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Records of the Grand Historian 《史記》

《司馬相如列傳》 Biography of Sima Xiangru

司馬相如列傳》 Biography of Sima Xiangru

司馬相如成都字長讀書擊劍為人不好孝王來朝淮陰枚乘夫子孝王

孝王:「。」於是恭敬使愈益富人王孫家僮八百數百:「。」日中司馬謝病不能不得已前奏:「。」辭謝一再王孫雍容不得使侍者殷勤成都家居壁立王孫大怒:「不忍。」王孫王孫:「為生如此!」王孫杜門王孫:「不足失身司馬人材如此!」王孫不得已百萬及其財物成都田宅富人

得意子虛賦:「不得同時!」得意:「司馬相如為此。」:「諸侯天子。」尚書」,虛言;「先生;「明天天子諸侯節儉天子天子

使使齊王境內使者先生坐定先生問曰:「今日?」:「。」「?」:「。」「?」:「齊王。」:「?」

:「駕車海濱滿鹿射中:『平原楚王寡人?』:『楚國鄙人宿有餘出游未能足以!』齊王:『雖然聞見。』

:『其一其余所見小小名曰九百其中參差日月交錯糾紛青雲下屬江河丹青雌黃金銀玫瑰平原巫山蓮藕不可西湧泉推移芙蓉白沙其中黿木蘭芬芳白虎

「『於是使楚王輿明月遺風虛發於是楚王裴回翱翔壯士暴怒猛獸恐懼變態

「『於是委曲谿翡翠仿佛

「『於是翡翠白鵠而後波鴻涌泉雷霆數百之外

「『烽燧案行於是楚王無為自持而後大王終日馳騁輿以為不如。』於是默然。」

先生:「足下千里齊國境內左右名為大國先生足下楚王以為淫樂侈靡足下楚國足下二者先生成山肅慎秋田海外胸中瑰偉鳥獸其中不可不能不能諸侯先生是以無用!」

然而:「使諸侯納貢所以封疆守御所以列為肅慎未可君臣諸侯奢侈荒淫不可足以天子之上

蒼梧西出入經營蕩蕩分流相背東西南北往來桂林之中暴怒橫流沆瀣穹隆湛湛隱隱鼎沸悠遠無聲然後大湖於是蛟龍萬物明月珠子玓瓅石黃水玉磷磷其中鴻鵠泛濫隨風咀嚼

於是崇山崔巍南山谿千里蘘荷太原披靡

於是日出西隆冬生長盛夏麒麟驢騾

於是離宮長途宿洞房杳眇輿西泉涌中庭崢嶸玫瑰珊瑚叢生

於是枇杷楊梅櫻桃荔枝丘陵平原發紅照曜木蘭女貞大連落英旖旎金石雜遝無窮

於是棲息哀鳴於是

往來宿庖廚後宮不移百官

於是天子橫行之中簿江河泰山動地先後離散。」

豺狼熊羆白虎虛發應聲於是輿裴回往來進退變態然後流離鹿怪物宇宙滿

然後上浮驚風乘虛

招搖)[],棠梨宜春西士大夫所得人民與其籍籍滿

於是懈怠昊天萬人震動淮南文成繽紛俳優侏儒所以耳目心意靡爛美色

便嬛綽約芬香酷烈皓齒綿

於是天子然而:『奢侈順天休息後世所以繼嗣創業。』於是解酒:『可以使宮觀倉廩貧窮不足孤獨德號刑罰制度更正天下。』

於是吉日乘法建華六藝仁義春秋騶虞怪獸群臣得失四海之內天下不用三皇五帝可喜

終日暴露馳騁勞神車馬士卒府庫無德不顧國家仁者從此豈不地方不過千里九百草木不得諸侯百姓。」

於是逡巡:「鄙人忌諱今日見教。」

天子以為天子上林廣大山谷萬物虛言所有侈靡其實義理正道

使通夜西巴蜀巴蜀大驚使巴蜀

巴蜀太守蠻夷侵犯邊境士大夫陛下即位天下中國然後興師出兵匈奴單于交臂受事康居西域重譯稽首移師番禺太子西喁喁臣妾遼遠山川不能不順巴蜀五百使者不然驚懼子弟憂患長老運輸陛下行者非人

流汗唯恐白刃反顧旋踵編列巴蜀國家人臣後世土地子孫行事居位名聲無窮功烈是以賢人君子中原野草無名父母天下度量豈不獨行父兄子弟刑戮

陛下使者不肖愚民如此信使曉喻百姓死亡教誨百姓谿使陛下

通夜西南廣漢作者數萬士卒多言便賞賜內臣天子:「。」天子以為拜相使使巴蜀西太守以下縣令先驅以為於是王孫皆因王孫然而使司馬與其等同司馬便定西內臣邊關西天子天子

使長老多言西南大臣以為父老天子使百姓天子

七十威武紛紜群生洋溢方外於是使西征披靡滿東鄉至于

老大先生二十儼然:「天子夷狄而已通夜士卒勞倦萬民以西百姓不能卒業使者左右西中國歷年不可仁者不可夷狄無用鄙人所謂。」

使者:「不變體大不可聞已大夫

蓋世非常然後非常非常然後非常非常非常黎民天下

氾濫民人不安東歸天下心煩無窮聲稱

賢君當世必將創業萬世兼容參天:『之下王臣。』是以六合之內八方之外浸潤賢君封疆之內獲嘉夷狄輿人跡罕至政教邊境邪行君臣尊卑父兄號泣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