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二回 Chapter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 教頭私走延安 九紋龍大鬧史家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住持真人太尉說道:「太尉不知殿當初老天真人:『殿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一百石碑鎮住在此出世下方生靈。』如今太尉?」

    千古一旦
    自來多生
    社稷兵戈到處
    信從

  當時太尉渾身冷汗不住收拾行李下山回京真人修整殿宇石碑不在

  再說太尉在途吩咐走妖魔外人知道天子京師汴梁聞人:「天師東京晝夜好事普施符籙救災瘟疫軍民安泰天師乘鶴駕雲龍虎。」太尉次日天子:「天師乘鶴駕雲京師驛站得到。」仁宗賞賜不在

  後來仁宗天子在位四十二晏駕無有太子懿王太宗皇帝帝號英宗在位太子在位十八太子那時天下太平四方

  且說東京開封府汴梁宣武一個破落子弟排行第二不成家業只好使腳氣京師人口高二後來發跡便便歌舞使胡亂不會東京城外一個生鐵員外兒子使每日風花雪月父親開封府府尹二十出界發放東京人民不許在家宿奈何只得西投奔一個大郎平生閒人招納四方漢子大郎

  後來天子風調雨順放寬大赦天下得了罪犯思量東京東京生藥鋪的將士親戚書札收拾人事盤纏東京投奔將士過活

  當時大郎包裹迤邐回到東京生藥將士尋思:「我家如何若是志誠老實可以在家出入孩兒破落信行當初過犯不肯留住在家孩兒學好收留不過大郎面皮。」當時只得歡天喜地在家宿每日酒食管待十數將士思量一個路數衣服書簡說道:「小人螢火足下足下學士出身足下如何?」大喜將士將士使個人書簡引領學士學士出來知道:「如何不如個人駙馬小王太尉』,便喜歡這樣。」當時將士書札次日使小王太尉

  太尉乃是皇帝妹夫皇帝駙馬喜愛風流人物正用這樣學士差人拜見便隨即收留都尉出入如同家人一般自古:「。」一日小王太尉誕生吩咐安排乃是天子第十一皇帝大王聰明俊俏人物浪子門風一般一般不會一般即如不通調歌舞不必當日都尉準備水陸

    
    
    水晶漿
    琥珀滿瑤池玉液
    玳瑁仙桃玻璃熊掌
    
    舞女隨著
    歌姬
    笙歌

  且說都尉赴宴都尉居中坐定都尉起身淨手書院書案一對兒羊脂玉鎮紙獅子玲瓏拿起獅子不落一回:「!」都尉心愛便說道:「一個也是這個一手不在手頭明日一併。」大喜:「。」都尉:「明日取出宮中便。」兩個依舊入席飲宴

  次日小王太尉取出兩個鎮紙獅子一個小金盒子包袱使送去都尉玩器王宮官吏多時出來:「那個?」施禮:「小人駙馬玩器大王。」公道:「殿下小黃過去。」:「引進。」公引身穿龍袍文武龍袍穿三五小黃不敢過去衝撞背後伺候也是合當發跡時運到來那個起來不著人叢身邊也是一時膽量使鴛鴦大喜便問道:「?」向前跪下:「都尉東人使令玩器進獻大王在此。」:「姐夫如此掛心。」取出盒子玩器

  不理玩器下落:「原來喚做甚麼?」叉手:「叫做胡亂。」王道:「便一回。」:「何等!」王道:「』,名為天下』,。」:「!」告辭只得叩頭謝罪膝下喝采只得平生本事使出奉承身分模樣在身大喜那裏宮中

  次日都尉宮中赴宴都尉當日不見回來次日門子報道:「大王差人傳令太尉宮中赴宴。」都尉出來隨即上馬來到大王大喜稱謝玩器入席飲宴說道:「好氣如何?」都尉:「殿下宮中殿下。」歡喜閒話一回都尉駙馬不在

  且說自從做伴之後宮中宿每日跟隨未及兩個皇帝晏駕無有太子文武百官商議冊立天子帝號便是教主微妙皇帝登基之後一向一日:「抬舉樞密院只是。」後來半年之間抬舉做到殿太尉職事正是

