累明日上頭行文出兵知會過來帶領兵馬寫作帶兵』。元寶。」應允銀子回去幾天過來鎮臺出兵文書帶兵字樣調遣糧餉齊備

  看看除夕清江銅仁守備:「日用兵法。」鎮臺:「不要。『運用在於一心。』苗子今日過年正好出其不意無備。」號令清江將帶人馬從小穿鼓樓其後銅仁守備帶領人馬石屏直抵前鋒鎮臺人馬在野中軍大隊調撥已定往前進發鎮臺:「巢穴正在我們大路驚動以逸待勞我們難以刻期取勝。」:「認得還有小路穿後面?」:「小的認得香爐後面十八只是寒冷現在難走。」鎮臺:「這個不妨。」號令中軍穿步兵穿鷂子一齊打從路上前進

  且說正在聚集苗子男女飲酒作樂過年一個得了翁婿兩個羅列許多穿花紅柳綠鳴鑼演唱忽然一個小卒飛跑報道:「不好皇帝發兵已經到了!」附體調標槍一個小卒沒命報道:「鼓樓大眾兵馬不計!」慌張著急一聲後邊山頭上火連天捨命混戰兵馬長槍死傷過半小路逃往別的

  那裏前軍銅仁守備清江都會在野巢穴苗子炊爨號令三軍在野守備帳房:「將軍不要放心逃往必然救兵今夜我們不可防備。」:「此處最近?」:「此處不足三十。」:「有道理。」守備:「將軍本部人馬石柱左右回去你等回去伏兵上前掩殺。」收留內中唱歌穿中軍帳房歌舞作樂兵馬將士埋伏果然五更天氣率領悄悄渡過石柱望見中軍燈燭輝煌正在歌舞一齊帳房不想一個那些之外並不一個人知道往外伏兵喊聲連天拚命石柱一聲伏兵前來苗子腳底巉巖荊棘

  得了大勝檢點人馬損傷凱歌鎮遠太守接著恭喜別莊以及下落鎮臺:「我們他們窮蹙逃命料想兩個已經自戕溝壑。」太守:「大勢看來如此但是上頭下來一句話難以明明飾詞。」當下鎮臺不能言語回到衙門兩個少爺接著十分躊躕不曾睡著次日出兵得勝情節上去總督那裏下來太守所見一樣別莊要犯:「刻期拿獲,」鎮臺一時無法在旁跪下:「路徑小的認得老爺小的打探別莊現在何處便設法。」鎮臺大喜五十銀子打探

  回來:「小的別莊劫營苗頭而今蟲洞那裏小的那裏打探那裏別莊家口十幾個人手下兵馬全然沒有聽見他們我們鎮遠正月十八神道出現滿城人家家家關門躲避他們打算一日做鬼老爺打劫報仇老爺須是防範。」鎮臺:「知道了。」歇息果然鎮遠風俗正月十八龍神妹子妹子醜陋看見多少護衛人家不許出來若是瞧見疾風暴雨平地水深人民淹死無數相傳已久

  到了十七鎮臺面前問道:「你們一個認得?」內中一個出來:「小的認得。」鎮臺:「。」便穿上白布直裰戴上帽子石灰地方模樣家丁牛頭馬面魔王夜叉猙獰怪物吩咐:「明日看見即便捉住重重。」布置停當傳令北門城門別莊假扮賽會在身半夜來到北門看見城門衙門十幾個人兵器月色微明照著一個大空院子不知那裏進去忽然頭上一個怪物一個噹噹兩下地動一般憑空下來火把跳出惡鬼鋼叉留客上前別莊好像地方走上喊道:「!」眾人一齊十幾個人一個不曾鎮臺次日太守聽見拿獲歡喜別莊梟首示眾其餘苗子進京奉上

辦理糜費錢糧三級調用以為好事。」
鎮臺接著一口氣到了公子商議收拾打點回家一番將軍已去大樹飄零名士先人窀穸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