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Records of the Grand Historian 《史記》

《秦始皇本紀》 Annals of Qin Shi Huang

秦始皇本紀》 Annals of Qin Shi Huang

秦始皇襄王襄王質子呂不韋昭王四十正月邯鄲名為十三襄王漢中太原滎陽呂不韋十萬號曰招致賓客天下李斯舍人公等將軍年少即位國事大臣

晉陽元年將軍斬首三萬十三十月將軍三月質子太子十月蝗蟲東方天下百姓將軍山陽二十出兵河內東方北方五月西方將軍西方十六太后長安將軍臨洮將軍

嫪毐山陽宮室車馬衣服河西太原更為四月宿王冠作亂太后舍人咸陽斬首數百百萬五十大夫二十及其舍人四千。()[西方北方以南八十呂不韋嫪毐將軍:「天下大王太后諸侯。」太后咸陽

李斯李斯於是使韓非大梁尉繚:「諸侯譬如諸侯所以大王愛財不過三十諸侯。」尉繚衣服:「為人自下使天下天下不可。」以為李斯

十一九城十八以下安陽十二舍人六百以上五百以下以來國事嫪毐嫪毐舍人天下六月八月

十三平陽斬首十萬河南正月東方十月十四平陽將軍平陽韓非使李斯

十五大興太原地動十六九月南陽男子十七潁川地動太后

十八大興河內邯鄲十九邯鄲時母仇怨太原始皇帝太后數百自立

二十太子使體解使西二十一年)[]。太子太子遼東

二十大梁大梁

二十使以南輿淮南二十自殺

二十五大興使遼東江南會稽五月天下

二十齊王與其西使將軍齊王

天下丞相御史:「寡人以為庶幾使質子太原自立以西太子齊王使寡人宗廟天下名號成功後世。」丞相御史大夫廷尉:「五帝地方千里諸侯天子不能陛下平定天下法令一統上古以來未嘗五帝不及博士:『天皇。』尊號』。』,』,天子自稱』。」:「』,』,上古號曰皇帝』。。」:「。」襄王太上皇:「中古行為如此始皇帝後世計數二世三世至于無窮。」

以為不勝十月衣服輿以為剛毅然後於是

丞相:「諸侯諸子。」群臣群臣以為便廷尉李斯:「周文子弟同姓然後疏遠攻擊諸侯天子禁止陛下神靈一統諸子功臣賦稅天下安寧諸侯便。」:「天下宗廟天下立國豈不廷尉。」

天下以為三十六」。天下咸陽以為金人十二一法文字朝鮮西臨洮遼東天下咸陽十二萬戶渭南諸侯宮室咸陽雍門殿所得諸侯鐘鼓

二十西渭南酈山殿甬道咸陽馳道

二十山川泰山風雨五大

皇帝明法臣下二十天下遠方泰山事業功德運行法式後世皇帝天下建設教誨遠近貴賤分明男女職事內外清凈無窮承重

於是勃海成山

大樂三月三萬十二石刻得意

二十皇帝法度萬物人事合同父子聖智仁義白道皇帝本事之下器械文字日月輿莫不得意應時皇帝水經莫不皇帝四方尊卑貴賤不容盡力事業皇帝繁殖安寧不用知法六合之內皇帝西流沙東海大夏五帝牛馬莫不

天下名為皇帝至于建成丞相丞相李斯五大五大海上:「不過千里諸侯不止金石五帝不同法度不明鬼神遠方不久歿諸侯法令不行皇帝以為天下和平宗廟道行尊號群臣皇帝功德金石以為。」

中有名曰蓬萊方丈瀛洲齋戒男女於是男女

彭城齋戒泗水使西南衡山不得博士:「?」博士:「。」於是使三千

二十天下



二十皇帝大聖法度綱紀外教諸侯義理皇帝武德信行莫不普施明法經緯天下之中群臣

二十皇帝遠方朝陽觀望原道聖法清理振動天下皇帝經理宇內設備所行嫌疑既定群臣



三十

三十一年十二月嘉平」。咸陽武士武士關中二十六百

三十二使

誅戮無道無罪功勞牛馬皇帝諸侯初一地勢既定黎庶天下莫不群臣

使北邊使鬼神圖書」。使將軍蒙恬三十萬人河南

三十三贅婿象郡南海西北匈奴以為)[十四使蒙恬、()[不得明星西方三十長城南越

咸陽博士仆射:「不過千里陛下神靈平定放逐日月莫不諸侯人人安樂戰爭上古不及陛下威德。」博士:「子弟功臣陛下子弟何以長久陛下。」丞相李斯:「五帝三代相反變異陛下大業所知三代異時諸侯今天法令百姓當家學習法令當世丞相天下散亂是以諸侯私學建立皇帝天下黑白私學非法以為以為如此便博士天下百家詩書三十醫藥法令。」:「。」