    貴賤一味天下
    抬舉氣力手腳

  且說殿太尉吉日良辰殿所有一應監軍馬步參拜殿一一八十禁軍教頭半月之前有病患病不曾衙門殿大怒喝道:「胡說既有不是抗拒官府搪塞在家拿來。」隨即差人捉拿且說妻子只有一個老母之上教頭說道:「如今殿上任不著在家有病殿焦躁那裏教頭詐病在家教頭只得連累小人。」

  只得殿參見太尉躬身起來一邊:「便是教頭兒子?」:「小人便是。」喝道:「使甚麼武藝教頭如何小覷點視在家安閒快樂!」:「小人其實患病。」太尉:「配軍害病如何?」:「太尉呼喚安敢!」殿大怒喝令左右:「!」眾多只得:「今日太尉上任日頭一次。」太尉喝道:「配軍饒恕今日明日理會。」謝罪起來抬頭認得衙門口氣:「性命難保甚麼殿原來正是東京高二使父親打翻今日發跡殿太尉待要不想自古:『。』如何奈何?」回到悶悶不已母子抱頭:「三十六,──。」:「母親兒子尋思也是這般計較只有延安經略鎮守手下軍官京師兒子使何不投奔他們那裏用人去處安身。」正是

    用人
    人為
    失重
    可惜

  當下兩個商議:「私走門前兩個殿得知。」:「不妨母親放心兒子有道理措置。」

  當下吩咐:「晚飯使幹事。」:「教頭使小人那裏?」:「前日病患酸棗門外明日頭香今晚吩咐廟祝來日早些頭香就要。」答應晚飯安置

  收拾行李衣服細軟銀兩兩個馬上等到五更天色吩咐:「這些銀兩煮熟那裏等候隨後便。」銀子

  在後門外鎖上前後五更天色乘勢西華延安

  且說兩個煮熟等到不見心焦回到兩頭半日無有看看疑忌一直回家黃昏看看兩個不見次日兩個親戚訪問兩個恐怕連累只得殿:「教頭在逃不知去向。」太尉大怒:「配軍在逃那裏。」隨即下文捉拿罪責不在

  且說教頭母子東京免不得路上一月有餘一日天色母親說道:「可憐見慚愧兩個延安不遠太尉便差人不著。」兩個歡喜路上不覺錯過宿不遇那裏投宿理會遠遠林子一道燈光:「遮莫那裏小心借宿明日。」當時轉入林子來看二三柳樹

    
    四下綠陰
    牛羊滿地成群
    田園莊客
    家眷軒昂使兒童計數
    正是有餘書籍子孫

  當時教頭來到敲門多時一個莊客出來放下施禮莊客:「?」:「小人母子路程錯過宿來到借宿明日方便。」莊客:「既是如此等一等莊主太公不妨。」:「大哥方便。」莊客多時出來說道:「莊主太公兩個。」莊客柳樹母子直到上來太公

  太公之上鬚髮身穿絲絛穿進見便太公連忙:「客人你們行路辛苦風霜。」母子兩個坐定太公問道:「你們那裏如何到此?」:「小人京師本錢延安投奔親眷不想今日路上錯過宿宿來日。」太公:「不妨如今世上人那個房屋母子?」莊客安排多時放開桌子莊客菜蔬牛肉太公:「村落相待見怪。」起身:「小人母子無故。」太公:「這般。」一面五七收拾太公起身客房安歇:「小人母親寄養草料應付一併。」太公:「這個不妨我家騾馬莊客一發。」客房莊客燈火一面太公莊客上房收拾歇息次日不見起來莊主太公來到客房太公問道:「。」慌忙太公施禮說道:「小人多時多多攪擾不當。」太公問道:「如此?」:「太公老母鞍馬勞倦昨夜心痛。」太公:「既然如此客人煩惱老母老夫心疼莊客老母放心慢慢。」

  太公服藥五七覺得母親病患收拾要行當日空地上一個後生一身青龍銀盤一個面皮十八那裏使半晌不覺:「使得只是破綻不得好漢。」後生大怒喝道:「甚麼笑話本事有名師父不信不如?」

  太公到來後生:「不得無禮。」後生:「笑話。」太公:「客人莫不使?」:「曉得長上後生宅上何人?」太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