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八回 Chapter 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 教頭滄州 魯智深大鬧野豬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太尉左右排列軍校林沖林沖冤屈太尉:「事務利刃如何不是?」

  林沖:「太尉如何兩個林沖到此。」太尉喝道:「胡說不服。」左右:「開封府吩咐府尹好生推問明白處決寶刀。」左右林沖開封府恰好府尹退

    
    當頭朱紅斑竹
    官僚御制四行
    謹嚴低聲二字
    提轄官能機密專管
    沉重
    左右
    詞訟玉衡
    鬥毆是非判處金鏡
    雖然四方父母
    使中行
    許多威儀神道

  太尉林沖太尉言語府尹太尉林沖面前府尹:「林沖禁軍教頭如何不知法度利刃該死罪犯。」林沖:「明鏡林沖小人法度如何二十八林沖太尉衙內妻子調戲小人使小人使林沖妻子樓上調戲小人不成有人次日林沖今日太尉兩個呼喚林沖因此林沖兩個太尉外面進來設計陷害林沖做主。」府尹林沖回文一面刑具林沖自來一面使林沖丈人教頭上告使用財帛正值為人鯁直十分只要因此喚做明知轉轉府上:「林沖。」府尹:「這般太尉定罪』,利刃殺害?」:「開封府不是朝廷太尉。」府尹:「胡說!」:「不知太尉倚勢豪強有人小小觸犯便開封府便便不是官府。」府尹:「林沖方便施行?」:「林沖無罪只是兩個如今招認不合利刃二十。」府尹太尉面前再三林沖府尹只得就此府尹回來林沖除了二十文筆面頰地方遠近滄州一面護身封皮一道兩個

  兩個公文押送林沖開封府鄰舍林沖丈人教頭接著林沖兩個酒店坐定林沖:「維持因此走動。」教頭保安果子管待兩個教頭銀兩兩個林沖丈人說道:「泰山衙內官司今日句話泰山泰山錯愛令愛小人不曾差池不曾個兒未曾半點相爭小人橫事滄州生死存亡娘子在家小人衙內威逼親事青春年少林沖前程林沖自行主張他人逼迫小人今日在此明白休書改嫁爭執如此林沖免得衙內陷害。」教頭:「婿甚麼言語天年橫事不是出來今日滄州避難早晚可憐見回來依舊夫妻老漢頗有過活便女家出入衙內便不能憂心老漢身上滄州頻頻衣服只顧放心。」林沖:「感謝泰山只是林沖放心耽誤泰山可憐見林沖小人便瞑目。」教頭那裏應承鄰舍不得林沖:「小人林沖便掙扎回來娘子相聚。」教頭:「既然女兒嫁人便。」當時文書林沖說道

  東京八十禁軍教頭林沖犯重滄州存亡年少情願休書改嫁爭執自行情願文約年月
  林沖當下借過去年

  正在泰山林沖娘子將來使衣服一路酒店林沖起身接著:「娘子小人句話泰山林沖滄州生死娘子青春在此娘子小人頭腦自行林沖賢妻。」娘子起來說道:「丈夫不曾點污如何!」林沖:「娘子好意恐怕日後。」教頭便道:「放心女婿主張不成嫁人放心便安排一世終身盤費便。」婦人心中哽咽一時在地未知五臟如何四肢不動

    荊山可惜十年結髮成親
    枉費九十東君匹配
    花容倒臥西苑芍藥
    南海觀音入定
    昨夜東風就地

  林沖泰山教頭起來半晌甦醒兀自不住林沖休書教頭鄰舍婦人林沖娘子攙扶回去教頭林沖:「前程掙扎回來老小明日便取回在家回來放心不要掛念便人千萬頻頻書信。」林沖起身泰山鄰舍包裹隨著教頭鄰舍回家不在

  兩個林沖帶來使各自回家收拾行李正在包裹酒店說道:「端公小人說話。」:「?」:「小人端公便。」原來稱呼端公」。當時便一個人萬字頭巾身穿下面慌忙作揖:「端公。」:「小人自來不曾不知呼喚使令?」人道:「便。」一面酒盞菜蔬果品問道:「端公何處?」:「在前。」,「將來。」:「說話。」霸道:「不敢動問大人?」:「少刻便飲酒。」坐定一面袖子取出金子說道:「端公有些小事。」人道:「小人認得何故金子?」人道:「莫不滄州?」:「小人兩個差遣林沖直到那裏。」人道:「既是如此太尉心腹便是。」連聲說道:「小人何等。」:「林沖太尉對頭太尉金子兩個不必前面僻靜去處林沖結果回來便開封府話說太尉自行吩咐不妨。」:「使不得開封府公文不曾結果本人年紀高大如何緣故有些方便。」霸道:「太尉便只得使金子不要落得做人情日後照顧前頭有的是松林去處結果。」當下金子說道:「放心便便分曉。」大喜:「還是端公真是爽利明日林沖金印回來包辦金子不可。」原來但是犯人遷徙刺字喚做金印個人一會算了酒錢酒肆各自分手

  金子回家行李包裹水火便使林沖上路當日三十路上客店人家但是不要房錢當下林沖客店第二日天起來飲食滄州路上六月天氣林沖三兩天道路上不動霸道:「滄州二千有餘這般幾時得到?」林沖:「小人太尉便宜前日舉發這般炎熱上下只得擔待。」:「慢慢。」一路喃喃咄咄叫苦說道:「老爺晦氣這個魔頭。」看看天色

    
    遙觀柴門
    雲林
    
    牛羊

  當晚個人客店兩個棍棒包裹林沖不等開口銀兩小二安排兩個林沖一邊將來叫道:「教頭好睡。」林沖起來不得便道:「。」林沖:「使不得。」霸道:「出路那裏計較許多。」林沖不知只顧林沖一聲:「!」紅腫林沖:「。」霸道:「罪人罪人好意顛倒不是好心不得!」喃喃半夜林沖那裏回話一邊兩個外邊收拾起來面湯安排做飯林沖起來不得不動水火催促動身草鞋耳朵林沖穿林沖滿面燎漿泡只得尋覓草鞋穿那裏奈何只得草鞋穿上小二酒錢兩個林沖五更天氣林沖不到草鞋打破鮮血淋漓不動不止:「便便起來。」林沖:「上下方便小人怠慢·其實不動。」:「便。」林沖只得看看不動望見前面霧鎖林子

    層層鬱鬱雲頭
    不知冤魂不斷

  林子有名喚做野豬」,東京滄州路上第一險峻去處林子有些使用帶到不知結果多少好漢今日兩個林沖林子:「五更不得路程滄州得到?」霸道:「不得了林子。」

  個人行李包裹樹根林沖叫聲:「!」大樹便霸道:「行一困倦起來。」放下水火便略略地下起來林沖:「上下甚麼?」霸道:「兩個正要無關我們放心以此。」林沖:「小人好漢官司一世。」霸道:「那裏我們。」林沖:「上下便小人?」林沖緊緊兩個起來拿起水火林沖說道:「不是結果前日太尉兩個結果金印回去回話便也是今日……兩個回去弟兄兩個只是上司差遣自己精細明年今日周年我等限定日期回話。」林沖見說便道:「上下往日近日如何小人生死。」:「甚麼不得!」便提起水火林沖腦袋將來可憐豪傑束手正是萬里黃泉旅店三魂今夜」。畢竟林沖性命如何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