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四回 Chapter 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 員外重修文殊院 魯智深大鬧五臺山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提轄來看拖扯不是別人卻是酒樓老兒達到僻靜說道:「恩人你好大膽明明張掛一千賞錢緣何不是老漢遇見做公的貌相。」達道:「因為回到狀元拳打因此在逃到處五十不想來到緣何不回東京來到?」:「恩人自從恩人老漢車子東京趕來恩人搭救因此不上東京撞見一個京師做買賣老漢父子兩口兒老漢女兒做媒結交此間一個財主員外衣食豐足出於恩人女兒常常孤老提轄那個員外使說道:『恩人相會一面也好。』想念如何能夠恩人到家商議。」

  提轄便不得門首老兒簾子叫道:「恩人在此。」女孩兒出來居中插燭說道:「若非恩人怎能今日。」女子一般不同

    金釵掩映烏雲
    瑞雪
    櫻桃春筍
    纖腰羅裙
    輕盈
    三月
    

  女子便提轄:「恩人上樓。」達道:「不須便。」便道:「恩人如何便?」老兒包裹樓上坐定老兒吩咐:「陪侍恩人我去安排。」達道:「不消多事隨分便。」老兒:「提轄何足掛齒。」女子留住樓上下來吩咐那個一面著火老兒上街果子之類歸來一面收拾菜蔬上樓臺上放下盞子菜蔬果子酒壺輪番倒地便提轄:「老人家如何地下折殺。」說道:「恩人前日老漢紙牌炷香父女兩個兀自今日恩人親身到此如何?」達道:「難得。」

  慢慢飲酒樓下起來提轄樓下二十木棍下來人叢一個人馬上喝道:「!」不是拿起凳子樓上下來連忙搖手叫道:「不要動手。」老兒直至騎馬人身言語起來便二三各自

  下馬老兒提轄翻身便:「聞名不如見面見面勝似聞名義士提轄受禮。」便:「素不相識緣何便?」老兒:「這個便是員外老漢甚麼郎君子弟樓上因此莊客廝打老漢。」達道:「原來如此員外不得。」員外提轄上樓坐定酒食相待員外上首達道:「!」員外:「表相小子多聞提轄如此豪傑今日天賜相見萬幸。」達道:「漢子該死罪過員外貧賤相識有用便。」員外大喜動問打死閒話較量半夜各自

  次日天明員外:「此處不穩便提轄幾時。」問道:「何處?」員外:「此間地名七寶便是。」達道:「最好員外使馬來。」未及晌午到來員外便提轄上馬莊客行李老父員外兩個行程閒話七寶多時下馬員外直至草堂一面置酒相待晚間收拾客房安歇次日酒食管待達道:「員外錯愛如何報答。」員外便道:「『四海之內兄弟。』如何報答。」

  絮煩自此之後員外五七一日兩個正在書院說話書院員外提轄沒人便達道:「恩人不是老漢恩人前日老漢樓上員外引領莊客街坊有些疑心昨日做公的鄰舍街坊打聽只怕緝捕恩人倘或有些疏失奈何?」達道:「便。」員外:「若是提轄在此有些提轄提轄許多面皮不好看道理提轄萬無一失安身避難只怕提轄不肯。」達道:「該死安身便甚麼不肯?」員外:「如此最好此間三十喚做五臺山山上一個文殊院文殊菩薩道場五七僧人長老弟兄本寺施主檀越許下剃度一道度牒在此不曾心腹願心如是提轄一應費用備辦委實落髮和尚?」尋思:「如今便那裏投奔不如。」便道:「員外做主情愿和尚員外照管。」當時說定連夜收拾衣服盤纏禮物次日早起莊客兩個五臺山山下提轄五臺山果然大山

    峰頂山腰
    嵯峨彷彿參差
    花木春風清香
    洞口宿雨倒懸
    瀑布銀河月光
    峭壁
    三千界高擎萬年

  員外提轄轎子上山一面使莊客通報寺中都寺監寺出來迎接兩個轎子山門亭子坐定長老得知引著首座侍者出山門外來迎員外向前施禮長老問訊說道:「施主不易。」員外:「有些小事特來。」長老便道:「員外方丈。」員外前行背後文殊果然

    山門佛殿青雲
    鐘樓相連峰巒對立
    泉水眾僧四面煙霞
    老僧方丈斗牛禪客經堂雲霧
    白面時時怪石木魚
    黃斑鹿日日寶殿供養金佛
    寶塔丹霄千古聖僧

  當時長老員外達到方丈長老員外便禪椅員外附耳:「出家如何便長老?」達道:「省得。」起身員外面前首座維那侍者監寺都寺知客書記依次東西兩班莊客轎子安頓一齊盒子方丈面前長老:「何故禮物寺中檀越。」員外:「薄禮稱謝!」道人收拾員外起身:「頭大和尚願心度牒簿有了不曾這個表弟關西出身塵世艱辛情願出家長老收錄慈悲慈悲薄面披剃一應弟子準備長老玉成幸甚!」長老見說:「這個光輝老僧山門容易容易。」

  長老便首座維那商議剃度吩咐監寺都寺安排齋食首座眾僧商議:「這個出家模樣雙眼兇險。」眾僧:「知客邀請客人我們長老計較。」知客出來員外達到首座眾僧長老說道:「這個出家形容醜惡貌相兇頑不可剃度累及山門。」長老:「員外檀越兄弟如何面皮你等眾人且休疑心看一看。」長老禪椅盤膝咒語入定炷香回來眾僧說道:「只顧剃度心地剛直雖然時下兇頑命中駁雜清淨正果非凡汝等不及吾言。」首座:「長老只是護短我等只得不是不從便。」

