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ecords of the Grand Historian 史記

《孔子世家》 House of Confuciu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孔子世家》 House of Confucius

孔子昌平其先野合孔子孔子魯襄公二十二孔子名曰仲尼

由是孔子其父孔子嬉戲孔子孔子然後合葬

孔子孔子:「。」孔子由是退

孔子十七大夫子曰:「孔丘聖人之後宣公:『於是於是。』如是聖人之後不當孔丘年少。」魯人南宮子代

孔子由是司空之間於是孔子善待由是

南宮魯君:「孔子。」魯君之一乘車老子辭去老子:「富貴送人送人不能富貴:『聰明死者廣大為人為人。』」孔子弟子

晉平公擅權諸侯靈王中國不備

魯昭公二十孔子年三十晏嬰孔子:「秦穆公國小?」對曰:「中正大夫之中以此。」

孔子年三十得罪魯昭公昭公昭公昭公昭公其後頃之孔子家臣太師三月不知人稱

問政孔子孔子:「。」:「善哉不臣!」問政孔子孔子:「。」谿孔子晏嬰:「儒者滑稽不可倨傲不可以破產不可以乞貸不可以自大禮樂孔子不能當年不能所以。」孔子不問異日孔子:「不能。」之間大夫孔子孔子:「。」孔子

孔子四十二魯昭公定公定公子嗣穿仲尼」。仲尼:「所聞。」

會稽骨節專車使使仲尼:「何者?」仲尼:「會稽防風專車。」:「?」仲尼:「山川神足綱紀天下社稷屬於。」:「防風?」仲尼:「大人。」:「幾何?」仲尼:「僬僥之至長者不過。」於是:「善哉聖人!」

由此公室國政是以自大以下正道孔子退詩書禮樂弟子遠方莫不受業

定公不得定公不勝孔子五十

使孔子孔子溫溫:「周文庶幾!」子路孔子孔子:「東周!」不行

其後定公孔子中都四方中都司空司空司寇

定公十年齊平大夫:「孔丘。」使使魯定公乘車孔子:「文備諸侯左右司馬。」定公:「。」左右司馬三等相見有司:「四方。」:「。」於是鼓噪孔子不盡一等而言:「夷狄何為有司!」有司左右晏子公心有頃有司:「宮中。」:「。」侏儒孔子不盡一等:「匹夫諸侯有司!」有司加法手足不若群臣:「君子夷狄道教寡人使得魯君奈何?」有司對曰:「君子小人。」於是

定公十三孔子定公:「大夫。」使於是孔子國人:「至于北門無成。」十二月

定公十四孔子五十六司寇有喜門人:「君子不懼不喜。」孔子:「?」於是大夫亂政國政三月男女行者拾遺四方有司

:「孔子?」:「不可!」於是齊國女子八十康樂三十魯君門外微服再三魯君周道終日政事子路:「夫子可以。」孔子:「大夫可以。」聽政不致大夫孔子宿:「夫子。」孔子:「?」:「可以出走可以!」子曰:「孔子?」:「夫子!」

孔子子路衛靈公孔子:「祿幾何?」對曰:「。」頃之孔子衛靈公公使公孫孔子獲罪十月

:「。」以為於是孔子孔子顏淵子曰:「。」顏淵:「!」孔子弟子孔子:「文王不在斯文死者不得斯文斯文!」孔子使從者然後

蘧伯玉夫人使孔子:「四方君子兄弟。」孔子辭謝不得已夫人孔子入門北面稽首夫人再拜孔子:「。」子路孔子:「!」夫人使孔子招搖孔子:「好色。」於是魯定公

孔子弟子大樹司馬孔子孔子弟子:「可以。」孔子:「天生!」

孔子弟子孔子獨立東門子貢:「東門有人皋陶子產自要以下不及纍纍喪家。」子貢孔子孔子欣然:「形狀喪家!」

孔子趙鞅朝歌句踐會稽

公使使仲尼仲尼:「肅慎武王通道使使職業於是肅慎先王令德肅慎同姓分異使肅慎。」

孔子孔子:「小子進取。」於是孔子

孔子弟子五乘孔子為人勇力:「夫子遇難遇難夫子罹難。」孔子:「。」孔子東門孔子子貢:「?」孔子:「。」

衛靈公孔子問曰:「?」對曰:「。」:「大夫以為不可之所以不可?」孔子:「男子婦人西不過。」:「。」

不用孔子孔子:「有用而已有成。」孔子

中牟趙簡子中行中牟使孔子孔子子路:「夫子,『不善君子』。中牟?」孔子:「?」

孔子過門:「有心而已!」

孔子鼓琴子曰:「可以。」孔子:「。」:「可以。」孔子:「。」:「可以。」孔子:「為人。」,[有所深思有所怡然遠志:「為人黯然然而四國文王為此!」再拜:「文王。」

孔子不得西趙簡子至於舜華臨河:「洋洋不濟!」子貢:「何謂?」孔子:「舜華晉國大夫趙簡子得志而后從政及其得志從政麒麟蛟龍不合陰陽君子鳥獸不義!」作為蘧伯玉

孔子:「嘗聞軍旅。」明日孔子仰視不在孔子孔子

衛靈公六月趙鞅太子使太子自衛魯哀公孔子六十太子

南宮救火孔子在陳:「?」果然

:「獲罪孔子不興。」子曰:「仲尼。」子代仲尼:「先君諸侯不能諸侯。」子曰:「?」:「。」於是使使孔子:「魯人大用。」是日孔子:「小子斐然成章不知所以。」子貢孔子思歸孔子

明年孔子自陳昭公昭公大夫公孫射殺昭公

明年孔子問政孔子:「。」孔子子路子路不對孔子:「何不對曰為人學道不倦不厭發憤忘食不知將至。」

孔子以為使子路問津:「輿?」子路:「孔丘。」:「孔丘?」:「。」:「。」子路:「?」:「。」:「孔丘?」:「。」:「悠悠天下與其!」不輟子路孔子孔子:「鳥獸不可天下有道。」

子路丈人:「夫子?」丈人:「四體五穀不分夫子!」子路孔子:「。」

孔子孔子在陳之間使孔子孔子大夫:「孔子賢者諸侯久留之間大夫仲尼大國孔子孔子大夫。」於是相與孔子不得絕糧從者孔子弦歌不衰子路:「君子?」孔子:「君子固窮小人。」

子貢孔子:「?」:「?」孔子:「。」

孔子弟子子路問曰:「《曠野』。何為?」子路:「未知。」孔子:「使仁者安有伯夷叔齊使知者安有王子比干?」

子路子貢孔子:「,《曠野』。何為?」子貢:「夫子至大天下夫子夫子?」孔子:「不能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