三十直通於是以為咸陽先王宮廷周文王武王帝王渭南殿東西五百南北五十可以萬人可以殿下直抵南山南山以為咸陽阿房宮未成天下阿房宮萬人阿房宮關中三百四百於是東海以為東門三萬五萬

:「有害惡鬼惡鬼真人真人雲氣天地久長天下未能令人然後。」於是:「真人真人』,』。」咸陽二百二百甬道相連鐘鼓不移始皇帝梁山丞相丞相丞相:「。」所在群臣咸陽

生相:「為人諸侯天下以為自古專任博士丞相大臣天下祿不得三百忌諱天下日夜不得休息權勢如此未可。」於是:「天下文學方術太平方士不得誹謗咸陽使。」於是使御史四百六十咸陽使天下長子:「天下遠方孔子天下不安。」使蘇北蒙恬

三十六始皇帝」。御史使博士真人天下使者陰平有人使者:「。」:「今年。」使者不見使者默然良久:「不過。」退:「。」使二十於是三萬

三十十月出游丞相丞相胡亥愛慕十一月虞舜丹陽浙江水波西二十會稽大禹南海石刻

皇帝宇內修長三十天下遠方會稽習俗群臣事跡高明陳舊法式恒常暴虐使行為滅亡六合之中皇帝萬事遠近考驗事實貴賤內外禁止男女無罪不得天下莫不太平敬奉輿

海上方士不得:「蓬萊不得。」海神博士:「水神不可蛟龍除去。」成山射殺西

平原惡言群臣:「咸陽。」趙高使者七月沙丘平臺丞相在外天下百官獨子胡亥趙高趙高胡亥法事胡亥胡亥丞相陰謀丞相沙丘胡亥太子更為蒙恬,(李斯

直道咸陽太子胡亥二世皇帝九月酈山即位穿酈山天下天下萬人穿百官滿有所穿水銀江河大海灌輸天文地理二世:「後宮不宜。」工匠大事工匠草木

二世皇帝元年二十趙高郎中任用二世犧牲山川群臣群臣:「天子諸侯大夫四海之內犧牲先王西咸陽天子群臣皇帝自稱』。」

二世趙高:「年少即位天下。」二世李斯會稽立刻大臣成功

皇帝:「金石始皇帝所為金石始皇帝久遠成功。」丞相御史大夫:「詔書因明。」:「。」

遼東

於是二世趙高法令趙高:「大臣不服官吏?」:「大臣天下名貴功勞相傳陛下大臣不服因此天下除去生平不可武力陛下群臣不及上下。」二世:「。」大臣二世使使令:「。」:「未嘗未嘗應對未嘗何謂。」使者:「不得從事。」仰天:「無罪!」流涕自殺宗室群臣以為誹謗祿

四月二世咸陽:「咸陽朝廷阿房宮作者酈山酈山阿房宮舉事。」阿房宮四夷五萬咸陽禽獸不足下調稿糧食咸陽三百不得用法

七月陳勝」。自立山東少年西名為不可使東方二世二世使者:「不足。」自立齊王會稽

西十萬二世大驚群臣:「?」少府:「不及酈山。」二世天下使二世司馬陳勝臨濟等於鉅鹿

趙高二世:「天下群臣陛下春秋即位群臣天子。」於是二世諸事其後盜賊關中丞相丞相將軍:「不止賦稅阿房宮作者減省。」二世:「韓子:『茅茨大夏自持。』所為天下明法天子窮苦百姓其實諸侯天下天下四夷宮室得意功業即位不能所為何以在位?」下去:「。」自殺

