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五十四回 Chapter 5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四 佳人青樓算命 名士妓館

  話說老爺睡著夢見杭州驚醒窗子天亮起來梳洗起來姐夫點心恰好老爺喜酒﹕“今日就要公府明日。”看見不曾半截在地下說道﹕“恭喜這樣貴人看看恁般時候不曾停當可不是越發﹗”老爺﹕“明日甚麼時候笛子曲子老爺李太白調十六沒有一個。”老爺頭巾囑咐﹕“今晚務必不要﹗”

  應諾兩個長隨回到下處思量沒有一個長隨公府公子二百銀子好用長隨半天回來說道﹐“老爺老爺福建漳州正堂日內起身上任老爺福建任所料理事務銀子明日辭行自帶。”﹕“既是老爺到了我去。”轎子長隨來到進去管家出來﹕“老爺老爺話說留下。”﹕“特來老爺。”回到

  一日三公公子辭行門口轎子三公﹕“老弟許久不見風采一發倜儻姑母去世表兄不曾親自吊唁幾年來學問更加淵博。”﹕“先母辭世有余想念表弟文字相好所以來到南京朝夕請教表兄榮任表弟。”公子﹕“表兄不見何不漳州長途之中覺得寂寞。”﹐“表兄同行在此還有小事三月之后表兄上來。”公子家人一個二百銀子收下三公﹕“老弟走走那里還有幫襯。”﹕“一定效勞。”吃完告辭起身門外轎子送行一直到了辭別回來

  已經在下來到來賓大門臥房﹕“不見老爺心口。”在旁﹕“小兒一個心口但凡氣惱就要老爺不曾那些。”看見淚眼﹕“到底那里疼痛怎樣往日卻是甚麼﹖”﹕“往日茶水不能一口醫生不肯只好人參慢慢保全不得大事。”﹐“銀子五十人參自己帶來。”挨著身子被窩胸前一個抹胸一口氣說道﹕“一發不曉得怎的這樣心慌那些先生吃人虛火往常總是合著黃連夜里睡著合眼要是只好眼睜睜天亮。”﹐“容易明日黃連就是。”﹕“老爺公府人參黃連不值甚麼那里﹗”﹕“不知怎的心里合著做出許多青天白日還有害怕。”﹐“總是身子虛弱不得勞碌不得氣惱。”﹐“莫不是甚麼神道禳解禳解。”

  正說門外出來原來延壽師姑﹕“老爺兩個不見這些佛事﹖”師姑﹕“老人家今年運氣一個二十徒弟觀音沒有家的相公﹖”﹕“常時三好太平老爺照顧公府老爺表兄常時我家造化心口而今進去看看。”師姑一同走進﹕“便是公府老爺。”師姑上前一個問訊﹕“老爺我們師父有道。”師姑老爺面前來看相公﹕“方才禳解何不師父禳解禳解﹖”師姑﹕“不會禳解來看看相娘的氣色。”便屁股床沿本來認得今日抬頭禿前日師姑一模一樣不覺懊惱起來一聲”﹐便師姑﹕“相公心里不耐煩。”眾人問訊房門左手右手口袋

  隨即回到寓所銀子長隨換人黃連主人老太拐杖出來說道﹕“四相身子結實只管這些人參黃連甚麼聽見這些在外房主這樣年老四相不好說自古﹕‘金銀不滿煙花債。’他們這樣人家甚麼有良心銀子用完屁股不朝今年七十念佛觀音菩薩眼睜睜上當﹖”﹕“老太知道了人參黃連公府。”老太便說道﹐“恐怕他們不好還是自己。”出來人參長隨人參黃連銀子一般到來

  來賓聽見里面三弦一個瞎子姑娘算命人參黃連坐下算命瞎子﹕“姑娘今年十七大運庚寅合著貴人貴人就是有些不利一個計都里面有些不安大事姑娘一個華蓋一個將來一個貴人鳳冠太太。”三弦一回起身云片糕棗子桌子丫頭斟茶問道﹕“南京你們生意還好﹖”瞎子﹕“不得不得上年上年我們算命這些睜眼算命我們壞了就是南京二十年前外路自從這些老官家的算了而今個兒我家間壁招親日日丈人窩子鄰家不得安身眼見得今日回家。”起身過多

  一直回來花園一個小巷果然聽見兒子丈人丈人﹕“每日在外測字豬頭燒餅自己嗓子一個難道老婆這個女兒也罷豬頭終日吵鬧那里晦氣﹗”兒子﹕“老爹假使豬頭老人家自己。”丈人﹕“胡說自然﹗”兒子﹕“設或已經老爹老爹而今。”丈人﹕“放屁﹖”兒子﹐“萬一不生這個難道要錢﹖”丈人十分胡說叉子

  瞎子過來丈人呵呵﹕“先生這樣不成說說這些混賬答應豈不可恨﹗”兒子﹕“老爹沒有甚麼混賬賭錢老婆每日測字桌子一本甚麼混賬﹗”丈人﹕“不是別的混賬一個老婆只是那里﹗”兒子﹕“老爹女兒老婆退回去。”丈人﹕“該死畜生女兒退甚麼﹖”兒子﹕“聽憑老爹再嫁一個女婿。”丈人大怒﹕“除非或是和尚﹗”兒子﹕“一時明日和尚。”丈人氣憤﹕“明日和尚﹗”瞎子半天堂屋草薦──不是”﹐慢慢回去

