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三回 Chapter 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 大郎華陰縣 提轄拳打關西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史進:「怎生?」個頭跪下:「哥哥乾淨我等連累大郎綁縛出去免得負累不好看。」史進:「如何使得你們天下若是你們你等起來放心便來歷緣故。」

  史進梯子問道:「兩個何故半夜三更?」兩個:「大郎兀自現有原告。」史進喝道:「如何誣告平人?」:「不知林子拾得一時間因此。」史進四問:「如何卻又?」:「便是小人一時忘記。」史進喝道:「畜生怎生?」外面懼怕史進了得不敢個頭把手:「答應外面。」史進會意梯子叫道:「兩個不要退綁縛出來。」兩個史進只得:「我們沒事出來。」史進梯子來到許多莊客有的沒的細軟即便收拾一壁四十火把史進個頭全身披掛各人草屋點著莊客各自包裹外面後面且說史進就中起火大開出來

  史進當頭在後嘍囉莊客西史進卻是大蟲那裏後面火光出來兩個史進大怒,「人相分外」,兩個不好轉身便史進兩個走時趕上一個結果兩個性命縣尉跑馬回去士兵那裏向前各自逃命不知去向史進引著一行官兵不敢趕來各自史進莊客華山坐下喘息等到嘍囉一面賀喜飲宴不在話下

  一連史進尋思:「一時間放火雖是有些細軟盡皆沒了。」躊躇在此不了開言說道:「師父教頭關西經略勾當父親不曾去得家私如今。」人道:「哥哥幾時商議哥哥不願落草平靜小弟哥哥良民。」史進:「雖是你們情分只是師父那裏出身快樂。」:「哥哥便在此不快不堪。」史進:「清白好漢如何父母遺體落草再也。」史進不住史進帶去莊客山寨收拾銀兩一個包裹餘者盡數山寨

  史進范陽頭巾身穿戰袍五指梅紅青白道行一口包裹辭別眾多嘍囉下山山寨

  史進華山關西延安路上

    崎嶇山嶺寂寞
    雲霧宿
    落日雞鳴

  史進免不得獨自一個半月之上來到。「一個經略莫非師父教頭?」史進便依然一個小小茶坊正在路口史進便茶坊座位茶博士問道:「客官?」史進:「泡茶。」茶博士泡茶史進面前史進問道:「經略何處?」茶博士:「在前便是。」史進:「借問經略東京教頭?」茶博士:「教頭不知那個?」

  未了一個大漢大踏步走進茶坊史進軍官模樣怎生結束

    芝麻萬字頂頭腦後兩個太原穿戰袍條文穿鷹爪
    一部鬍鬚
    身長

  茶坊坐下茶博士便道:「客官教頭這個提轄便認得。」史進起身施禮:「。」人見史進長大魁偉好漢便施禮兩個坐下史進:「小人大膽大名?」人道:「經略提轄阿哥甚麼?」史進:「小人華州華陰縣人氏請問小人師父東京八十禁軍教頭不知在此經略中有?」提轄:「阿哥莫不是史家甚麼九紋龍大郎?」史進:「小人便是。」提轄連忙還禮說道:「聞名不如見面見面勝似聞名教頭莫不是東京太尉?」史進:「正是。」達道:「名字那個阿哥不在延安經略相公勾當卻是經略相公鎮守不在既是大郎多聞名字上街。」提轄史進便茶坊回頭:「茶錢。」茶博士:「提轄不妨只顧。」

  兩個茶坊上街三五眾人圍住地上史進:「兄長我們看一看。」分開人眾中間一個人仗著棍棒地上十數膏藥盤子上面原來江湖使史進原來史進師父叫做虎將史進人叢叫道:「師父多時不見。」:「賢弟如何?」提轄:「既是大郎師父。」:「小子膏藥一同提轄。」達道:「耐煩便。」:「小人奈何提轄先行小人便將來賢弟提轄先行。」焦躁便:「屁眼便。」眾人提轄兇猛敢怒而不敢言只得:「急性。」當下收拾行頭寄頓個人轉彎來到之下一個有名酒店門前竿空中飄蕩見得酒肆

    太平時節
    壯士英雄佳人愁悶
    垂楊柳竿
    男兒未遂平生樂高

  酒樓坐下提轄主位史進酒保認得提轄便道:「提轄多少?」達道:「四角一面菜蔬果品。」問道:「?」達道:「甚麼只顧一發只顧聒噪。」酒保下去隨即上來但是下口肉食只顧將來桌子正說閒話較量隔壁有人哽咽啼哭焦躁便樓板酒保慌忙上來提轄氣憤酒保抄手:「東西吩咐。」達道:「甚麼甚麼間壁弟兄們不曾酒錢!」酒保:「息怒小人啼哭打攪這個座兒父子不知人們在此一時間自苦啼哭。」提轄:「可是作怪。」

