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ecords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志

卷十六 魏書十六 任蘇杜鄭倉傳 Volume 16: Book of Wei 16 - Biographies of Ren, Su, Du, Zheng, and C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河南中牟汉末扰乱关东中牟欲弃:“董卓天下莫不侧目然而未有先发。”:“奈何?”:“关东万人河南无不。”为主簿使坚守发兵太祖关东中牟不知太祖宗族宾客数百太祖太祖都尉亲信太祖征伐军食不足羽林颍川建置屯田太祖中郎将,〔百姓屯田许下百万〕,数年所在仓廪

官渡之战太祖使军器绝粮使一部不敢军国。〈《故事:“太守天性周旋征讨袁绍冀州使东阿吕布兗州东阿大军东阿黄巾屯田以定施行以为有水旱灾不便反覆以为如故不可改易不知使祭酒:‘官田便不便。’怀云云犹自计画使屯田都尉施设因此大田丰足军用定天下王室不幸追赠受封稽留至今处中加封不朽。”《文士先人避难冀州刺史散骑常侍著述襄阳太守文采。〉太祖三百校尉

宽厚事理有所太祖饥荒之际朋友中外信义建安太祖流涕久之文帝功臣中子关内


扶风武功孝廉公府起家酒泉太守安定武都,〈《魏书刚直为人。《魏略兴平避难安定待遇不足:“天下会安不久为此郡守。”太白山书籍自娱安定太守逃走使。〉所在威名

太祖使通河西金城太守丧乱之后户口损耗怀牛羊之间流民得数禁令干犯亲自教民耕种大丰由是归附陇西请服太祖西平校尉文帝校尉赐爵关内。〈《名臣文帝雍州刺史:“金城太守既有平夷西湟中河西声势功效可加封爵。”答曰:“金城所见死丧流亡不满五百离散杂种之后前后怀三千效用西平寻出归命既有尽忠遭遇圣明足以忠臣风俗。”〉

张掖太守酒泉不受太守自称太守武威道路断绝武威太守告急时雍以为不可将军金城不得西:“未必同心善恶获益大军旷日持久善人合於善恶诏命。”於是发兵武威其三张掖步骑三千相见诸军张掖及其河西金城三百

侍中:“。”文帝如此洛阳从容:“?”侍中:“不谓。”於是。〈《魏略侍中起居虎子县令冗散:“不止虎子。”:“不能鹿。”金城禅位以为发丧默然先帝文帝出游左右:“人心不同大位天下。”有为以为为己下马侍中不事其所其所出处新朝怀二心忿大雅君子:“二三。”二三人臣?〉

文帝:“酒泉张掖西域使敦煌?”对曰:“陛下中国流沙不足。”默然鹿大怒胡床稽首:“圣王不以禽兽害人陛下唐尧以为不可!”:“直臣。”以此初四东平尚书。〈太常光禄大夫百官启事女兄将军。〉


京兆。〈《御史大夫延年之后延年南阳茂陵延年子孙。〉少孤继母二十功曹县令系数亲临轻重年少大意孝廉汉中府丞天下官客荆州建安荀彧太祖,〈《荆州侍中尚书荀彧遣人:“何以居位?”相识。〉太祖司空校尉使持节西平太守。〈《魏略少有大志荆州数岁继母开通母丧众人奔走:“无物何为?”乡里京兆尹河东功曹留意诸事功曹:“功曹河东。”〉

太祖既定河北高幹河东太守河东太祖荀彧:“关西南通刘表因之河东四邻多变当今天下要地萧何。”:“。”〈《足以大难智能应变。〉於是河东太守使不得太祖:“大兵。”:“河东三万无主死战不胜四邻天下不害单车出其不意为人一月。”。〈。《魏略:“河东。”功曹京兆华阴相见:“昨日功曹!”〉。〈《:“食人所以后患。”〉斩杀主簿三十举动自若於是:“恶名。”:“河东而已君臣定义成败大事。”都督功曹三千不以为意大发:“非常不可大发不如。”以为调发:“人情顾家可分休息。”於是善人在外为己恶人分散高幹上党长吏弘农郡守四千不下所得大兵其餘使

天下残破河东最先无为大义遣令有所不尽父老自相:“如此奈何不从?”少有下属孝子随时慰勉牸牛章程百姓家家丰实:“不可。”於是冬月开学亲自经教。〈《魏略博士至今河东儒者。〉

马超弘农河东无异太祖西征军食河东二十太祖下令:“河东太守孔子所谓无间’。二千。”太祖汉中五千:“人生不可府君。”逃亡得人如此。〈《将军太祖朝廷大枣伏法太祖:“可谓。”以下州郡:“仲尼不能不情爱众人高山。”〉魏国尚书:“萧何关中河内纳言顾念河东股肱充实足以天下。”河东十六天下

文帝王位赐爵关内尚书乐亭,〈《魏略寡妇自相啼哭道路文帝:“?”对曰:“亡者生人。”左右失色。〉校尉尚书仆射许昌楼船流涕。〈《春秋童子:“司命使。”童子:“!”忽然不见至此二十六十二。〉:“百谷。〈韦昭国语注毛诗:“百谷黑水。”〉尚书仆射孟津覆没之至。”追赠太仆。〈《太仆东安太守交结英俊才智天下外观州里尚书仆射子孙退:“不死。”死后父子兄弟太守继父知人。《魏略名义不同别名。〉


太和黄门侍郎。〈成人砥砺驰名一时京师士多游说其实怀由此不善任其自然不力合时朝廷居家自若明帝大臣侍郎数月黄门侍郎。〉不治无名在朝结交专心得失正言於是侍中器重

公卿以下损益以为刺史清静威风著称民事。”俄而将军冀州,〈《东平长子字长相国司马文王次子嵇康次子河南御史。〉上疏

帝王安民安民在於戎车横加为首州郡农桑干戈不可帑藏制度广不可丧乱户口不如往昔然而所以统一经营九州艰难取道岂可不加爱惜皇帝节俭充实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