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四十六回 Chapter 4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六 三山賢人餞別 五河縣勢利薰心

  話說先生父母之後先生商議南京謝謝銀子用完順便可以收拾行李先生先生細說不勝歎息正在閒話外面進來老爺先生:「便是表兄不妨一會。」正說鎮臺進來坐下鎮臺:「先生先生光儀不覺鄙吝隨即不得一日先生?」:「便是表兄老伯去歲相約。」鎮臺大喜:「今日無意中幸事。」作揖坐下先生:「先生社稷今日名將風度。」鎮臺:「事勢不得不至今想來究竟還是意氣用事並不報效朝廷心中不快悔之無及!」先生:「這個朝野自有定論先生不必。」:「老伯貴幹何處?」鎮臺:「家居偶爾借此諸位就要博士竹林。」辭別出來先生先生

  鎮臺國子監博士那裏留下不在北門帖子鎮臺主人出來坐下彼此仰慕的話鎮臺提起往後:「家叔此刻恰好何不一會?」鎮臺:「便極了。」吩咐家人鎮臺拜見一遍:「先生恰好先生尚未重九相近我們何不相約一個登高就此便先生一日。」:「便相聚便。」鎮臺一會起身說道:「日內登高可以。」出來鎮臺衡山正字莊家隨即家人銀子鎮臺寓所管家各位在家等候那裏少刻衡山正字到了收拾一個四面菊花此時正是九月初五天氣各人穿著閒談一會鎮臺博士到了眾人迎請進來作揖坐下鎮臺:「我們天涯海角賢主人相也是三生可惜先生就要之後不知何時?」:「各位先生當今山斗今日惠顧五百賢人。」坐定家人上茶揭開白水一般香氣銀針水面」,雖是隔年香氣博士說道:「先生當年不見。」:「小弟白水!」鎮臺:「果然水草數年。」:「先生博雅北魏!」衡山:「後代變遷!」:「宰相讀書人將帥讀書人若非先生安能大功?」正字:「可笑邊庭上都不知有水核算知道這不學問還是學問學問朝廷重文輕武考核可見大部移動不得。」一齊大笑起來戲子讓坐戲子上來參堂起身:「今日各位先生晚生有名十九各位先生每人。」博士:「怎麼叫做』?」先生昔年風流一遍眾人大笑鎮臺:「令兄?」:「正是。」正字:「先生一番評騭至公只怕之後做主目迷五色奈何?」眾人當日一天做完黃昏時分眾人妙手丹青登高送別」,博士餞別

  南京餞別博士不下博士應酬送別小船西門起行只有拜別:「已去。」博士不勝悽然坐下說道:「赤貧南京博士每年三十一塊或是或是州縣俸銀每年夫妻兩個不得餓死子孫現今小兒讀書可以怎的南京時常問候。」分手博士不見了回來先生這些告訴先生:「退淡定君子我們日出以此。」彼此一回當晚先生先生回去:「表弟西先生大哥到家兒子目今就要回去。」先生辭別次日束裝渡江回家

  先生渡江回家先生接著帖子

表弟敬請表兄先生教訓小兒每年四十在外。」
先生次日回拜出來歡喜作揖上茶:「小兒自幼失學數年愚弟表兄表兄出遊在外恰好表兄在家就是小兒有幸舉人進士表兄車載斗量不是甚麼出奇東西將來小兒表兄第一表兄品行這就受益!」先生:「老拙株守世交老弟氣味投合老弟兒子就是兒子一般不盡教導說中舉人進士這不或者不在至於品行文章令郎自有家傳。」彼此吉日先生先生到了公子出來拜見先生辭別那邊書房

  坐下上人一個進來的哥叫做前科中的舉人先生先生坐下:「今日恭喜令郎。」:「正是。」:「先生最好只是這些先生舉業不是時下惡習排場不是中和。」:「小兒如今表兄不過勢利小人。」

  一會:「請教古學。」:「甚麼古學。」:「不是笑話請教就是前科僥倖一個鳳陽自從不曾而今祭祖昨日帖子如今回拜』?」:「怎麼?」:「難道不曾聽見一個中的帖子照樣?」:「難道不曉得一個叫做鬼話夢話!」:「怎的夢話?」仰天大笑:「至今沒有這樣奇事!」:「世家大族先生不曾這些官場上來儀制未必知道不知過多帖子樣式來歷難道!」:「長兄這樣這樣何必!」:「不曉得先生出來。」正說:「進來。」兩個站起來進來作揖坐下:「表兄昨日便還有便。」:「昨日中飯午後六家出來怎的這樣扯謊?」先生先生首席對面主人帖子話說先生先生頸子出來說道:「那個請問人生世上祖父要緊科名要緊?」:「自然祖父要緊!」先生:「祖父要緊如何舉人便同年這樣得罪名教的話一世不願二哥這位一字不通若是姪兒祠堂祖宗神位板子!」看見先生知道支開

  須臾完了先生起身:「我去走走。」:「今日出去老二出來!」:「今日先生知道不好說別處。」一時回來說道:「衙門出來出去。」:「沒有這個相與那裏?」疑惑上傳帖子:「家眷同學頓首。」迎接進來作揖坐下拿出過來說道:「小弟京師東家表兄先生先生今日。」接過拆開從頭說道:「先生舊交?」:「大人門生所以小弟中共。」:「先生公事?」:「此處外人可以奉告當鋪戥子剝削小民所以下來果真。」椅子跟前:「太公極大仁政別的當鋪不敢如此只有大方兩個鄉紳縣官相與極好所以無所不為百姓敢怒而不敢言如今這個只要太公堂堂何必這樣人相在先不可漏洩小弟。」:「領教。」:「先生小酌一來恐怕二來地方耳目眾多明日菲酌。」:「不敢當。」作別

  走進書房問道:「可是那裏?」:「怎麼不是!」:「不信!」沉吟:「不錯果然他們聽見正在疑惑果然衙門他們這個有些恐怕甚麼光棍旗號到處騙人不要!」:「不見得不曾他們。」:「一定沒有他們?」:「難道天長表兄有名。」搖手:「不然名士既是名士一定翰林院衙門走動況且天長一個人不帶家的一定不是!」:「是不是只管怎的!」便:「酒席甚麼到此不停!」一個:「酒席已經停當。」

  一個行李進來:「老爹到了。」直裰布鞋花白鬍鬚酒糟進來作揖坐下:「今日恰好府上先生喜酒!」老爹洗臉身上那些一同先生首席天色上點一對還是曾祖尚書殿御賜六十餘年簇新先生:「自古故家喬木』,果然尊府沒有第二。」老爹:「先生,『三十河東三十河西』!三十年前府上何等氣勢親眼看見而今府上府上別的王公他們一個人時時相公要緊的話百姓怎的不怕相公再不別人!」:「這些相公?」老爹:「現有一個相公下來寶林寺官家今日清早六家老二個人書房一天不知太爺作惡一個相公下來。」冷笑:「何如?」先生看見這些:「老爹去年?」老爹:「正是同年所以准的。」先生:「老爹酒糟看見著實精神怎的?」老爹:「浮腫。」眾人一齊一會老爹:「先生英雄出于少年高中我們二老一齊上進不能這樣大位或者老二縣官祖宗爭氣我們光輝!」先生看見這些說道:「我們這些行令。」當下一個快樂飲酒半夜大家老爹燈籠先生回去老爹半夜不等天亮書房一個小小悄悄小小管家兩個進來鬼頭鬼腦不知甚麼便一番鄉僻地面學校非禮畢竟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