  酒保多時兩個到來前面一個十八婦人背後一個六十老兒拍板來到面前婦人十分容貌有些動人顏色

    青玉
    纖腰羅裙
    淡黃
    蛾眉汪汪淚眼珍珠
    低垂
    若非

  婦人著眼向前深深老兒相見問道:「兩個那裏人家啼哭?」婦人便道:「不知奴家東京人氏父母投奔親眷不想搬移南京母親客店染病身故流落在此此間財主叫做關西大官奴家便使文書奴家身體未及大娘好生利害出來不容著落店主人家父親懦弱爭執不得有錢有勢當初不曾如今奈何父親奴家小曲酒樓座子每日大半盤纏稀少羞恥想起苦楚無處告訴因此啼哭不想觸犯乞恕高抬貴手。」

  提轄問道:「甚麼那個客店那個關西大官那裏?」

  老兒:「老漢排行第二孩兒大官便是此間狀元賣肉綽號關西老漢父子兩個在前東門客店。」:「那個大官原來這個腌臢經略相公肉鋪原來這等欺負!」回頭史進:「兩個打死便。」史進:「哥哥息怒明日理會。」兩個

  :「老兒盤纏明日便東京如何?」父子兩個:「若是便是重生父母只是店主人家如何大官著落要錢。」提轄:「這個不妨自有道理。」便身邊銀子史進:「今日不曾出來銀子明日便送還。」史進:「甚麼哥哥。」包裹取出銀子:「出來。」身邊銀子提轄便道:「也是不爽。」十五銀子吩咐:「父子兩個盤纏一面收拾行李明日清早兩個起身那個店主!」女兒拜謝

  銀子叫道:「主人酒錢明日。」主人連聲:「提轄只顧不妨只怕提轄。」個人酒肆街上分手史進各自客店提轄回到經略下處晚飯氣憤主人不敢

  再說得了十五銀子回到安頓女兒城外遠處回來收拾行李宿柴米來日天明當夜五更起來兩個做飯收拾天色微明提轄大踏步走入高聲叫道:「店小二那裏?」小二:「提轄在此。」房門便道:「提轄。」達道:「甚麼便甚麼?」女兒提轄便出門店小二攔住:「那裏?」問道:「房錢?」小二:「小人房錢昨夜大官著落小人身上看管!」提轄:「老兒還鄉。」店小二那裏大怒五指小二打的店小二打下兩個牙齒小二起來一道走向店主那裏出來老父兩個昨日且說尋思恐怕店小二攔截條凳兩個時辰約莫起身狀元

  且說門面懸掛三五豬肉正在門前坐定賣肉面前叫聲:「。」提轄慌忙出櫃唱喏:「提轄恕罪。」便副手條凳,「提轄。」坐下:「經略相公臊子不要半點上頭。」:「使得你們。」提轄:「不要腌臢動手。」:「小人便。」臊子店小二把手提轄不敢只得遠遠整整半個時辰:「提轄送去。」達道:「甚麼不要上面臊子。」:「餛飩臊子?」著眼:「相公吩咐?」:「合用東西小人便。」肥肉臊子一早時候店小二那裏過來正要主顧不敢:「提轄。」達道:「軟骨臊子不要上面。」:「不是特地消遣!」起身臊子睜眼:「特地消遣。」臊子劈面一陣大怒忿腳底頂門心頭無明火焰騰騰不住尖刀下來提轄當街鄰舍那個向前兩邊店小二

  右手左手便提轄按住左手小腹當街再入胸脯大小拳頭看看:「經略相公做到關西使不枉叫做關西。』賣肉屠戶一般叫做關西!』如何?」撲的鼻子鮮血迸流鼻子半邊便一發出來起來尖刀一邊:「。」提起拳頭眼眶眉梢鋪的出來兩邊懼怕提轄向前不過討饒喝道:「破落若是到底饒了如何討饒。」太陽正著一個水陸道場一齊在地下只有沒了動彈不得提轄假意:「詐死。」見面漸漸尋思:「指望痛打不想真個打死喫官司沒人不如及早。」便回頭:「詐死慢慢理會。」一頭一頭大踏步街坊鄰舍向前提轄回到下處衣服盤纏細軟銀兩但是齊眉南門一道

  且說眾人半日嗚呼老小鄰人告狀正直府尹:「經略提轄不敢擅自捕捉兇身。」府尹隨即來到經略轎子把門軍士經略府尹施禮經略問道:「?」府尹:「相公得知提轄無故打死不曾相公不敢擅自捉拿兇身。」經略聽說尋思:「武藝只是性格做出人命如何推問使得。」經略府尹:「父親經略軍官無人提轄既然人命罪過依法如若明白已定父親知道斷決日後父親這個不好看。」府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