  長老齋食員外方丈監寺員外取出銀兩買辦物料一面僧鞋僧衣袈裟完備長老吉日擊鼓法堂會集大眾整整齊齊六百僧人袈裟法座合掌作禮兩班員外取出銀錠法座禮拜表白達到法座維那除了把頭起來髭鬚達道:「這些也好。」眾僧不住長老法座:「大眾。」:「寸草不留六根清淨免得爭競。」長老一聲:「盡皆盡皆首座度牒法座長老法名長老空頭度牒:「靈光一點價值千金佛法廣大。」長老度牒下來書記填寫度牒魯智深收受長老法衣袈裟穿監寺法座長老摩頂受記:「皈依佛性正法歸敬師友三歸五戒不要殺生不要偷盜三不邪淫不要不要妄語。」不曉得禪宗答應能否便道:「記得。」眾僧

  受記員外眾僧雲堂坐下焚香供獻大小職事僧人賀禮都寺魯智深參拜師兄師弟僧堂背後叢林選佛當夜

  次日員外告辭長老不住眾僧出山員外合掌:「長老師父在此凡事慈悲小弟乃是早晚禮數不到言語冒瀆清規薄面。」長老:「員外放心老僧慢慢念經辦道參禪。」員外:「日後自得報答。」人叢松樹吩咐:「賢弟從今往常凡事不可不然難以相見保重保重早晚衣服使。」:「哥哥。」當時員外長老眾人莊客一乘盒子下山回家當下長老眾僧

  話說魯智深回到叢林選佛禪床撲倒便上下兩個禪和子起來說道:「使不得出家如何坐禪?」:「?」禪和子:「善哉!」:「甚麼善哉』?」禪和子:「卻是!」便道:「』。」上下禪和子次日長老如此無禮首座:「長老說道:『後來正果非凡,』我等不及只是護短你們沒奈何一般見識。」禪和子沒人便翻身十字禪床夜間起來淨手大驚小怪佛殿撒尿遍地侍者長老:「好生無禮出家人體面叢林如何?」長老喝道:「胡說檀越後來。」自此無人

  魯智深五臺山寺中不覺初冬天氣當日穿直裰僧鞋大踏步走出山門信步半山亭子尋思:「往常每日如今和尚乾癟員外使東西淡出這早晚也好。」遠遠一個漢子上山上面漢子一個鏇子上來:「九里作戰牧童拾得順風烏江好似虞姬霸王。」

  魯智深觀見漢子上來亭子漢子亭子:「漢子甚麼東西?」漢子:「!」:「多少?」漢子:「和尚真個也是?」:「甚麼?」漢子:「上去道人轎夫做生活本寺長老有法和尚我們長老責罰本錢趕出我們本寺本錢住著本寺屋宇如何?」:「真個?」漢子:「!」:「只要。」漢子不是便亭子雙手漢子雙手一堆在地下半日不得亭子地下鏇子只顧移時大桶:「漢子明日。」漢子長老得知壞了忍氣吞聲那裏把酒鏇子下山

  魯智深亭子半日上來亭子松樹上來直裰下來袖子露出脊背兩個膀子上山頭重腳輕眼紅東倒西歪踉蹌上山出水指定天宮元帥開地催命判官放火殺人和尚

  看看來到山門兩個門子遠遠望見來到山門攔住魯智深便喝道:「佛家弟子如何爛醉上山曉示但凡和尚破戒四十趕出門子縱容僧人下山。」魯智深一者和尚二來雙眼:「兩個便廝打。」門子勢頭不好一個監寺一個五指門子踉蹌打倒山門只是叫苦:「。」踉蹌

  監寺門子轎夫二十木棍西出來望見一聲霹靂大踏步眾人不知軍官出身次後慌忙退殿便關上打開二十殿出來

  監寺慌忙長老長老三五侍者喝道:「不得無禮!」雖然酒醉認得長老向前問訊長老:「不曾撩撥他們眾人。」長老:「明日。」魯智深:「長老打死幾個禿驢!」長老侍者禪床撲地便眾多職事僧人長老告訴:「徒弟長老今日如何本寺那裏這個野貓清規!」長老:「雖是如今眼下有些後來正果無奈員外檀越一番明日便。」眾僧冷笑:「分曉長老!」各自歇息

  次日長老使侍者僧堂坐禪兀自起來穿直裰一道走出僧堂侍者趕出外來佛殿侍者不住說道:「長老說話。」跟著侍者方丈長老:「雖是出身員外檀越剃度摩頂受記不可殺生不可偷盜三不邪淫不可不可妄語。』五戒僧家常理出家人第一不可如何大醉門子壞了殿朱紅道人喊聲如何這般所為?」跪下:「不敢。」長老:「既然出家如何清規施主員外!」起來合掌:「不敢不敢。」長老方丈安排早飯好言細布直裰僧鞋僧堂走筆口號端的

    從來我有一言

    水火合成

    

    孩提醉翁

    如何放手四大自有

    涓滴不能三百

    酕醄

    賢聖得人

  解嘲常言,「醉人醉酒。」

  但凡飲酒不可盡歡常言:「成事。」便是胡亂大膽何況

  再說魯智深自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