  兒子瓦楞賣掉和尚帽子來到丈人面前合掌問訊﹕“老爹貧僧今日告別。”丈人大驚雙眼掉下著實知道無可如何只得自己女兒養活

  和尚自此以后一身萬事每日測字吃飽文德橋頭測字桌子十分自在半年一日一本那里一個同伙測字來看問道﹕“幾時﹖”和尚﹐“四天。”﹕“唱和當年三公先生超人名士大會切記先生’。夕陽’﹐只消一句便題目點出以下貼切不到別處宴會題目上去。”和尚﹕“那里知道當年大會並不三公做主中堂家的三公公子那時我家先父弟兄大會先父先生先生布衣先生先生主人還有先生令郎先父親口不曉得那里知道﹗”﹕“難道先生先生別人﹖”和尚﹕“尤其不通他們這些西湖並不一會。”﹕“分明’﹐怎麼不是大會﹖”和尚﹕“一本也是匯集許多名士這個生平不會那里忽然跳出﹖”﹕“夢話先生先生不知多少何嘗﹗”和尚﹔“不曾倒是可知一會並不有人不知那里耳朵﹗”﹐“不信那里這些名士聚會這等看起來尊翁未必也是名士恐怕未必令郎﹗”和尚﹕“胡說天下那里父親﹖”﹕“自己兩句何必先生兒子﹖”和尚大怒﹕“幾年桃子幾年’﹗起來來講名士﹗”起身﹕“不該名士到底不是一個名士﹗”兩個領子和尚光頭生疼頂上和尚著眼跳河骨碌底下和尚在地下

  遇見看見和尚在地下不成模樣慌忙起來﹕“怎的﹖”和尚認得說道﹕“無知無識大會三公主人講明要死並且先父兒子這個道理﹖”﹕“這個甚麼要緊兩個這樣其實不該老是父親卻是不是。”﹕“先生不曉得難道不知道先生兒子只是擺出名士難看﹗”﹕“你們自家人何必如此要是當年博士怎樣過日子下回不必。”當下橋頭間壁一個茶館坐下

  和尚﹕“聽見先生表兄福建怎樣不見動身﹖”﹕“正是為此測字幾時可以﹖”﹕“先生那些測字的話我們動身日子就是何必測字﹖”和尚﹕“先生半年我們一面不得能夠出家第二下處請教房主老太外頭一向那里今日管家不帶自己﹖”﹐“來賓常在那里。”﹕“青樓中的曉得愛才這就極了。”和尚﹕“不過是巾幗曉得大會﹖”﹕“的話便是世伯當日相好他們。”和尚﹐“先生來犯不知怎麼樣結局﹖”﹕“也是幾個秀才誣賴昭雪。”一會和尚過去

  茶錢自己到來正在那里同一穿桂花﹕“老爺坐下。”﹕“樓上看看。”﹕“今日不在輕煙盒子。”﹕“今日辭行就要福建。”﹕“老爺就要起身將來回來﹖”丫頭手里不大一口﹕“怎麼不肯﹗”桂花門房烏龜

  看見不瞅不睬只得自己出來不得頂頭一個人叫道﹐“信行我們只管﹗”﹕“偌大人參在乎銀子我少不得料理。”人道﹕“兩個而今不見只有房主老太出來一個客家﹖”﹕“不要﹐‘和尚不得’﹐自然料理明日。”人道﹕“明早留下不要我們跑腿。”回到下處心里﹕“尷尬長隨婆家銀子精光屁股不如行李福建。”老太一溜煙

  次日人參清早寓所半日不見一個門外走進一個人白紙文縐縐人參起來問道﹕“﹖”人道﹕“就是新詩請教先生。”人參﹕“也是。”半天不見出來人參屏門老太拐杖出來問道﹕“你們那個﹖”人參﹕“銀子。”老太﹕“此時觀音。”人參大驚﹕“這等銀子老太﹖”老太﹕“房錢自從來賓家的妖精脫空一身銀子﹗”人參﹐“夢見──說不出”﹐暴跳如雷﹕“尊駕不必不中用只好先生讀書人未必將來回來少不得。”一回無可奈何只得

  扇子出來心里﹕“十六不曾何不測字銀子那里﹖”主意已定回家衣服到來烏龜看見呆子甚麼﹕“家姑談談。”烏龜﹕“既然如此。”烏龜戥子一個包子散碎共有五分烏龜﹕“五分。”﹕“姑娘。”

  自己看見那里棋譜上前一個覺得好笑坐下甚麼﹕“久仰姑娘有些拙作特來請教。”﹕“我們規矩詩句拿出花錢。”半天二十銅錢大笑﹕“這個只好送給儀征家巷不要桌子回去燒餅﹗”悄悄回家

  聽見呆子花錢走上﹕“剛才呆子銀子花錢拿來緞子。”﹕“呆子那里銀子拿出二十銅錢那里回去。”﹕“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