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四十七回 Chapter 47

第四十七 重修 大鬧

  話說一個小可就是神童後來子集一樣不曾熟讀一樣講究一樣通徹二十多學問一切文章況且尚書翰林太守真正大家無奈一肚子學問五河不許開口五河風俗說起品行說起十年世家大族鼻子那個古文眉毛都會五河甚麼山川風景鄉紳五河甚麼出產鄉紳五河那個奉承鄉紳那個德行奉承鄉紳那個奉承鄉紳另外徽州方家親家還有親熱就是銀子出來惡俗地方田園別處因此父親太守清官當初清苦日子在家儉用銀子此時太守公告在家不管家務每年銀子便田地人家買房差不多臭罵那些以此開心有些到底貪圖銀子所以親熱

  老爹行頭管家書房說道:「左近無憂每年六百二千銀子前日已經打算那些不肯。」:「甚麼不肯?」老爹:「府上主子香案迎接板子所以不肯。」:「除了?」老爹:「不是這樣寬宏大量他們刻薄所以銀子現成?」:「現成出來老爹。」當下三十大元元寶老爹元寶銀子老爹:「這些銀子。」老爹:「耽擱幾天下去。」:「老爹甚麼公事?」老爹:「明日王父那裏領先牌坊銀子順便交錢後日老二小令那裏拜壽後日中飯下去。」鼻子一聲留成老爹中飯銀子交錢方家平日舉人打聽方家一日打聽是的曉得這個毛病一日說道:「打聽打聽後日老爹打聽的確後日。」應諾打聽半天回來說道:「後日。」:「後日清早一天。」悄悄小官一個十八」,」。起來老爹睡覺書案老爹錢糧回來看見帖子歡喜:「老頭子亨通偶然恰好一日!」歡喜

  十八清早老爹看見一個大門進來一個一個一個蹄子一個果子一個燒賣廚房老爹知道今日不問:「木匠瓦匠?」:「外面圍牆一路瓦工椽子木工多少修理房子木匠他們三百五百銀子起來。」老爹:「先祖風水府上銀子只管銀子?」拱手:「老爹說說,幫銀子我少不得老爹。」老爹:「雖然官員氣魄但是老頭子說話兩句。」悄悄後門一個大門進來說道:「老爹老爺老爹過去。」老爹:「老爺。」

  老爹主人一直來到上人進去主人出來作揖:「老爹幾時上來?」老爹一下答應:「前日。」:「那裏?」老爹答應:「老家。」上來老爹:「今日天氣。」六道:「正是。」老爹:「這些時常王父?」六道:「前日。」彼此一會沒有話說一會老爹:「這些不見不得老爺老爺不得別人其實老爺第二鄉紳老爺!」六道:「按察司這些。」老爹:「正是。」一會一道不見一個不見老爹疑惑只得告辭一聲起身:「老爺。」站起來:「。」老爹:「。」即便辭別出來老爹大門:「莫不?」莫不?」:「莫不帖子?」猜疑不定:「現成。」一直書房桌子自己兩個快活老爹進來站起:「老爹我們方家東西快活!」便:「椅子老爹那邊上好消食老爹。」遠遠椅子上面老爹老爹老爹出來看見他們肥肉鴨子頂門他們一直老爹一直悄悄管家次日回家:「老爹幾時?」老爹:「若是上來若是日子上來。」辭別

  一日在家說道:「前日果然出來寶林寺官家老二都會!」:「前日不是今日是不是甚麼!」:「從不不得回拜攜帶可行?」:「使得。」轎子一同來鳳帖子一個帖子帖子出來:「揚州。」進去書房出來:「明日我們我們沒有老遠明日門口龍興寺我們進去。」:「。」

  次日中飯龍興寺一個和尚隔壁一個和尚有趣:「好聽走過看看。」一會回來垂頭喪氣抱怨:「就是公子齊整一個人一個戲子那裏他們這樣前日此時公子如今一面到底甚麼意思!」:「不曾如今現在不是!」:「同行。」有人出來許多仰慕:「幾時下來。」:「回去日子不得太公。」辭別出來次日帖子

  到家第二先生:「初三我們好幾叔祖伯母叔母我們自家族人出去。」:「這個寒舍共有一百五十我們一同門口穿公服迎接當事大家氣象。」先生:「。」一肚子回來沒有清晨先生眼白問道:「怎樣?」:「正是﹔──怎樣為何這樣光景?」先生:「不要說起去向這些方家老太太他們他們他們背時氣死!」:「如此明日一個叔祖他們!」先生:「只好如此!」相約

  初三冷冷一個沒有堂弟頭巾身穿出來作揖進去叔祖一個亭子沒有執事亭子上街堂弟跟著一直門口遠遠望見兩個亭子先生先生弟兄兩個跟著門口個人彼此看見門前酒席高大中間四面望見戲子上去亭子人道:「老爺戲子!」一會西門亭子人道:「老太太起身!」須臾街上鼓樂金字禮部尚書」、「翰林學士」、「提督學院」、「狀元及第」,執事馬上簇擁老太太亭子大腳老爺紗帽圓領亭子後邊兩班鄉紳鄉紳二老老爺老爺老爺其餘就是舉人進士共有七十穿著紗帽圓領恭敬跟著七十穿著頭巾慌張在後鄉紳一個一個簿子那裏一個一個簿子到底詩禮人家厚道看見亭子那裏走過一個便大家簇擁老太太亭子隨後便是知縣執事便是知縣鄉紳主人

  亭子進去還有一個只有先生祭奠出來享福算計一個先生抬頭交錯老爺一回拘束紗帽圓領便服沿徘徊徘徊便一個雙腳走上哈哈:「來看老太太!」老爺笑容可掬欄杆執事老爺拿手一宗一宗一手欄杆一手拉開虱子一個一個先生看見光景說道:「我們舍弟一同看見這些!」便個人一路街上先生:「我們禮義廉恥一總滅絕沒有若是南京博士那裏這樣如何!」先生:「博士舉動不要禁止怎樣只是德化自然不能出來。」家弟一口氣一同到家各自

  此時已經動工監工修理晚上回來老爹書房問道:「前日老爹甚麼?」老爹:「身上有些不曾舍弟熱鬧執事王公府上那裏唱戲來看:「要不是這樣大事!』自然。」:「老爹曉得叔祖?」老爹冷笑:「那個那裏一定老太太!」:「不必。」晚飯老爹:「賣主中人寶林寺明日可以成事。」:「就是。」老爹:「還有一個說法全然中間五十銀子』,那邊用錢。」:「這個老爹一個元寶。」當下、戥銀色酒水業主老爹賣主中人大清早老爹進來出來書房許多木匠瓦匠那裏銀子多少五十銀子一個時辰老爹出去成田著眼:「不要!」老爹一個:「老爹當真不要!」便吩咐:「!」老爹愁眉苦臉只得自己出去一番惡俗畢竟後事如何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