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四十五回 Chapter 45

第四十五 友誼 堪輿回家

  話說先生拿來上面大概意思:「大哥千萬不可聽見大哥最好放心住著料理清楚大哥那時大哥回來。」先生:「畢竟甚麼?」:「不肯此時住著自然知道。」先生:「到底甚麼兄弟可作著急就是不肯知道倒反。「五河正在那裏說話打發人道:「那裏來文提要不曾無為甚麼?」人道:「不曾那個看見我們辦公曉得我們衙門強盜穿著不肯那個!」先生只得了知:「生員在家不曾無為生員毫不。」知縣:「不曾不得現今無為有關在此不曾自己。」公案關文下來接過

無為知州五河。……」
:「生員可以明白關文生員。」關文便知縣:「生員不必明白。」:「?」值日:「沒有。」:「可見關文捕風捉影。」起身知縣:「生員下去這些清白回覆。」下來衙門一個茶館起身:「二相那裏大清早就是不能難道此時不成?」先生:「家老出去。」人道:「生員生員到頭倒是自己別人對門茶館後頭就是你們生員行家進去。」先生只得茶館後面人道:「二相自己稿子不得昨日飯店一頭。」

  先生代書拱手板凳一個人頭巾身穿直裰腳底雙打唱曲認得朋友看見先生進來說道:「二哥。」先生:「。」:「老爺老爺這個知道。」在旁悄悄說道:「先生將來不得令兄現在南京知道自古地頭文書』,當事為主當事府上奉行老爺商議一門腳色只有還是盛德如今未必計較平日不曾上周大福大量可以放心不然先生你們平日聯絡令兄出事沒有。」先生:「關切回文斟酌。」:「。」當下知縣文書無為許多

  文書回頭清白

要犯五河五十四月初八無為州城會話人命十一關說十六之後酒席城隍四百人均一百三十三有零二十八辭行南京五河諱稱事關人命來文事理!」
知縣關文先生先生:「有的分辨生員上來做主。」下來到家說道:「姐夫不是這樣分明一回一回雪片文書姐夫甚麼自己在身不如老老現在南京行文南京姐夫落得乾淨娃子』,甚麼別人棺材自己門口?」先生:「弟兄主意不要。」:「不是平日性情不好得罪大典我們鄉紳王公他們一個人偏要得罪就是鄉紳親家進士聽見就是王公日子初三他們一定講到不要令兄不好王公明白那時王公作惡起來姐夫藏匿不住還是。」先生:「若那再說出來。」:「。」先生:「。」見說不信回去先生回文

貴州:『要犯五河五十四月初八無為州城會話人命十一關說十六之後酒席城隍四百人均一百    三十三有零二十八辭行南京五河諱稱事關人命……』隨即本生生員四十四生員四月初八鳳陽初九初十十一學生赴考十五案發次日一等第二二十四肄業一身鳳陽一身無為口供結對鳳陽無為便外鄉光棍頂名據實。」
文書那裏先生一塊石頭寫信回來先生回來這些:「兄弟!」便:「衙門使一總多少銀子?」先生:「這個帶來銀子料理。」

  弟兄商議風水恰好一個便那裏那裏沒有外人就是兩個堂兄弟一個一個人見大哥二哥慌忙作揖彼此外路:「今日王父老二。」主人:「不曾陰陽帖子。」:「四點聽見前日時候一句話不好朝廷身子一下。」先生:「沒有甚麼話說不好就是說不好皇上自己一下?」殷紅:「然而不然翰林院大學士就要在朝大堂議事不好朝廷難道得罪?」主人:「大哥前日南京聽見天府進京?」先生不曾答應:「這個朝廷一天天府同年不肯得罪府尹唧唧帶來府尹自己所以進京。」先生:「更換翰林院衙門不管未必。」:「王父前日大典酒席?」盤子青菜鯽魚盤片瓜子人參盤石豆腐一會主人走進一個口袋繩子說道:「今日賢弟就是要看山上?」先生:「山上幾時破土?」主人:「前日。」正要打開出土來看過來:「。」過來一塊面前右邊一會左邊一會拿手指頭一塊半天說道:「好不好?」翻過來正面一會翻過來反面一會一塊著眼半日睜開鼻子跟前半天說道:「果然不好!」主人:「?」:「不得就要!」先生:「在家十幾賢弟精於地理。」:「大哥經過愚弟兩個!」先生:「山上?」先生主人:「便是賢弟商議。」先生屈指:「已經二十多平安可以不必。」:「大哥那裏螞蟻兒子父親螞蟻起來個人!」先生:「如今那裏?」:「昨日不是我們我們一塊尖峰形勢大哥。」盤子兩個指頭圈子:「大哥尖峰那邊來路山上一個一個一個一個一個一個彎彎骨碌一路接著周家跌落一個一個骨碌結成一個叫做荷花』。」

  正說主人諸位青菜許多碗頭眾人舉起差不多麵條彎彎一個著眼:「狀元下去一甲第二不得眼睛!」主人:「下去自然?」:「就要不等!」:「就要下去知道!」先生:「前日南京聽見朋友只要父母子孫發達渺茫。」:「然而不然父母果然子孫?」:「然而不然府上一個爪子恰好膀子所以前日難道不是一個爪子大哥不信明日上去知道。」一齊起身燈籠各自歇息

  次日先生先生商議:「昨日兩個兄弟怎樣一個道理?」先生:「他們好聽究竟我們還是商議。」先生:「。」次日弟兄兩個:「往常諸事先生先生老爺大事盡心?」先生:「弟兄先生凡事恕罪。」先生:「我們只要父母大事拜託不必只要地下我們愚弟感激!」一一領命一塊祖墳旁邊先生先生親自祖墳上山二十銀子擇日日子不曾先生盤子打算老弟兩個自己談談時候大街上虞公子

今晚。」
先生:「知道家老我們。」打發出門隨即一個蘇州打發弟兄兩個洗澡先生先生:「朋友我們我們。」弟兄兩個來到兩個大腳主子五河風俗個個大腳睡覺正經大家說起眼睛得意以為羞恥兩個彼此疑惑疑惑得了主子疑惑得了主子起來大家廚房粉碎伸開大腳洗澡先生不成不成倒反半日主人出來主人不好意思改日先生家門便酒席大門先生:「我們仍舊回家自己。」先生盤子娘娘盤子那裏先生:「今日不成可見!」弟兄兩個小菜晚飯彼此歇息

  時分門外大喊弟兄一齊驚覺看見通紅知道對門失火慌忙衣裳出來鄰居父母靈柩街上火燒房子天亮靈柩街上五河風俗靈柩出門進來就要窮人所以親友來看日子先生先生:「父母自然正正親友如此草率意思仍舊靈柩請進中堂擇日出殯。」先生:「如果弟兄兩個。」當下眾人靈柩請進中堂日子出殯許多個人一個大新家兄兩個越發做出這樣一番風塵惡俗之中俊彥之外經綸畢竟後事如何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