鉅鹿將軍項羽鉅鹿趙高丞相李斯二世使使趙高使不及:「趙高將軍。」項羽諸侯八月己亥趙高群臣鹿二世:「。」二世:「丞相鹿。」左右左右趙高鹿),鹿群臣

」,項羽鉅鹿諸侯諸侯西萬人使二世及其二世:「。」二世使使盜賊與其婿咸陽:「子嬰子嬰百姓。」使郎中宮殿仆射:「何不?」:「?」大驚郎中二世左右左右二世:「何不乃至!」:「使至今?」二世:「足下無道天下足下足下。」二世:「丞相?」:「不可。」二世:「。」:「萬戶。」:「妻子。」:「丞相天下足下足下。」二世自殺

趙高趙高大臣二世:「王國天下故稱自立名為不可便。」二世子嬰二世子嬰子嬰與其:「丞相二世群臣趙高宗室關中使不行丞相自來。」使子嬰子嬰不行:「宗廟何不?」子嬰高於咸陽子嬰四十使子嬰子嬰天子咸陽宮室諸侯子嬰宗族咸陽宮室子女珍寶諸侯分之之後名曰號曰項羽西霸王天下諸侯後五天下定於

太史公之際賜姓西以來諸侯以為功過五帝善哉

諸侯山東三十散亂眾數不用橫行天下深入於是山東諸侯使東征三軍群臣不信可見子嬰使子嬰山東宗廟

以為以來至於二十諸侯居然天下同心并列相通不能開關百萬智慧不足不利便大城閉關諸侯名為其實退不得天子富有天下

不問不變二世因而暴虐子嬰孤立終身此時所以忌諱忠言使天下是以天下豈不先王大夫天下天下諸侯嚴刑天下及其百姓周五不絕長久相去」。是以君子之上當世人事權勢變化有時長久

雍州君臣席卷天下宇內四海立法諸侯於是西之外

惠王武王漢中西諸侯恐懼以致天下平原明知忠信寬厚愛人於是寧越吳起孫臏百萬開關逡巡天下諸侯於是有餘百萬便天下分裂請服孝文襄王國家

及至宇內諸侯至尊六合天下四海百越以為象郡百越使蒙恬長城匈奴七百胡人報怨於是先王百家名城天下咸陽以為金人十二然後谿以為天下以為關中千里子孫帝王

遷徙才能不及仲尼墨翟陶朱之中數百揭竿天下雲集響應山東

天下雍州自若行軍然而成敗功業相反使山東不可同年有餘然後六合天下仁義

諸侯南面四海天下若是卑微歿不行天下是以諸侯南面天下天子性命莫不虛心在於

不信功臣文書刑法而後仁義暴虐天下安定取與不同戰國天下不易所以孤獨使未有天下名號功業長久

秦二世天下莫不引領天下使二世一心功臣之後國立天下刑戮除去使鄉里孤獨窮困百姓約法其後使天下修行威德天下天下四海之內各自安樂唯恐狡猾二世不行無道宗廟阿房宮吏治賞罰不當無度天下百姓然後上下刑戮天下以下至于窮苦不安是以不用天下響應先王始終存亡是以牧民而已天下逆行響應」,天子富有天下不免二世

十二西西

西五十西



十二西

西

二十平陽東南



十二閏月



三十天子

十二



二十

四十

三十六



)。

十五西

三十

十四元年

生靈自殺

涇陽西

十五西百姓

十三生出

自殺

二十

二十文王十三咸陽

文王二十武王

武王

襄王五十孝文

孝文一年襄王

襄王始皇帝呂不韋

行為戶籍

十六

文王十九新生嬰兒」。

武王十九渭水

襄王十九

孝文五十

襄王三十二太原襄王元年先王功臣骨肉東周諸侯使不絕祭祀

三十二世皇帝十三

二世皇帝趙高丞相二世十二

二世六百

明皇帝十七十月十五

諸侯十三天下縱欲養育宗親三十制作政令聖人河神驅除

歿胡亥酈山所為天下大臣所為」。任用趙高不得便不得

子嬰小人莫不日日父子之後關中真人退決不不可賈誼司馬遷:「使山東宗廟。」天下瓦解一日秦始皇罪惡胡亥小子所謂春秋至於子嬰趙高未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